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8 逃离第一步
作者:王乐闲的小说      更新:2020-06-07
    房门被菲欧娜推开的时候,汪伦正在盘算着怎么能从这看似奢华平静的宅院中找到自己需要的线索: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平静,那么简单,所有的事实似乎都浮在表面,就像一颗没有裂缝的钻石,光滑无比,无论使用何种方法、从哪个角度,似乎都无法进入这颗钻石的核心之中,无法探及这平滑表象之下的秘密。

    还有那近在咫尺的「最终校准」。

    他迫切需要找到一个突破点。

    所以当菲欧娜粗鲁地推开房门的时候,正全神贯注的汪伦着实被吓得心率骤增。

    「你们这儿是不是习惯不敲门的……」

    菲欧娜在身后关上了房门,盯着汪伦看了一会,「你……其实我能带你出去。」

    「哦,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搞得急急火火的。」汪伦心想,既然在这儿没找到突破口,倒是不妨先和守望先锋们碰个面,商讨一下。而且最让汪伦期待的是,这次「出逃」,极有可能让他有机会接近「裂隙制造仪」。「那敢情好啊,呆这儿都要闷死了,也没有个娱乐活动,怎么样,什么时候带我出去?」

    菲欧娜不想表现出自己的急迫,但她有种利用汪伦得逞的窃喜和愧疚并存的矛盾心理。

    「不着急吧,想要偷偷溜出去的话,要等待完美的机会才行。」菲欧娜故作神秘地眨眨眼睛。

    「比如什么样的机会?」汪伦微笑着,但他可不想等太久,如果没记错,另一个世界的比赛日期就在眼前了,而比赛之日便是裂隙制造仪完成校准的日子,如果不能在那之前阻止校准程序,后果会不堪设想。

    「起码要没人盯着我们的时候。」

    汪伦安静地坐在真皮座椅上,单手托腮,双眉微蹙,沉思片刻,忽得抬起头来,「比如现在?」

    一点没错。就是现在,机械管家亚当去应了创世者的召唤,估计是开会什么的,而平时,即便是深夜,亚当都会兢兢业业守在两人的门前,事无巨细地进行照顾,「没人盯着」的情况又从何谈起?

    这是为数不多的汪伦使用「脑子」的时刻。

    「哎!你说得也对哎!」菲欧娜惊叹道。

    汪伦这时才发现,菲欧娜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浅色的长发也扎成了马尾,比刚才要干净利落了许多。

    「那……我们走?」话到了此,汪伦却渐感有些不可思议。

    「好,你等我收拾一下。」菲欧娜调皮地吐了下舌头,转身出了房间。

    这有些诡异,汪伦心想,刚才菲欧娜站在门口,自己坐在窗旁的椅子上,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竟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做出了「离家出走」的决定。这未免有点过于鲁莽了。

    等等,她是要帮我出去,还是要跟我一起出去?

    她没说要跟我一起走啊,但是为什么自己默认她会跟着自己一起走……

    可笑了。汪伦苦笑着摇摇头,她总归是个乖乖女,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

    「我好了。」

    房门被再次推开,菲欧娜的肩上多了个挎包。

    「你们这儿确实不喜欢敲门我是知道了,不过你也太快了吧。」汪伦犹豫着站起身。

    「是你说得要现在走,再磨蹭一会,估计亚当就要回来了哦。」

    「带路吧。」

    关于如何才能阻止裂隙制造仪的继续校准这一点,汪伦直到走出别墅时仍是毫无头绪,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可以利用这次机会破坏掉裂隙制造仪。如果这次不行,他希望守望先锋中有人可以。

    但想着这些,看着欢快地走在自己身前的菲欧娜,汪伦却又开始自责起来,因为自己即将实施的行为,可能会给菲欧娜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

    「等一会你一定要严格按照我的指示来哦,不然可就出不去了。」菲欧娜回过头,冲汪伦神秘地笑了笑。

    「搞得很复杂的样子……」

    「你以为呢?如果那么容易的话我还天天闷在这里吗?」

    「听你意思好像你以前没有出去过似的。」

    「对啊,这是第一次『实战』。」

    「啊?」汪伦着实吃了一惊,刚才这菲欧娜信誓旦旦的样子,原来都是纸上谈兵给的自信,这不禁让他开始怀疑成功的概率问题。

    如汪伦所料,菲欧娜带着他走上了石子小径,冲着小木屋的方向行进。一路上,菲欧娜时不时回头张望。

    「紧张啊?」

    「嗯?」菲欧娜疑惑地看了看汪伦,「什么?」

    「我说你,一直回头看,是不是紧张?」汪伦大度地挥挥手,「没事儿,我也紧张,被抓了我就说是我逼你帮我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出去玩玩而已,想必也不用抽筋剥皮。」

    「啊?哦。」菲欧娜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继续边走边回头。

    汪伦回头看去,小径两旁灌木丛生,除了灌木和路上的石子,什么都没有。

    一路上似躲非躲,汪伦也没敢再吱声,就这么跟着来到了那个熟悉的木屋前。

    「还是这儿,我感觉我对这个小屋比我自己卧室都熟悉了。上次那钢铁侠告诉我说不是在这儿传送,合着还是骗我。」

    「钢铁侠?」

    「就那亚当。」

    菲欧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汪伦承认他对这笑容毫无抵抗力,从渣客镇的集市起,汪伦每每看到这笑容,都好似要原地融化了一般。

    「亚当没骗你。」菲欧娜打开木屋的门,「传送通道入口在另一边,这里是机器的母体。」

    「但是我来的时候就到了这儿……」

    「你是陆上风带你来的不是吗?又不是机器带你来的……」

    提起陆上风,汪伦又皱起眉头,对于陆上风可以随意穿行但自己不行这件事情,他越来越介意。按亚当所说,上次陆上风穿行回去并没有作恶,但那人性格暴戾,阴晴不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做出恶事来……

    越想越气,汪伦恨不得能马上找到回去的方法。

    「想什么呢?」

    「没什么。不是,传送通道如果在另一头,你带我来这儿干嘛?」

    菲欧娜做了个深呼吸,双手叉腰,笑盈盈看着汪伦,「我说了要听我指挥,你答应了,对吧。」

    「嗯……啊,这什么意思,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第一步,我需要你帮我破坏掉裂隙制造仪的母体机。」

    「你说什么!」汪伦大吃一惊,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