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二百五十七章 凉凉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8-04-15
    黑暗。

    在密不透风的沙里,没有半点风。

    空气也像是凝固了一样。

    梁铭峰藏身在他的粘土玩偶之中,然后操纵着这具“穿山兽”在漫漫黄沙的大漠之中钻了进去。

    四周的沙在无边黑暗的地底缓缓流动。

    “嚓嚓,嚓嚓……”

    头顶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不知道被什么样的人给盯上了,好在他根本就不会御剑,境界也是罕见的零级,所以对方反而觉察不到他的存在。

    他安静地躺在地底,就像是眠熟于棺材中的一具尸体。

    就是这样的环境,让梁铭峰终于记了起来,当时这副身体上出现的那份恐惧。

    身上厚重的沙子掩埋,让他喘不过气来,最先把他推入大坑的,是一个看似柔弱戴着黑色面罩的短发女人。

    也许,当时他穿越的时候,这副身体就已经死了,所以对方的掩埋工作才没有那么细心。

    沙剑国罕见的大雨,将他从死亡的沙土中冲了出来。

    系统告诉他,可以用“玩偶”提升自己。

    真是好笑,什么武功,什么剑术,什么玩偶……

    智慧永远是第一位的。

    梁铭峰静静地听着上面的动静。

    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再渐行渐近。

    “不行,折回来还是不见人影。”

    勉强算是好听的女人声音。

    “那看来不是这个反向咯?”

    粗犷的男人声音,就像这里的狂沙一样。

    梁铭峰皱起眉头。

    “那个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十重境界的样子,我们不可能感受不到他的气息的!”女人的声音显得越发焦急。

    梁铭峰在心底默默判断着对方的话语真实性。

    就像他猜到对方会去而复返一样,这些话也有可能是用来迷惑他的。

    “我们分头找吧,这样会快一些。”粗旷的男人提议。

    这一次没有脚步,只有狂沙。

    也许,是御剑飞行。

    再等了一会儿,梁铭峰的理智告诉他,追兵已经走远了。

    漫漫黄沙之中,一块地表突然向内坍缩,紧跟着尘土飞扬,一只三米长的全身覆甲的蜥蜴巨兽从里面爬了出来。

    梁铭峰打开川山兽的腹腔,从里面探出头来。

    四周一片寂寥,只有风声呼啸。

    他抬起手来挡住刺眼的阳光。

    在那片金色光芒中,出现了一个微弱的黑点。

    被风沙侵蚀得像一根枯骨一样立在大地之上,柱形岩石的顶端坐着一个人。

    消瘦的脸庞,戴着漆黑的面罩。

    长长的黑色刘海被风从后面向前吹着,覆盖到眼睛上。

    不算很大的眼睛,四边形,像两把锋利的剑。

    他用白色的围巾护住右肩,从一侧斜拉下来,露出半截完美的躯干。

    充满了鬼魅气质的男人。

    在他的身侧,立着一柄等身的长柄巨剑。

    “可以啊,金蝉脱壳。”

    他的声音跟外表给人的感觉一样,充满了邪魅气息。

    能够在这里蹲他这么久,也真是够可怕的。

    梁铭峰皱起眉头。

    这里不该用金蝉脱壳这个词吧,哪怕是暗度陈仓也比较适合。

    哦,对了,这个世界没有陈仓和韩信。

    他手脚并用,从粘土玩偶的身体里面完全爬出来。

    对方好像也没有要出手的样子,静静地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这个人没有在第一时间杀死我,就表明对自己的身手有足够的自信。

    一个自负的人,当然会给够你充分的时间。

    只不过——

    他看了看四周,空旷的沙漠一望无际。

    逃跑太明显,就完全是个靶子了。

    哎,真是麻烦。

    梁铭峰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把背包里的几个粘土玩偶紧紧攥在手上。

    他微侧过头,一双死鱼眼微微张开了一些。

    “那只好让你先去死了。”

    “咦,不错嘛,你的眼神我记住了。”那个人站起身来,从旁边拔出巨剑。

    一场生死之战,一触即发。

    “香!快来,老大找到他了!”随着粗犷的男人声音响起,空中降下来两道影子。

    一个体型高大,光头,同样戴着黑色面罩,双手各握着一把宽阔的斧剑,他赤着上身,露出黝黑壮实的肌肉,光是鼓起的肱二头肌就已经有一个人头那么大了。

    另外一个红裙薄纱,身材曼妙,倒是个皮肤白皙的女人。

    “真是滑头小子!”

    又来几条咸鱼。

    梁铭峰虽然这么想,可身上却出了一身冷汗。

    粘粘的。

    他抬起头来,看看天上灼空的烈日。

    不该这么冷的呀。

    “他是我的。”被他们称为老大的邪魅男人抬起一只手来。

    两个人得了命令,知趣地往后退开一些。

    叫“香”的女人怀抱着双手,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果然是自负的男人,这种情况下,不需要帮手,不在第一时间偷袭,就注定了你永远成不了大事啊!

    梁铭峰抬起眼,眼神中有一团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可是——

    邪魅的身影在空中高高跃起,双手将巨剑反握脑后,在空中弯起一道诡异的弧度。

    阴影迅速放大。

    好快!

    梁铭峰发出一声惊呼。

    巨剑如光,向下劈开,力道之大,带起一道黄色的风卷。

    “轰”地一声。

    男人落到地上,带着手中的巨剑。

    可是刚才的实感,远远超过了将人斩成两半的快感。

    地上残留着一截类似鳄鱼残肢的粘土碎片。

    “咦,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那人微侧过头,嘴角撕开一道诡异笑容。

    就在刚才千钧一发之际,梁铭峰召唤他的三角龙挡住了致命一击。

    但是,被一刀两断的那种痛觉还残留在他的脑海中。

    以他现在的玩偶师等级,根本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那么,只能拼一下了!

    梁铭峰向后高高跳起,从手中抛出一个黑色的粘土玩偶。

    光亮在空中炸开,然后漫天狂沙飞舞,向他所在的位置汇聚。

    “哦~~真是有趣。”底下的男子眼中闪出狂热的光芒,将巨剑横在手中,做出了全垒打的姿势。

    狂沙尽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身长九米的巨狼,四爪伏地,然后低着头,发出一声惊天咆哮。

    粘土在这一刻,展现出了不属于它的金属光泽。

    梁铭峰稳稳地坐在头颅中央,操纵着这只星眼白狼。

    前几天才刚进化出来的这一招,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进入了实战。

    梁铭峰目光一凛,驱动狼身向对方扑去。

    利爪如剑,在空中扬起一道白光。

    “当”地一声,梁铭峰全身震荡了一下。

    “怎么可能?”

    他惊讶地张大了嘴,狼头从上而下俯视着下面这个纤弱的人形。

    巨剑冒着阵阵浊浪,将一人大小的狼爪架在了半空。

    锋利的指甲,宛如一柄弯刀,距离这人的鼻尖不到一公分的距离。

    却再进不得分毫。

    “嘿嘿。”他抬起头来,直视狼眼,“好有意思,但是,现在到我了!”

    梁铭峰坐在狼头,底下传来巨大的震动。

    “这是——”

    男人鬼魅的身影从下向上高高跃起,巨剑顺着狼爪向着透露拉开。

    层层撕裂的声音,混合着骨头的爆裂……

    梁铭峰腿上一阵剧痛,跟着狼头从六米的高空向下坠落。

    轰隆一声,土石迸裂,尘埃飞扬。

    “你本来应该死在土里了才对。”

    耳边的声音响起,可是梁铭峰只觉得一阵眩晕。

    他推开身上的碎石,试图站起来,却发现右腿已经失去了知觉。

    “这一次,可没那么好运气了!”

    男人侧身跳起,然后像一道闪电,从视野的死角切进来。

    巨大的风声呼啸,白光一闪而过。

    凉凉!

    梁铭峰脑中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全身血液都冰冷了。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