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汐汐 第四百三十章终于戴上他的求婚钻戒
作者:盛子潇的小说      更新:2020-03-26
    白汐汐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一个小时,把头发吹干后,才走出浴室。

    看到沙发上矜俊高贵的男人,风轻云淡的姿513mp.态,她不由得一阵紧张,局促说:

    “我洗好澡了,再护个肤就行。”

    她快速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盛时年俊美的容颜一暗。

    还要护肤?他之前只不过是随意一想,结果哪儿想到这个女人竟真敢让他等一个小时?现在还要拖拖拉拉?

    胸膛里涌动着一抹莫名的火,他修长的身姿站起,道:

    “在我从浴室出来之前,你最好全部搞定。”

    丢下这不容抗拒的命令,他大步流星朝浴室走去。

    空气中,都是冷寒的气息。

    他这是生气了?

    白汐汐拿着化妆水的手僵了僵,不敢再有耽搁,简单的拍了化妆水,抹上保湿霜,就乖乖的坐在梳妆台前等他。

    意外的,一抹闪亮的星光落入她眼里,她侧眸一看,就看到梳妆台上放着的一枚钻戒。

    是当初盛时年求婚时的那枚!他竟然从那边的公寓拿过来了?

    ‘我的求婚,戒指,都放在这里,你愿意接受的时候戴上就行’

    &nbswww.senlinffm.p; 下意识的,白汐汐脑海里回想起曾经盛时年说过的话语,嘴角弥漫起一抹浅浅的笑容。

    当初他的求婚那么浪漫深情,她没有第一时间同意,他不仅没发火,还宽容的说这样的话语,现在他把戒指搬到这边,说明那句话还是有效的吧?

    想着,她的眼睛里浮起一抹坚定,似决定了什么,伸手拿过钻戒。

    ‘卡兹……’恰好这时,浴室门拉开。

    穿着浴袍,浑身矜贵俊美的盛时年从里面走出来,那微露的领口,清晰可见里面紧实分明的肌肉。

    白汐汐透过化妆镜看到他,小脸儿一紧,连忙起身走过去:

    “盛先生,我已经好了,你没再生气了吧?”

    她问的小心翼翼。

    天知道她现在有多怕和他吵架冷战。

    盛时年垂眸,扫着乖乖巧巧的她,心里的那抹郁闷压下,一把拉过她扣在怀里,侧身抵在墙壁上:

    “这要看你接下来的表现。”

    他说这话的时候,唇是覆在她耳边的,嗓音十分的暗沉,气息也很爱昧。

    而且,他修长的手已经侵略性的落在她腰间的袋子上。

    白汐汐脸红局促,快速开口:

    “盛先生,我想先给你看一样东西。”

    盛时年此时已经起了火,哪儿在意东西不东西?他亲了亲她的唇,说:

    “事后再看。”

    “可是……我想你先看。”白汐汐呼吸发热的说着,不等他拒绝,把右手放到他面前:“你看。”

    只见纤细的小手上,最中间的中指带着一枚钻戒,钻戒精致设计,在灯光下散发着细碎的光芒。

    盛时年看到这枚钻戒,动作倏地停住,眸光深锁。

    她竟然在这个时候戴了?

    白汐汐见到他俊美的脸变得深沉讳莫,忐忑担心的问:

    “你……你不喜欢吗?”

    盛时年没有开口。

    一双讳莫如深的眼眸盯着她的手,如笼罩了层薄雾,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情绪。

    白汐汐的心慌了。

    她忘了,他的求婚时隔那么久,前不久她又和他闹那么大的矛盾,现在钻戒指不定是苏南随手搬过来的,他或许根本没有再娶她的心思。

    是她自己想多,以为他会开心……

    白汐汐心里酸酸涩涩的,低头解释:

    “我看它在梳妆台上,想着你说随时戴都可以,就戴了,你既然不开心,我马上取下。”

    说着,她抬手取戒指。

    “啊!”手腕倏地被握住。

    盛时年深邃的眸子噙着她,薄唇轻启:“既然带上了,就不允许取下。”

    话语强势,霸道。

    白汐汐凌乱的睫毛扑闪,诧异的睁大眼睛望着他,他他他……这是同意的意思?

    “你……还愿意么?”

    盛时年修长的手挑起她的下巴,尾音上扬:“你说呢?”

    她怎么知道?

    不过他不让她取下来,还让她一直戴着,应该是愿意吧?

    不然以他的脾气,肯定直接给她取了扔下。

    想明白这个,白汐汐心情瞬间好起来:“好,我一辈子都不取。”

    听到她笃定的话语,盛时年低头,强势的附上她的唇。

    带着不可抵抗的占有和凶猛,似在宣誓,她终于彻底是他的人。

    ……

    夜,漫长而美好。

    第二天一早。

    白汐汐再睁开眼时,身边还躺着盛时年,他睡得安然,一脸柔和,那不薄不厚两片红唇,抿着淡淡的幅www.yyywbt.度,让人想亲。

    真好,他还在身边,醒来还能看到她。

    白汐汐抬手,轻轻的落在他脸上,凑脸想亲……

    却在这时,男人睁开了那双潋滟俊美的眸子,视线刚好对上她的眼睛。

    像是做坏事被发现,白汐汐心虚的连忙退开:“早,早安。”

    盛时年噙着她,问:“你刚刚想做什么?亲我?”

    白汐汐没想到她会猜中,小脸儿一红,丢脸的咬牙否认:

    “不是,绝对没有,我就是看你睡得香不香而已。”

    她撒谎的时候,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眼神还会飘忽。

    盛时年笑了笑,伸手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小东西,你现在我未婚妻,就算想亲也没人笑话你,害羞什么?”

    他的话语太过宠溺。

    ‘小东西’三个字,明明不好听,从他嘴里说出来,却要被甜死。

    白汐汐心里弥漫着浓浓的甜意,干脆一抱抱住他的腰:“是你说的,以后我要经常亲你,不准拒绝。”

    盛时年宠溺笑笑,揉着她的细肩:

    “嗯,随时亲,亲哪儿都可以。”

    这次的话语带了明显的调侃,白汐汐小脸骤红!

    亲哪儿都可以,他想让她亲哪儿?

    “盛先生,我们好像该起床了。”

    虽然没看时间,但房间晃眼的亮光,足可判断现在时间很迟。

    盛时年倒是丝毫也不在意,侧身正对着她,上扬的尾音问道:

    “还叫我盛先生?”

    额……

    这个称呼是前段时间他让叫的,现在能改回来了?

    白汐汐有点受宠若惊,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的问:

    “叫你时?或者盛时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