家有小妻:傅少宠不停姜咻傅沉寒 第899章 毁灭即永恒
作者:花重的小说      更新:2020-03-30
    姜咻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她瞪着傅沉寒:“你放弃了议会席位?!”

    “嗯。”傅沉寒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姜咻差点被他气死。

    在议会拥有席位,就代表可以参与决策,一旦放弃席位,就代表着以后所有的政令都不需要再过傅沉寒的眼,这对一个处在高位的人来说,无异于亲手折断自己的一只翅膀,难怪那些老头子肯让步。

    要是姜咻,姜咻也愿意让步啊,

    毕竟用一纸结盟书就能削掉权臣的左膀右臂,何乐而不为?

    阁下估计高兴惨了。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有傅沉寒这样一个权势滔天之人在,他肯定时刻都提防着被夺权。

    但是他又不敢太针对傅沉寒,因为国家需要他。

    如今傅沉寒主动放权,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姜咻都要被气死了,她扑上去就咬了傅沉寒一口,傅沉寒也不躲开,让她结结实实的咬了一口,结果那硬邦邦的肌肉硌的姜咻牙疼,给她疼哭了。

    “……”姜咻一边哭一边说:“你这个人真是太讨厌了……”

    傅沉寒摸了摸她的头发,道:“不是什么大事,就那群老东西,即便我放权,他们又能折腾出什么花样呢?我的根基在军部,当初进议会纯粹是闲得无聊罢了。”

    姜咻说:“你再吹牛逼!”

    “……”傅沉寒说:“是有些影响,但是问题不大,江责明显是在用你诱我上钩,我知道这是个陷阱,但是我不得不中计,只有这样,他才会放你跟我离开。”

    傅沉寒顿了顿,才说:“江责这个人,做父亲,的确非常差劲,但是作为一个君主,一个政客,他无疑非常出色,这一次,赢得相当漂亮。“

    姜咻说:“你还夸他!”

    傅沉寒说:“他当然要优秀,才会有更优秀的女儿。”

    姜咻在他的衬衫上乱蹭,把自己的眼泪都蹭干净了才说:“约书亚那个疯子为什么要在宴会厅里放炸弹啊?”

    傅沉寒道:“你也说了他是疯子,疯子的想法,正常人是理解不了的。”

    他在姜咻的额头亲了一下,说:“你今天累了,去洗个澡,睡一觉吧。”

    姜咻拉住他,委屈的说:“你不陪我吗?”

    傅沉寒说:“我还有些事。”

    姜咻哦了一声:“那你去吧。”

    傅沉寒又在她脸颊上亲了亲,这才离开。

    姜咻摸摸脸,发现傅沉寒亲的就是之前约书亚亲过的地方,在此之前还用手捏了好几次,姜咻还以为他恶趣味来了,原来是吃醋啊?

    她笑了笑,将身上繁复的婚纱脱下来,去浴室洗澡去了。

    ……

    约书亚躺在甲板上,看着高远的天空。

    手下道:“殿下,起航了吗?”

    约书亚随意的嗯了一声。

    他懒懒散散的样子就像是富贵清闲的公子哥儿,没人能想到不久之前,他在极光岛炸了一个宴会厅。

    天空太高了,他看的有些头晕,闭上了眼睛。

    有人走到了他旁边,坐了下来,声音轻柔:“你为什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约书亚笑了笑:“留个纪念啊,虽说婚礼没有完成,但是我们也举行了仪式。”他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道:“你教我的,只有毁灭了的,才是永恒存在的。”

    风吹起了兰锦兮的长发,她微微眯起眼睛,笑着说:”这次的计划虽说出了一些意外,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成功了,江责这么配合,倒是在我的计划之外。“

    “也许是对你余情未了呢。”约书亚随意的说。

    兰锦兮淡淡道:“江责那种人,是不会跟你谈感情的,只有有利可图,他才会去做。”

    约书亚道:“这么说来,岂不是跟你很像。”

    ”是吗?“兰锦兮说:”大概吧。“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摆,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傅沉寒退出了议会,你尽快跟a国取得联系,至于梅菲塔尔三世那里,你不用再管了。”

    “不好吧,”约书亚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再怎么说,我也是她的私生子啊。”

    “你既然不曾将她当做母亲,就别总是这样说。”兰锦兮道:“你这是在伤害自己。”

    约书亚懒懒散散的道:“现在奥菲娅那个蠢货死了,老女人肯定想让我继承她的王位,啊……太烦了,她怎么就不知道多生几个?”

    “你不想继承王位吗?”

    约书亚的眸中划过冰冷的暗芒,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觉得恶心。”

    “当年她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掩盖自己的低劣……呵。”约书亚嘲讽的笑了一声:“最可笑的是那个我生理学上的父亲,临死了,还觉得那个女人爱他呢。”

    兰锦兮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发,道:“你的父亲是性情中人。”

    “你们可真委婉,把蠢货叫做性情中人。”约书亚重新闭上眼睛:“我最近都不想回y国了。”

    “你处理好a国的事情,我不会逼你继承王位。”兰锦兮说:“昨日我忽然梦见了你小的时候。”

    “我都记不清了。”

    “那时候你可真小。”兰锦兮说:“我带你去见姜姜,你说她很可爱,姜姜就给你糖果吃,你不要,姜姜还哭了。”

    提起姜咻,约书亚的笑意终于真实了一些,道:“那时候她才多大一点……”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这么大一点?反正是不记事的年纪。“他忽而有些失落似的:”不然也不会一点都不记得我。“

    “不是她的错,”兰锦兮说:“是我给她用了点药,她记不清楚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约书亚倏尔睁开眼睛,盯着兰锦兮:“母亲,你还真是有备无患。”

    兰锦兮说:“没有办法,她是我和江责的女儿,性子却像是阿昕。”她笑了笑:“她但凡像江责一些,我也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约书亚道:“可惜她不是那个小豆丁了。”他弯弯眼睛:“那时候她送给顾铮的草莓蛋糕,倒是还挺好吃的,不过一连吃了两个月,我现在见到蛋糕就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