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二百一十九章 赴宴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7-09-28
    “宴请?!”在卫宫的豪宅中,听到剑凛樱带来的消息,他不由得吃惊地张大了嘴。

    卫宫从没想到,叶子青会找上门来。

    而且更出乎意料的,居然天剑帝会托剑凛樱邀请他去参加晚宴。

    最近来的大人物越来越多的样子。

    这让卫宫不由得受宠若惊。

    “可是,天剑帝找我干什么啊?该不会是……”

    他疑惑地抬起头来,看了看剑凛樱的眼睛,神情一阵紧张。

    卫宫突然想起之前江璃月的那桩事情,那个女死神不会真的把他得到的事情告发给上面了,所以现在天剑帝来兴师问罪吧?

    这种事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虽然并不是他偷的,但是谁会相信?

    但是,抓人为什么要用宴请的方式?

    天剑帝也太奇怪了些……

    “你不要太担心。”剑凛樱伸出手来,握了握他的手,“你只要记住,不管他开出什么样的价码,都不能跟他走,明白了吗?”

    “价码?”卫宫吃惊地看着剑凛樱,发现她的两颊通红,眼神闪烁,倒比自己还紧张。

    经过剑凛樱的简单叙述,卫宫总算明白过来,原来天剑帝是想邀请他去天剑国,担任天剑国的铸剑师。

    “记住了,不论是谁,提出什么样的条件,都不要答应,不要离开梦剑国!”

    剑凛樱签订另万嘱咐,就在刚才短短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她已经将这番话说了三遍了。

    看到她对自己紧张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卫宫心里面却非常开心。

    “好,我知道了。”

    “记住你答应过我的承诺。”剑凛樱刚走出两步,又拼命摇了摇头,实在是放心不下。

    她转过身来,一双漆烟发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卫宫,“等今天过去,我们就来签订契约,我可不能让任何人抢走你。”

    “抢走……”

    卫宫呆在原地,默默地注视着她。

    就是这一刻,他心里面涌动起一股想要将她搂在怀里的冲动来。

    ……

    在剑凛樱走后,卫宫惊心沐浴了一番,然后挑拣出一套得体干净的衣服,再前往剑凛樱的宫殿。

    虽然说是出于礼仪,但在崔潇潇眼中,打扮得这么骚包,根本就是不知道要跟那个野女人去约会。

    在她的再三追问之下,卫宫才松口说是天剑帝的邀请。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希望你去天剑国。”崔潇潇抱着双手,将头仰成45度(主要是身高太矮),“你之前不是说只有去灵魂研究所才能弄明白这个世界最底层运转规律吗?如果天剑帝能够答应让我们参观,不,是进里面去学习,那么就去天剑国好了。”

    “小屁孩,你懂什么啊。”卫宫不耐烦地用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谈判这种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能解决的。”

    卫宫低头心想,我还答应过凛樱陛下不离开梦剑国的呢。

    “你自己拿捏好分寸就行,但是不要太得寸进尺,惹来杀身之祸,株连九族就不好了。”

    崔潇潇皱起眉头,轻声自语到,“不过话说回来,我跟你也没有半毛钱关系,除非是诛十族才轮到我。”

    真是个乌鸦嘴,卫宫白了她一眼,并没有过多在意她说的话。

    他仔细看了看镜子里面的自己,觉得已经够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了,这才从门口将佩剑取下来挂到腰上,然后走出家门。

    ……

    宴客厅很大,作为梦剑国的皇家御用餐厅,最多容纳人数可以达到一千多人。

    四周墙壁光滑,是用特殊的贝壳砌成的半球形大厅,而且地板也是透明的水晶材料制作,整个宴客厅假设在水面上,从底下的透明地板看去,隐约可见色彩斑斓的鱼群在游动。

    整个大厅只有卫宫、剑凛樱和天道云光三个人。

    晚宴非常丰富,桌子上摆满了超过三十多道菜,是天剑帝从天剑国带来的号称天下第一神厨的李忘生精心制作的,他因地制宜,使用了许多梦剑国特有的海产。

    比如:鹰身鱼、蛇鱼、朝霞蟹、海带虾、龙虾……经过神厨的调制,色香味俱全,光是闻着味道就足够让人流口水的了。

    经过一番寒暄之后,天道云光见氛围差不多了,就对剑凛樱使了个眼色。

    “对了,你们先吃,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情。”剑凛樱按照之前天道云光安排好的剧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向宴会厅外走去。

    她在门口假装用乾坤镜通话,来回徘徊,眼角余光仍然注视着这边的动向。

    天道云光抬起头来,用旁边的餐巾擦了擦嘴,看着卫宫笑道,“卫宫大师,朕早就仰慕阁下的才华,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来天剑国辅佐朕呢?”

    他特意用了辅佐这个词,是希望让卫宫明白,自己是有多么看重他。

    “这个嘛,”卫宫眨了眨眼睛,对着天剑帝礼节性地点了点头,“陛下,我认为其实不论我身在何方,只要铸剑,就是造福天下……”

    “你是要拒绝朕吗?”

    卫宫被他一句话吓个半死,赶紧摆手道,“不敢不敢。”

    天剑帝看到他的表情,突然想起今天跟剑凛樱的约定来,不能以皇帝的权威来压人,否则他不诚心,去了天剑国只怕也是糟蹋了人才。

    天道云光语气放缓,陈述利弊道,“一个铸剑师,最大的价值,就是能够让自己去到最好的平台上,在梦剑国这么个弱国,你又怎么可能大展拳脚?”

    “所有剑凛樱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金钱,天下都是天剑国的,我能给你最好的资金调度;名声?你回去以后,天剑国的铸剑师中,除了羽洛,你就是第一人;美女?你想要多少有多少,随便你挑;权力?我给你一品官职,之后整个天剑国的军备就交给你来生产。”

    “我也不知道,我对这里还是挺满意的……”卫宫抬起头来,眼角余光却在远处剑凛樱身上。

    就在这时,天剑帝看到卫宫的目光,突然心里面犹豫了一下,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一件东西,是剑凛樱能给,他却给不了的——

    剑凛樱本人。

    如果这个叫做卫宫的铸剑师,心里面是对剑凛樱有爱慕之情,那么就可以解释这一切了。

    ……1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