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二百三十六章 老鹰捉小鸡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7-10-24
    李上鱼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卫宫的书房之中。

    这是一间非常宽敞的房间,四周的墙壁光滑白净,屋子里面放着一张长木桌,两张椅子,后面放置着一排高大的书架。

    看起来并不像铸剑师的屋子。

    在他原来的设想之中,铸剑师家中应该整理摆放着各种非常珍贵的铸件材料还有各种名剑才对,比如他之前跟随的那个铸剑师,家里面就把其他铸剑师赠送给他的剑陈列出来,其中最昂贵的一把剑是梦剑国的第一铸剑师刘顿打造的,而且他那个师父还特地要了刘顿大师在剑上的刻字,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把剑是谁铸造的一样。

    对比起来,卫宫明显要低调得多。

    不,也许是他自己本来铸剑技术就已经很厉害了,估计没把天下铸剑师都放在眼里。

    卫宫也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在他进来的时候站起来对着他微微一笑,并且抬起手来示意他坐下。

    李上鱼看着这个面貌清秀的年轻人,对方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如果不是之前就知道对方的身份,恐怕也不会把他往铸剑师那个方向去想。

    卫宫递给他一杯水,然后绕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将双手放置到胸前,将背挺得笔直。

    这个少年对于他来说印象还挺深刻的,如果不是因为当时制定的顺序,他还想把他提前到第一个进行单独面试。

    “你叫李上鱼对吧?”卫宫率先开口道。

    李上鱼点了点头。

    “你是梦剑国的人吗?”

    “是的。”

    “我是个冲剑国人,你知道吧?我来到梦剑国,看到这里的大海的时候,就被它的美丽征服了,我很喜欢这里,好羡慕你能出生在这样一个国家。”

    “真的吗?”听到卫宫夸奖他的国家,李上鱼开心地笑了起来。

    卫宫点点头,看得出来对方比较紧张,所以先聊一些家常来消除他的不安。

    随着两个人的谈话进行,李上鱼逐渐放松下来。

    “你上次的表现很精彩,我很欣赏。”卫宫再次抛出一个夸奖,让他能够消除顾虑。

    果然听到这里,李上鱼挠挠头腼腆地笑了起来。

    “对了,你玩过老鹰捉小鸡这个游戏吗?”卫宫继续问到。

    “老鹰捉小鸡?小时候玩过。”

    “那你能描述一下它的规则吗?尽可能详细和完善一些。”

    李上鱼不解地看着卫宫,不明白他问这个是做什么,难道说这个也是所谓面试的一部分?

    老鹰捉小鸡跟铸剑有什么关系吗?

    “首先,得要先选出一个人来当老鹰,选出一个人来当母鸡,其余的人都是小鸡,然后小鸡跟着母鸡的后面,抓住前面一个的衣服,排成一个竖排,老鹰通过绕开母鸡的方式来抓取队尾的小鸡,不能使用武力,而且每次只能抓队尾的小鸡或者脱离母鸡队伍的小鸡,嗯……我想想还有什么……”

    李上鱼低头扳起指头来细细数了一下,“小鸡全部被抓走,就算老鹰赢了,这个时候需要再重新换人当老鹰。”

    “那母鸡就没有赢的方法吗?”

    “嗯,我想想……”李上鱼听到卫宫的发问,陷入了一阵沉思,然后摇摇头,“按照我小时候玩的这个规则来看,老鹰作为进攻方,母鸡只能防守,只要一直继续下去,就会是老鹰的胜利,如果要想让母鸡也有获胜的可能的话,也许可以加一个时间限制吧,比如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还有小鸡没有被抓的话,就是母鸡获胜。”

    “那你还能想出其他的方法让母鸡也有获胜的权力吗?比如说母鸡也能反击。”

    “反击?!”李上鱼被卫宫的话吓了一跳。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心中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错觉来。

    刚才他出的这个问题,跟他们的处境是多么相似,生活在底层的虾民虽然人数众多,可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就像是游戏里面的小鸡一样,只能任由上层的老鹰来一个一个夺走吞食。

    可是卫宫却提出来,母鸡也可以进行反击,这是多么可怕而又震撼人心的想法……

    李上鱼咂了咂嘴,只觉得喉头一阵干涩。

    如果卫宫能够知道李上鱼内心中的想法,肯定会说他真是想多了,因为对于他来说,之所以会出这样的问题,主要也是在认真地考察学徒的能力。

    让他描述老鹰捉小鸡的规则,是因为这个游戏很普遍,哪怕是在仙剑世界,不同于地球的地方,这里的人们也发明并且流传老鹰捉小鸡的玩法很久了,这或许是人类发展的一种惊人的巧合,但又是一种必然结果。

    老鹰捉小鸡,用的就是天敌的自然法则,这一点不管在任何世界中,总会存在的,只要物种的丰富性足够多,生物需要进行能量的摄取和消耗,就必然会出现天敌,而智慧生物利用来制作游戏也会成为一种必然。

    卫宫通过这个简单而又熟悉的游戏,主要要考察学徒的两个重要的能力。

    一是逻辑思维能力,叙述规则,并且能够细化规则,按照时间流程来进行完善,清楚明白的表达,这就是一个对逻辑思维能力的考量。

    二是发散思维,卫宫让李上鱼提供不同的反向思维的规则,就是想看看这个少年的创造力如何。

    所以他在无形中唤醒了这个懵懂少年对于的需求和渴望,确实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

    卫宫看看时间,觉得也差不多了,总结到,“嗯,答对了60、70吧,还有一些不太完善的,但是已经很不容易了。剩下的细节,最开始的老鹰和母鸡小鸡是怎么决定的,还有场地是怎样的,小鸡的脱离规则是怎样的,比如双手脱离衣服角,脱离多长时间等等,这些内容如果能够补充完整,”

    李上鱼点点头,对卫宫佩服得五体投地,没有想到小时候玩的这么简单的游戏,其中居然蕴含了这么多道理,还有这么多细节和规则。

    “好吧,那就先这样,之后有结果了我会通知你的。”卫宫微笑着站了起来,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啊?”李上鱼心中有些失落,不免自责起来,卫宫大师没有说是不是要收他为徒,看来是对他刚才的表现不是很满意……

    “不要太担心,你先回去吧。”卫宫拍了拍他的肩膀。

    在送走了李上鱼之后,他坐回到椅子上摇了摇头,看那个少年着急的样子,看来是对刚才自己的表现没有信心。

    但是在他心目中,李上鱼早就已经在他的学徒名单里了。

    在这个底层贫穷的少年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而且他这两次的表现,都让他颇为满意。

    “下一个。”卫宫提高声音。

    他低头看了看手上安排的名单,有些在意下一个进来的人——

    梁铭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