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二百二十八章 剑是什么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7-10-09
    当第一个月卫氏铸剑铺的上缴税额报到剑凛樱那里时,她被吓了一跳。

    “30亿?利润?!怎么可能?!”

    剑凛樱杏眼圆睁,仔细把霍京上交给她的报表看了又看,可是上面的数字确实做不了假,明明白白写着30亿,后面的零有些多,她花了不少时间确认,确实是这么多。

    如果卫宫知道她是这个反应的话,估计不会如实上报,因为其中有35%的金额会被当做税收缴纳给梦剑国。

    更麻烦的是,他还得按月支付给贺清园一百万每个月的养蜘蛛费用。

    加上两个分店的建造,之后招募人手,购买铸剑材料,都是很大一笔支出,虽然看着剩余的资金充裕,但是实际上算下来也没有多少。

    “是啊,陛下,老臣也以为是报错了,但是后来仔细核对了一下,发现卫宫这个月卖出的翼琴剑就有605把,每一把的售价都在500万,扣除掉他上报的铸剑成本,确实是有这么多。”

    “原来如此。”

    剑凛樱点点头,突然又觉得有什么不对,惊恐地抬起头来。

    “什么?!605把?!他一个月能造出这么多把翼琴剑?”

    这个数字,几乎是梦剑国御造房一年的产量,而且还得安排至少10个铸剑师,还不一定能保质保量完成。

    卫宫难道是个怪物?

    霍京点点头,“是啊,这个数字确实夸张,我已经向刘顿大师求证过了,他说御造房得到卫宫大师提供的铸剑谱以后,确实能够制作出翼琴剑,不过一把质量上乘的翼琴剑,需要耗费大概10人天。我们验证过卫宫出品的翼琴剑,确实把把都是上乘之作,音准和工艺都相当完美。”

    按照约定,梦剑国御造房还得以高出卫宫价格5%的价格进行出售,本来订单量就不多,而且很多都是因为剑凛樱的名气而来,更何况生产效率跟不上,国家工厂根本赚不了多少。

    剑凛樱将双手合拢到腹部,隐藏在桌子底下暗暗颤抖。

    她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转头看了看旁边乾坤镜中正在播放的以她为主角拍摄的翼琴剑宣传片,心想真是亏大了。

    ……

    卫宫愁眉苦脸地撑着下巴,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铸造炉。

    他陷入了一个新剑的创造瓶颈期。

    翼琴剑之所以能够进行量产,主要是因为它是一把具有非常完善标准的组合剑,小到其中的一个发声震动片,大到外面的金属翅膀,都是非常固定的。

    可对于其他的剑来说,想要进行同样的操作就显得非常困难,一方面是因为其他的剑铸炼结果很容易发生变化,另外一方面,按照铸剑谱中的材料比例,通过机器打造出来的剑,总是不尽如人意。

    ……

    “所以铸剑师就必须得铸剑吗?”崔潇潇一脸不屑,“那锅碗瓢盆都是谁来造的?”

    她提起,向前前进了3格。

    自从上次从梦境中回来之后,她在无聊之余,让辛琅帮忙制作了一副国际象棋。

    这件事情让辛琅惊讶不已,心中暗赞不愧是大神师父的妹妹,同样的高深莫测。

    为了打发时间,她还教会了辛琅国际象棋的规则,现在两个人已经可以互有胜负了。

    “那些一般的铁匠怎么能跟铸剑师相比?”卫宫还未开口,倒是他的唯一一名徒弟帮他说话,辛琅充满了自豪地说,“铸剑师可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职业,因为剑是立世之本,而那些平凡普通的生活用具,一般不会让铸剑师来打造。”

    辛琅思考了一下,用后将崔潇潇即将到达底线的兵吃掉。

    他对小师姑发明的这款游戏非常满意,并且醉心于其中,这个游戏简直就是一个现实国家的缩影,在其中有王,有后,有剑车,有蛮兽(象),有宰相(象)和兵。

    所有的一切都是以王为中心,如果王死了则失败,这跟现实中多么相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君,他们是领导者,同时也是一个国家的核心。

    辛琅第一次体会到当一个统领全军的不易和兴奋感,跟小师姑玩国际象棋就像是在两军对垒一般,表面上只是棋子,实际上在他的脑海中,早就描绘出了战场真实而残酷的景象。

    而最让辛琅欣赏的,并不是国王和王后,而是最下面卑微的,在国际象棋规则中,兵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这是一种多么大无畏的钢铁精神。

    当兵到达对方底线时,它则摇身一变,可以成为任何除了以外的角色。

    这一点对于辛琅来说是非常震撼的,因为他之前所听到和接收到的所有观念就是,如果你是一个底层的蚁民,你就永远是一个蚁民,不可能成为高级的贵族,更不可能成为执掌大权的高高在上的鹰龙。

    可是师姑却告诉他,是可以成为的,只要你达到了那条线。

    多么大逆不道的话,就是这样的话,还有师姑和师父平时交谈的许多观念,在对辛琅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崔潇潇手托着下巴,然后拎起其中一只来继续向前前进了一步。

    “切,说得这么夸张,不过是特殊一些的铁匠而已。”她撇撇嘴角,露出完全不符合5岁年龄的淡漠表情,“而且职业本来就不分贵贱。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只要赚够钱,能够多买一些制造星际飞船的材料就好了吗?”

    “也不能这么说好吧,我还是有自己的坚持的。”卫宫无奈道。

    不过他确实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为什么是剑?

    仙剑世界中,为什么是剑成为了中心产业的推动核心?

    而且剑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是形状吗?还是其他什么?

    直到现在卫宫也没有想通这一点,为什么不能用一顶帽子,或者一本书来御空飞行?

    “好,我要变成后了!”

    崔潇潇哈哈大笑,将兵推到底线,然后用来替换了它。

    皇后。

    这是多少女孩子的梦想。

    当初崔潇潇喜欢国际象棋,除了因为它是一个高智商的竞技游戏之外,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让一个小兵摇身一变,成为皇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