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二百五十九章 命运和自由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8-04-17
    “十三国中,我们现在已经在驰剑国,凉剑国,蛮剑国和荆剑国与当地的大财团达成了合作协议,至于其他国家,除了冲剑国和沙剑国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作人选之外,其他的都表达了模棱两可的态度,应该是有机会争取的。”

    窗外的阳光洒进来。

    梁铭峰躺在床上,背靠着白色的贝壳光泽的墙壁,一条腿打上石膏被吊在半空中。

    由于腿伤的原因,只能躺在病床上向卫宫做报告。

    卫宫没有说话,有些自责和担忧地看了看他的腿,然后点了点头。

    刚才梁铭峰已经把话说得很委婉了,冲剑国和沙剑国哪里是找不到合适的合作人选,没有针对和打击报复就算好的了。

    冲剑国那边的原因他很清楚,估计是因为上次得罪了叶子青的原因,以她的影响力,很有可能没人敢跟他们合作。

    至于沙剑国那边——

    卫宫侧眼看了看梁铭峰,虽然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对前几天在沙剑国遇袭之事一言不发,即使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也丝毫没有告诉自己的打算,但是从结果和态度来看,沙剑国不愿意合作,多半是跟这个银发小子有关。

    梁铭峰觉察到卫宫的眼光,轻轻挪动了一下上半身,将视线转移到窗外。

    “很好!”

    卫宫的手用力拍在梁铭峰的肩膀上,牵动他下半身的伤势,梁铭峰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加上梦剑国和天剑国两个大本营,这次游说的成果已经非常显着了。”

    “至于其他的嘛,”卫宫站起身来,脸上充满了迷之自信,“他们拿不准到底会不会盈利,而且这个市场和利润有多大他们也完全没有底,那么就让我们的合作伙伴们来告诉他们,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

    没有在最有利的时机进来,那么你们的谈判筹码注定会越来越小啊!

    观望不前的人,无非就是在等待,看看他卫宫到底是会成功还是失败。

    要么锦上添花,要么雪上加霜。

    真是刺激。

    “吃饭了。”

    恰好这时,外面响起了罗地东的声音。

    ……

    卫宫不在的这段时间,只好拜托罗地东从冲剑国赶回来照顾崔潇潇。

    以她这种所有心思都铺在科研上的人来说,没人给她做饭估计会饿死吧。

    而且,正好卫宫找罗地东还有事情商量。

    但是,当卫宫推着梁铭峰走出来,看到餐桌上的食物之时,整个人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咸菜,小鱼干,烤煎饼……

    “我们家是破产了吗?”卫宫难以置信地看着崔潇潇,一双眼睛瞪得硕大,“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做了什么?!”

    “关我什么事?”

    旁边的崔潇潇坐在木椅上,一边悠闲自得地晃荡着腿,一边夹着咸菜裹到煎饼里面。

    她咬了一口,低着眉头,认真挑选着大一些的鱼干,“这得问你家剑凛樱啊。”

    “剑凛樱陛下下的命令,粮食将由国家统一分配。”

    罗地东将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微笑着向他们解释到,“好像是从三天前开始的,每天早上由当地政策机关统一按照家庭人口情况进行粮食配给。具体的原因也不太清楚。”

    “这样啊。”

    卫宫默默地坐下来,咬了一口坚硬的面饼。

    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粮食危机。”轮椅上的梁铭峰漠无表情地说。

    “什么?”卫宫被他的话吓到,转过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一般来说,如果粮食充足是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因为很容易扰动民心,让人们对皇室充满不安和不信任感。粮食配给,只会出现在两种情况下——富饶国家的贫民区,或者,遭遇大规模的粮食危机。”

    “可是……”

    卫宫承认这个军师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一个月以前都还好好的呢,当时晚饭还能有鱼虾肉蟹……

    怎么会变化得这么突然?

    “不过,”梁铭峰思索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剑凛樱的胆子还真是大。按理说,任何情况下,上层社会,或者说权贵的利益是有保障的。哪怕是像沙剑国这种南北分裂,又身处三分之一荒漠的贫瘠国家,受难的也只是底下的沙民而已,只要有钱,你仍然可以买到一切,锦衣玉食,还有,用穷人喝不起的水灌满泳池。”

    梁铭峰停顿了一下,他的眼神闪烁,似乎想起了什么。

    卫宫心想,原来沙剑国是这样……

    “剑凛樱这种人人平等的思想还真是可怕,哪怕像我们这样有钱也没法买到食物,这种做法真像是……”

    梁铭峰欲言又止,本来想说就像某个时代某个国家的大锅饭政策一样,但是他看到卫宫的眼睛,又强行把后面的话压了下去。

    卫宫听了他说的话,心里面有一丝难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剑凛樱确实是个笨蛋。

    他双手撑住桌面,站了起来。

    “我出去一趟。”

    “卫宫。”梁铭峰叫住了他,在卫宫的后面没有加上老板或者大师之类的头衔。

    “嗯?”卫宫回过头来。

    “有些时候,我们背负不起别人的命运。”梁铭峰淡淡道。

    命运吗?

    卫宫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怔怔地站在原地,突然觉得身上的担子好重。

    来自于另外一个人的命运,他之前都没有意识到是这样的巨大分量。

    崔潇潇也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抬起头来看着卫宫。

    虽然她不是很喜欢剑凛樱,但是相比起来,她更讨厌刚才这个首席军师的论调。

    对于科学家来说,个体和全人类都是一些模糊的概念,追寻至高真理和推动时代进步,这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

    按照梁铭峰的说法,她这种人更像是背负所有人命运以救世主自居的自大狂。

    但是,实际上,很多事情远远比想象中的简单。

    我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

    崔潇潇看着卫宫轮廓分明的脸,一颗心扑通跳动着。

    她张了张嘴,说出也许要让她后悔终生的话,“什么叫背负别人的命运?其实追寻的都是自己的本心,你如果想,就去做。因为——

    我们是自由的。”

    自由……

    “谢谢。”卫宫点点头,然后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留下一屋子的寂静。

    崔潇潇安静地吃着盘里的小鱼干,完全无视了梁铭峰投来的惊诧目光,一旁的罗地东仍然一头雾水。

    “刚才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