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章节列表 第三百四十一章 自由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8-05-16
    如果说先皇陛下突然揭棺而起的行为让人感到恐慌,那么更恐慌的事情就莫过于,诈尸以后的先皇陛下在原地爬了半天,还没有爬出来的这个事实。

    不知道过去多久,大概在五分钟之后。(虽然卫宫和神魔缘兽之间的对话看似漫长,但是都是通过心念传输的,整个过程非常快。)

    先皇总算从棺椁里面爬了出来,然后落到地上。

    “各位请起。这是发生了什么?”

    在他的嘴里面发出了令人惊骇的无比熟悉的声音。

    这的的确确是沙成尘。

    众人战战兢兢地爬起来,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先皇陛下。

    因为现在是神魔缘兽在控制,所以这个突然诈尸的先皇的举止行为跟生前一模一样。

    沙成尘扫视众人一圈,然后目光落到天道云光身上。

    “天剑帝也来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天道云光微微愣神,然后对着他微微一笑,“你这一觉睡得可真够久的。”

    于是接着他的话,天剑帝顺理成章充当了这次事件的见证人和解说者,虽然不完全,但是天道云光还是尽可能地把他了解的情况给沙成尘解释了一遍。

    天剑帝说完之后,剩下关于寻找沙恺岚,以及南北沙冲突的事情,就完全由北沙赤狼严观来做进一步的补充。

    当然,他适当地挑选了一些可以讲的部分,至于自己为什么要反叛,以及之前还找了一个假的沙恺岚来当做旗帜的事情都一概略去。

    这段解释的过程大概持续了有两个小时左右。

    沙成尘假装还没有适应当前的情况,用手扶住额头,一阵头痛的样子。

    “居然会有这种事情……”

    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丝毫不敢相信自己死而复生这个事实。

    可是,众人面面相觑,都没有提出最大的那个问题——

    现在的沙剑国,到底是谁说了算?

    最先开口的是圣灵大人,她向前一步,侧立在沙成尘身边,一如之前的四十多年一样。

    “既然先皇,不,既然陛下能够死而复生,那么今天的皇权争夺应该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她将一只手挽住沙成尘,入手一片冰冷。

    或者说,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温暖。

    一丝落寞在她的眼中转瞬即逝,她以圣临天下的神情扫视过众人,最后目光落在身侧的沙成尘脸上。

    然后她微微欠身,笑了起来。

    “欢迎陛下回来。”

    是啊,既然先皇已经回来,那么就不会存在继任者一说,哪怕是曾经有过那么一段非常短暂的沙慕清的执政期,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重要的是,神魔缘兽已经做了最终的判决,现在的沙成尘是真实的,活生生的——

    王者归来。

    在场的众人,包括在乾坤镜前面的南北沙的子民们,都纷纷跪了下去。

    “欢迎陛下回来!”

    整个世界都见证了这一幕。

    本来以为是要来看一场撕*大战,皇室内斗的,结果比这个还要精彩,也许是气愤自己的后人不够争气,老爷子自己从棺椁里面爬了出来。

    现在好了,谁也不用争,皆大欢喜。

    哪怕再不甘心,沙慕清也没有办法,只能跟着跪了下去。

    梁铭峰疑惑地看了卫宫一眼,在看到对方饱含笑意的眼神之时,立刻就明白了一切。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多了,确定了唯一皇权之后,现在就应该是家务事了,老成尘再一次百年之后,确认不会再从棺椁里面爬出来的话,该把皇位给谁就完全由他说了算。

    但是演戏还是要演全套,于是神魔缘兽操作着老国君的身体,带领着一帮浩浩荡荡的人马回了恒天城。

    至于见证了这完美一幕的天剑帝,也成功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他切断了乾坤镜的连线,然后独自一个人站在自己的寝宫里面哈哈大笑起来。

    “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啊?!”

    天道云光摇摇头,苦笑一下。

    “果然遇上那个铸剑师,就充满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

    在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之后,老国君沙成尘给两个儿子上了一课,叫做以和为贵。然后突然感悟人生无常,自己也该去外面多见见世面多散散心了。

    对于老国君的这一决定,众大臣虽然感到颇为吃惊和遗憾,但是——

    谁让人家说了算呢?

    于是为国忙碌了四十多年的沙剑帝,在大彻大悟之后,决定离开沙剑国,只带着自己的神魔缘兽去外面游荡。

    并且在此之前,沙成尘将新儿子沙恺岚授命为代理大臣,负责沙剑国的行政、经济军事事务,另外任命大儿子沙慕清为辅政大臣,作为监督,管理国家的用人、外交、法律等事宜……

    在众大臣问及日后的皇权事宜的时候,神魔缘兽和沙剑帝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我会回来的。”

    ……

    黑暗中,小女孩掩面啜泣着,在这间狭窄的密室之中,一切都显得如此的陌生而可怕。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口华丽的棺椁躺在房间的中央。

    上面的光照射下来,将她的脸映照得苍白。

    在她的旁边,是已经破碎散开的一具尸体,却不是人的模样。

    她的手里面紧紧地攥着一块红色的水晶,只有上面留下的一点温暖让她稍微安心一些。

    正是这时,外面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门口。

    小女孩扭动了一下身体,缩进角落里面,下面的尾巴轻轻扫过地面。

    光影模糊了他的身躯,然后那个轮廓慢慢走进来,蹲到她的面前。

    少年对着她微笑起来,伸出手平摊在她面前,却没有再进一步。

    没有冒犯,没有退缩。

    莫名的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过了很久,小女孩抬起头来,看到了一双银色的瞳仁。

    好漂亮,她想。

    那个银发少年对着她微微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我叫沙成尘,我们去看外面的世界好不好?”

    “外面的……世界?”

    她犹豫了一下,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来,将小手搭到他的掌心。

    好温暖的感觉。

    ……

    阳光倾泻下来,照得她的眼睛一阵生疼。

    第一次见到成尘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风沙从她的脸上轻拂而过。

    黑发蛇身的女子握着一柄漆黑无华的宝剑,向旁边的老迈男子伸出了手,“成尘,我们去看外面的世界好不好?”

    对方没有说话,默默地将手搭上她的。

    冰冷的感觉。

    残阳夕照,拉长了两抹倔强的身影。

    “对了,我叫灵儿。”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