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宫醉 第十九章 偶遇
作者:枕流1的小说      更新:2020-03-26
    翌日一早,“小主,小主,宣旨的公公来了。”

    冒绿在门外呼喊,方景颐即刻梳洗一番,准备听旨。

    旖霞阁的人都出来听了口谕,这才进屋来。

    皇帝晋杜芳仪为婉仪,赐封号“蒨”,晋李才人为美人,段贵姬悉心教养皇长子,多年侍奉有功,晋为修容。又怜萧婕妤失子,数年无行差踏错,晋为嫔。

    淑妃已经回到了长乐宫,她张开双臂,让宫女石斛给自己系着腰带,听到萧嫔也晋了位,不禁冷冷一笑,

    “生我萧氏的皇子,她也配?”

    石斛脸色蜡黄,低垂着眸子,诺诺不敢言。

    三日后,萧嫔小产一事的结果就出来了。

    她身边的一个宫女是主谋,因萧嫔素日不曾重用心生恨意,在芍药宴上借机推了她一把以致她失子,宫女被处以极刑。

    嫣嫔虽无心之失,但性情不稳,罚奉半年,禁足一月,要求其修身养性,重修礼仪。

    方景颐听到这消息,哂笑一声,又想起自己和冒绿晚上的推断,万万不肯信一个小宫女自谋自导,恐怕幕后另有指使,只能不了了之拿个无足轻重的小宫女顶包罢了,叹了口气,将几分怜悯抛去,自言自语道:“假作真时真亦假。”

    走在她身边的小濯好奇道:“小主您说什么?”

    “没什么,我想着四月光景这么好,咱们什么时候也学一学古人,寻那斗酒双柑之乐呢。”

    小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嘻嘻,奴婢不懂小主在说什么,但小主心情好了,奴婢也跟着高兴。”

    小濯原为粗使宫女,她勤快懂事,大家都很喜欢。又因为知春称病不出,院里的活计就空出了不少,所以小濯现在已经替代了知春的位子,跟在方景颐身边伺候着。

    方景颐早几日发现宜园有一好去处,名唤“碧涧通幽”,那里小溪宛宛如绳,为水中卵石所阻,淙淙然如黄莺花下作歌,汇一小潭,名曰含琼池,池中生满石菖蒲,小鱼涵虚如同空游,景致极好。

    含琼池附近多假山岩洞,藤萝密布,少有人来。方景颐坐在池边的巨石上,听着潺潺的流水之声,只觉得宫中枯燥的生活也鲜亮了几分。

    “水似晨霞照,林疑彩凤来。”方景颐摇头晃脑学老夫子吟了几句诗,看藤萝蓝紫相间,攀岩而上,硕大的花穗一串串的拥挤着垂挂下来,热闹的很。

    一条条藤蔓蜿蜒着,似蛟龙出没在波涛之间。

    花海重重,小濯摘采藤萝花的身影逐渐隐进其中。

    四周寂静,只有几声清脆的黄鹂鸣声,方景颐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攀着身边的岩石站起来,手成喇叭形放到嘴边,喊道:“小濯,你在哪儿呢,等我去找你。”

    远处树荫下站着陈元昭和身边内侍平仲。

    萧嫔失子,陈元昭正阴沉着心情,遂只带了自己的大伴平仲,二人悄悄的在院子里散步。

    陈元昭面色柔和,轻笑道:“李太白有言:“密叶隐歌鸟,香风流美人”,古人诚不欺我。”

    平仲见他心情愉悦,出声道:“皇上,可要上前去看看?”

    “不了,打扰了美人美景,倒是朕的过错了。”

    方景颐的身影也逐渐隐在花藤间,陈元昭这才要转身离去:“这是哪宫里的妃嫔,朕倒是不曾见过,很有几分散朗。”

    平仲略有尴尬,“请皇上恕罪,奴才见识浅薄,真不知这是哪位主子。容奴才打听过再来汇报。”

    陈元昭好笑的指了指他,腰背挺直,拂开眼前的几条细柳,又负着手往前走去,“前几日让你打听芍药宴上的妃嫔,如何了呀?”

    平仲跟上他的脚步,赔笑道:“奴才早打听了,是旖霞阁的方才人。”

    “瞧老奴的记性,这位方才人出身温宁伯府,是方探花一母同胞的妹妹!”平仲笑嘻嘻的打了自己的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