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冰剑死神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7-08-09
    朱程看着一地的尸体,用袖子捂住口鼻,不由得皱起眉头。

    短短一夜之间,死了这么多人。

    地上的血水还未完全凝固,空中弥漫着腥臭的气味。

    “朱副指挥使,刚才已经验收过了,连同孔南飞在内,一共是28具尸体。”一旁的军士报告到。

    镇剑司,负责统领京城守卫,保护都城安全。

    朱程作为副指挥使,刚接到命案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此时距离孔南飞被杀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他点了点头,刚从军士报上的数字跟他一路过来计算的人数相吻合,看这作案手段就知道对方都是高手,特别是那个使用暗系剑法的,从尸体伤口来看,许多人都是一剑毙命。

    “恐怕又是那伙号称正义使者的所为。”

    这一次孔南飞算是栽了。

    在祭剑大典之前发生这种事情还真是不吉利啊。

    他撩起蟒服下摆,蹲到孔南飞的身边,细细查验了一下他喉咙上的伤口——

    一剑毙命,足可见剑法凌厉。

    然后倒在地上的两个护卫,其中一个从中破开断做两截,内脏流了一地,而且从上面散发着一股烟气,这种剑法,之前好像在哪里见过……

    剑宗,在他脑海中跳出这两个字来。

    天剑国第一剑派,统领江湖数十年,掌门据说在半年前过世了,而首席弟子叶昭不知所踪,相传就是他偷学了掌门的不传剑法,然后杀师灭祖,逃之夭夭。

    两个月前这个组织中就多了这么一个暗系高手。

    将那套剑法和他们做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真相慢慢浮出水面。

    “看来有必要到剑宗去一趟了。”

    朱程喃喃自语。

    正是这时,地牢内的光线突然一黯,从上方大门中跨进一个人影来——

    镇剑司总指挥使江璃月。

    她穿着一身白色蟒袍,紧致的衣服将身体曲线完美地勾勒出来,下摆很短,露出完美修长而又富有弹性的大腿,最令人血脉贲张的,是她开襟的上衣,完全包裹不住她那一对高耸的胸脯,露出浑圆饱满的半球来,沟壑深不见底,在月光下若隐若现,让人欲罢不能。

    为了方便行动,江璃月尽可能将衣服上碍事的地方都尽数裁去,虽然有些无视皇威的嫌疑,可是却成为了京城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尤其是她的一头银发,最为特殊,据说是因为她的血统里面有上古冰神的血脉。

    冰神一族,是天剑国的几大支柱之一。

    江璃月不止是外表冰冷,连心都冷得像冰一般,因为她彪悍的实力,冷酷无情的作风和对待犯人的残暴手段,在天剑国官僚之中,获得了冰剑死神的称号。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能让冥顽不灵的囚犯开口的话,那么江璃月一定是第一人。

    据说她自己研究出来许多折磨人的方法,光是听听,就足够吓死人的了。

    而且,她对男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让所有跟她相处的同僚们都感到莫名的恐惧。

    “璃月大人……”

    所有人看到她,声音都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

    整个镇剑司,只有她一个女人,这不由得让那些对自己的性别感到抱歉的人们,整天活在恐惧之中,要是一不小心触怒江璃月的话,下场可是难以想象。

    朱程心中一惊,赶紧站了起来。

    江璃月没有搭理他们,只是厌恶地示意他们离她远一些。

    她抬起头来,嗅了嗅空中的血腥味,皱起眉头。

    江璃月一路走来,向左右两边打量了一圈,当她将整个地牢都巡视一遍以后才返身回来,走到孔南飞的尸体旁边。

    “总共死了多少人?”

    “回指挥使大人,”刚才报告的军士话说到一半,只觉得口干舌燥,忍不住艰难咽下一口口水,努力平复心中的恐惧感,然后说道,“已经验收过了,连同孔南飞在内,一共是28具尸体。”

    “放你妈的狗屁,你没看见牢里面死的那些吗?”

    江璃月这一句话把这个军士吓得个半死,他面如死灰地转过头来,在监牢里面确实横七竖八躺了不少女尸,也不知道死了多久,在月光下散发着阵阵恶臭。

    可是……谁会想到去统计这些人……

    “指挥使大人,我以为……”

    “你以为?你以为只有孔南飞的人才是人?那些死掉的被他掳来的就不算了吗?!”江璃月冷冷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到,“不管是谁,之前什么样的身份,死了以后,都是一样的,你给我记住了,以后不能再犯同样的错!”

    “是,大人!”军士赶紧行了一个礼,“那我这就去重新查验一次。”

    江璃月点点头,虽然刚才她已经把人数都清点完毕了,但是有必要给这个少年一个教训。

    朱程深呼吸一下,公事公办,指着地上孔南飞的尸体道,“大人,你看这里,喉头洞开,气劲带着鬼魅的暗系味道,我怀疑是那个背叛剑宗的叶昭所为。”

    江璃月用脚尖将孔南飞的脸拨到正面,略看了一眼,淡淡道,“死得还不算难看。”

    朱程点点头,那是,毕竟论杀人,谁比得过你,在你手底下死的难看的多的是吧。

    他不愿意回忆之前跟江璃月一起做的任务,一旦想起那些死状莫名的尸体就忍不住腹内一阵翻腾。

    江璃月在地上一边,朱程一边在后面尾随。

    到了一具看守尸体之时,只见上面半个脑袋都被削掉了,死状可怖。

    朱程忍不住感叹一声,“没有人性!”

    “啥?”

    江璃月吃惊地回过头来。

    吓得朱程赶紧向后一缩,好吧,比起你来说还差一点。

    江璃月的x尸手段可是出了名的残忍。

    再走了一段,江璃月走进一间监牢之中,然后蹲下身来。

    朱程亲眼看到她翻动了一下倒在地上的光溜溜的女尸,然后那人转过来的一瞬间,朱程整个人都不好了。

    苍蝇四散,发出嗡嗡叫声。

    江璃月冷冷地看了一眼,骂到,“没有人性!”

    “啥?!”

    朱程怀疑自己耳朵听错,冰剑死神居然也会有觉得别人没有人性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