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一百零五章 曾经的【暗恋对象】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7-08-09
    第二天一早,为了取得资格认证的品剑师们,早早就在考场外面等候了。

    天空下起了雨。

    一个样貌清纯的女孩蜷缩在旁边这个男人的臂弯之中瑟瑟发抖。

    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冷。

    “没事的,小雯,”下巴留着一撮山羊胡的中年男子笑了起来,然后将她的头放到唇边,温柔地亲吻了一下。

    “我已经把所有的道路都铺好了,你只要去里面按照正常水平发挥一下,考官们就会通过的。”

    “真的吗?”许小雯欣喜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扑进他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他,“谢谢你,云峰大人!”

    “傻丫头。”云峰伸出手来,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他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等会儿你考试结束我再来接你。”

    他笑了笑,然后把伞留给她,转身离开。

    许小雯目送他走远了以后,脸上的微笑转换成了不屑。

    “切,如果不是因为你的钱和权力,我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男人?”

    不过,估计他也只是看上了我的外表而已吧,真是肤浅的男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14岁以后吧,身边这种男人越来越多,都是贪图她的美貌,而他们之间也算是各取所需,假装着没有真心的爱情。

    除了很久以前遇到的那个男人——

    一个品剑师,她记得他的名字——赵墨枫。

    在一次品剑师的茶会上,她遇见了他,一个穷困潦倒的无聊男人,说是无聊,真的一点都不过分,因为这个人从始至终,只说了三句话。

    “你好。”

    “我叫赵墨枫,是个品剑师。”

    “我要走了,那个……”

    那个……后面的话究竟是什么呢?

    许小雯无从得知,但是那个羞涩的大男孩给了她非同一般的感觉,他有一双清澈的瞳仁,就像纯洁的琥珀一般,倒影着落日的余晖。

    也许在其中的某个地方,还藏着她的身影。

    至始至终,赵墨枫也没敢多看她几眼。

    他有高挺的鼻梁,宽阔的胸膛和微红的,像苹果像落日一样的脸庞……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她不禁小鹿乱撞起来,曾经有过那么一瞬间,她几乎想跟他一起,不在乎物质,不在乎名利,不在乎身边的人羡慕和追逐她的眼光。

    不过,也仅仅是想想而已,毕竟人要活在现实里面,幻想总是要破灭的。

    她看到赵墨枫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男人给不了她想要的东西,跟着他在一起,只会把自己拖入无底的深渊。

    她之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观察过赵墨枫,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因为这个叫做赵墨枫的人,至今仍然是一个一阶白晨的品剑师。

    想到这里,许小雯不由得暗自庆幸起来,幸好当时没有选择他……咦,对面走过来的这个人好熟悉……

    正在她暗自神伤之时,卫宫和赵墨枫正往这边走来。

    许小雯抬起头来,情不自禁地睁大了眼睛,因为她又一次看到了那个憨憨的有着高鼻梁,显得有些羞涩的大男孩——

    赵墨枫。

    她羞怯地张了张嘴,终于鼓足勇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了笑。

    “墨枫?你还记得我吗?”

    这语气,就像是阔别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赵墨枫的眼睛正好跟她对了一下,这具僵尸中的灵魂突然颤抖。

    天呐,这个人是——我当时在茶会上认识的姑娘,许小雯!她怎么会在梦剑国?

    对了,她后来跟着一个富商……

    但是,想归想,震撼归震撼,他的嘴巴里说出的话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你谁啊?”

    赵墨枫(卫宫)问到。

    你谁啊!谁啊!啊!

    天呐,他居然不记得我了。

    许小雯呆呆地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难道是我今天打扮得太漂亮了他没有认出我?

    还是说——他嫌弃我是一个拜金的女人,所以不愿意理我?

    许小雯的整个世界都变得支离破碎起来。

    其实赵墨枫的内心在滴血。

    ……

    真是奇怪的女人。

    卫宫心想,但是没有继续关注她,因为他看到了那个叫做的品剑师。

    对方留着一头卷发,梳到脑后,像波浪一般散落在背上。

    明显郝玛也看到了卫宫。

    不,准确来说是看到了赵墨枫。

    这个情景有点尴尬。

    因为赵墨枫把她从自己的推荐名单中拿掉了。

    在郝玛的心里看来,这个一阶白痴就是个垃圾,或者说这个一阶垃圾就是个白痴,反正怎么说都可以。

    像这种人,即使来参加品剑师的考试,估计也过了不了吧……

    “你也是来参加品剑师的资格考试的吗?可是为什么在梦剑国,我分明记得你是冲剑国的人吧?”

    她虽然有些不屑,但是还是客套问了一句。

    赵墨枫木讷地点了点头,“为什么不行,你不也是在梦剑国进行考试吗?”

    卫宫也是同样的想法,一个连剑都铸造得这么垃圾的品剑师,能够考到三阶,就已经算是奇迹了。

    不,指不定她家走了什么后门呢。

    “我是来考四阶紫月品剑师的,你应该是来考二阶碧芒品剑师的吧?”郝玛戏谑笑了一下,手指在空中绕了一圈,“你知道,上次看你的时候,你还是个一阶白晨……所以,好好加油吧。”

    “不,我是来考六阶红宙品剑师。”

    郝玛愣了一下,僵硬地转过头来。

    这个人是脑子进水了吗,居然想要从一个一阶白晨直接跨级到六阶红宙。

    可是她瞟了一眼他的通知单,确确实实写的是参加六阶认证考试。

    “啊哈哈哈哈……”郝玛放声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啊喂,你们快来看啊,这个一阶白晨品剑师,居然要跨阶考六阶!”

    听到郝玛的笑声,周围的人都纷纷围了上来。

    “兄弟,你是疯了吗?”

    “是填错表了吧?能把你放进来的办事员也真够糊涂的。”

    “不一定呢,说不好是自暴自弃,因为考二阶一直上不去,所以索性来个六阶。”

    “厉害了我的哥,说不定等会儿碰碰运气,或者考官们眼睛都瞎了,你也许可以通过呢?”

    ……

    该死的郝玛。

    无知的人类。

    卫宫回头白了她一眼,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