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一百七十二章 血染的战场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7-09-01
    “进攻进攻!”

    就在海贼和离剑国的混合军团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之后,龙耀天这才反应过来。

    这一声令下,导致场面更加混乱,由于指挥不利,离剑国的将领们失去了对龙耀天的耐心,各自为阵,有的坚持作战,有的却早已下达撤退命令。

    虽然有少数人听从龙耀天的指挥,开始驱船去拦截敌方,可是为时已晚,对方的轻型船已经突破了他们的防线,有几艘不但成功撞击到护航的中型船,还一度非常接近他所在的这艘龙船。

    梦剑国的将士们纷纷御剑飞起,密密麻麻覆盖住整个天空。

    火光照亮了他们身上的蓝色缎带,在红色的火焰映衬下,显得有些发黄,宛如滔天巨浪一般,要覆灭一切。

    局势只维持了片刻的僵持,就完全倒像梦剑国这一边,由于缺乏统一指挥,离剑国和海贼的调度非常混乱,很多人都不知道该听从谁,该做什么,只是凭着求生的本能在麻木战斗而已,这完全不是进退有度的梦剑国对手。

    不到半个小时,五大船队中,已经有三支船队覆灭在海中。

    四周火光烧掉了他们战斗的信心,在惨叫声和厮杀声中,龙耀天的军队已经溃不成军。

    除了离剑国的军队仍在坚守以外,其他的大部分海贼已经开始御剑飞起,四散而逃。

    这些人本来就不是经过沙场训练出来的,许多海贼也只是为了求财才加入的这一行,很多人更是连基础的战争知识都不知道,龙耀天的指挥一旦失灵,他们就像没头苍蝇一般。

    更多的,则是被吓破了胆。

    求财而已,怎么可能为了别人真的枉送性命,一旦有人撤退,就像是推倒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一般,引发了一连串的反应,众人再忍受不住,开始各自逃命,不管怎么拉都拉不回来。

    “输了……”

    龙耀天怔怔站在船头,脸上满是灰烬和血水,两撇胡须也蔫了,他直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究竟是怎么输的?

    他拥有最好的侦查手段,最广阔的视野,而且有着最好的船只,最好的装备,但是——

    为什么在海蝠探查之前,他们的哨船就已经就位,伪装得如此之好,以至于让他忘记了,有些时候哨船也是最重要的进攻点?

    为什么对方就像知道他们要来一样,早就设计好了埋伏,又按兵不动,生怕他起了疑心?

    为什么离剑国的军队看似勇猛,作战的时候却如此不堪一击?

    为什么海沧船的没有奏效,让对方的火鱼舟轻易地突进来?

    为什么没有人操作龙船的撞剑,对敌人造成打击?

    为什么……

    来时看似天衣无缝,到现在却是破绽百出。

    龙耀天悲哀地闭上眼,心痛得无以复加,然后忍痛下达了撤退的指令,再顾不得其他人的死活,自己赶紧御剑飞起。

    随着他撤退的指令发出,这支溃不成军的混合兵团,每个人都像是松了一口气般,再顾不得其他人的死活,优先祭剑飞起,然后随便找了一个人少的方向就奔逃而出。

    在逃跑的过程中,由于慌不择路,还发生了许多撞击事件,被飞剑刺破胸膛的,从云端上被人推下来的,真气不济中途坠毁的……不计其数。

    随着海贼们的四散奔逃,梦剑国的后卫军在樊辰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开始清扫战场。

    夜晚逐渐褪去,天空中现出一抹阳光,在海平面上,先是火红的一点,仿佛是一颗跳动的通红圆球,然后太阳逐渐上升,继而绽放了巨大的光芒。

    仿佛是一刹那间,整个天空都亮了起来。

    乌云退去,露出湛蓝的天空。

    樊辰乘坐着一艘蜈蚣船,船桨缓缓地拨动着水面,在海面上匀速前行,身边不时就有一具尸体漂过。

    他看到战场之时,忍不住用手摸了摸突起的大脑门儿,只觉得额头一阵冰凉。

    自从一百多年前的十三国混战开始,就再没有发生过这么大规模的战争,一万多的海贼军,居然就这么轻易覆灭。

    尸体铺满了云梦港外20公里处的广阔海域,还有一些船只残骸仍然在燃烧着。

    随处可见断体残肢,哪怕是广阔的大海,仍然被染出了红色,四周的海洋食肉鱼类,闻到了食物的味道,纷纷聚拢过来。

    果然信息是最重要的,如果今夜没有卫宫的雷达剑,恐怕现在的形势要逆转过来。

    樊辰完全不敢想象,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突击到面前,是怎样一番惨烈的景象。

    如果没有卫宫,现在他肯定已经成为别人的剑下亡魂了,而梦剑国只怕要陷入更深的灾难之中。

    他摇摇头,不敢再想下去,用手捂住口鼻,然后吩咐人将漂浮在水面上的一具尸体翻到正面。

    虽然看不出对方的身份,但从他们精壮的体格还有经过严格训练而背负的伤痕,大致可以推断出,这里有很大一部分,并不是单纯的海贼。

    龙耀天也不可能凑出这么庞大的军队,搞不好还跟离剑国有关。

    ……

    在广阔的沙滩上,堆起了一条长长的人肉长城,海水拍打到岸边,冲刷起一滩血水。

    龙侯涛的尸体就挂在人堆上面,头颅向后仰成一个奇异的弧度,眼睛圆睁,死不瞑目,在太阳底下显得狰狞可怖。

    剑凛樱忍住胸中翻腾的恶心感,不敢再去看底下堆积的尸体,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如同噩梦一般。

    那些海贼就像飞蛾扑火一般,不停地往她身边冲来,然后被大都督一一斩杀殆尽,以至于主船的另外一侧堆满了尸体,而船身也略微有些倾斜。

    周肃蒙笑了笑,嘴角显出一丝皱纹,他将一方手帕递到剑凛樱面前,“陛下。”

    剑凛樱接过他的手帕,强忍着厌恶感,脸色煞白,她摇了摇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下令追击吧,大都督。”她勉强笑了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