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宫醉 第十一章 心思
作者:枕流1的小说      更新:2020-03-26
    丽正宫蔚然堂。

    宫女和内侍们都安静的站在门外,兰溪快步走进正屋,警惕的往外看了看,关上了房门。

    兰溪是辛红萼的贴身侍女,自小陪同辛红萼长大,如同冒绿一样深受主人的信任。

    辛红萼听见了房门开关的声音,不自觉的拢了拢头发,赶忙从罗汉床上起来,迎着兰溪问道:“知春怎么说?”

    兰溪看见她急迫的样子,苦笑着道:“小主,自从上次知春用计不成,早就接近不了方才人了。”

    剩下的一句话她犹豫着吞进了肚子里……“又怎么能探听到大公子的消息?”

    自家小姐几年前偶尔见过温宁伯府的大公子几面,大公子人品俊秀,姿仪清朗,不愧是名满天下的探花郎。这样出众的人物,谁家少女能不怀春呢?

    小姐痴恋了人家一年多,又是想方设法偷溜出去,又是写信绣香囊的,什么都没送出去,连人家的面都没见到过几次。

    现在小姐已经深入内廷,怎么还能有这样的想法……

    兰溪担忧的看了辛红萼一眼。

    辛红萼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兴趣,跌回榻上,无精打采道:“我答应知春将她调入淑妃娘娘宫里,她连这个都做不了……”

    说到后来,她不知想到些什么,眼中激出了泪光点点,恨恨道:“我一片真心,他怎能如此待我……如此薄情,如此薄情……”

    承平五年的清明节,少年少女们都相约着出来踏青玩耍,春水盈盈,平楚苍然,桃花林里,她的心如同小鹿乱撞,羞涩的将写了大半年才写好的信塞给他,他却冷着脸拒绝,义正言辞,再也不是那副温润如玉的模样,全然不顾她少女的娇憨,她想起来脑子里就嗡嗡作响,全是那句“姑娘请自重,再不要做这样的事了,免得坏了自己和府上的名声……”

    她只是伤心,并并不想生他的气。后来打听到他与妹妹关系亲厚,她便数次放下身段腆着脸去结交方景颐,发生了口角后又怕被他更加厌弃,遂放下心结再去与方景颐言笑,以表示自己的大度和亲善。

    可是现在,自己入了碧瓦宫墙里,以后所有的努力都再也没有机会了!

    兰溪见她满脸垂泪,忧心的握住她的双手劝告道:“小主,您是入了宫的人了,那个人不识得您的好,您这又是何苦呢?”

    她用帕子轻轻擦去辛红萼脸上的泪珠,道:“纵使您咽不下这口气,不是也已经出在方才人身上了么。听奴婢一句劝,放下他吧,天下的好男儿,还有谁能显赫过皇家呢?”

    辛红萼呜咽道:“我不图达官显宦,我只是,这么些年,心心念念都是他,现在又落到了这个境地,日后再无可能了,我心头不甘!”

    少女怀春的第一个男子,被寄托着人生种种的美好愿望。就好像是春日枯草荒原上盛开的第一朵花,亮丽,夺目,此后即便花开满园也取代不了这花的报春使者地位。

    主仆二人相对而泣,沉默不语。

    良久,辛红萼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缓缓道:“他让我不好过,方才人那里我就不会轻轻放过,走着瞧吧!”

    兰溪道:“那知春呢……”

    辛红萼“哼”了一声,“她不是咱们的人,用这一次也就够了,过几天让王公公打发她去给铜缸汲水吧。小事都做不好,她还有什么用!”

    以前宫中发生过大火灾,现在常备大铜缸,在春季时存满清水,以防备火灾再次肆虐。每年春上,大批犯了错的内侍被派遣去给铜缸汲水,挑一上午的担子,往往就撑不住了。

    内侍尚且如此,更何况宫女呢?

    兰溪尚有一丝不忍,但很快应道:“是,奴婢明天就去告诉王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