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九十七章 天道?十六重境界?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7-08-09
    回头一看,原来是剑凛樱公主。

    只见她穿着一身轻薄的白色长裙,长长的头发放下来,直直的垂到腰间,宛如瀑布一般,从烟色的发丝间露出两个小耳朵尖,一改公主的高贵形象,倒有些少女的俏皮。

    剑凛樱将双手背在后面,笑盈盈地看着他们,一双眼睛宛如两弯月亮。

    今夜没有月,今夜的她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哦,这个,我们在看星空。”卫宫尴尬笑了笑。

    “是吗?”剑凛樱抬起头来,“确实,今天晚上的星空好美。”

    “殿下,你用这个看的话,会更漂亮。”

    卫宫指了指旁边的天文望远镜。

    “这是什么?”剑凛樱饶有兴趣地看着地上这个大大的圆筒状的东西。

    “可以让你看清楚天上的星星,你看了以后,一定会吓一跳的。”

    “这么神奇?”

    剑凛樱将信将疑地走过去,然后接过来。

    在这个世界上,天并不发达,主要是岳传沃的研究重心不在这个上面,以至于整个世界的人只是简单知道季节和时令还有每天的时刻变化,对于这个世界之外,天空中的东西,他们并不关心。

    在仙剑世界里面,所有人都认为,只要炼到十六重天道境,获得飞升,自然而然会去到那里,开启天的奥秘。

    天之道。

    “啊!啊!”

    剑凛樱只看了一眼,就被里面的景象震撼住,吓得尖叫起来。

    里面分明呈现出一颗拳头大小的发光的圆球,而上面分布着一圈又一圈的环形条纹,在它的外侧,还分布着一条长长的环形发光带。

    这个景象简直太美了。

    可是——

    当她的眼睛离开之时,天空中又只有微弱的星光。

    这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说这个铸剑师刚才指引我飞升天道不成?

    但是——我分明还只有八重境界,而已!

    剑凛樱眼神呆滞地退开一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卫宫,“这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这是天上的星星,只不过它们之前离我们太远了,所以在我们肉眼看来太微小,”卫宫温柔地解释到,“但是你看,这个仪器,可以将远处的东西放大,所以你通过它,可以看到之前所看不到的东西。”

    剑凛樱摇摇头,浑身颤抖,估计是吓得不轻。

    卫宫俯下身看了一眼望远镜中的景象,微笑道,“你看到的这个叫做星环,如果我们头顶上的月亮离我们的星球再近一些,而又不至于被地心引力的作用吸入地面的话,就会在地心引力和潮汐力的作用下,碎裂成一个一个的碎片,然后铺满整个轨道,形成类似的星环。”

    剑凛樱听得一头雾水,“我是说,能看到这些的能力……这不是只有飞升的大神才能做的到的吗?”

    崔潇潇在一旁,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心想真是无知的人类。

    “嗯,怎么跟你解释呢?”卫宫思考了一下,估计要把她从根深蒂固的观念中转变过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觉得有可能是我们对于天道和飞升的很多说法解读有误吧,真正的飞升,到达十六重境界,恐怕不是去的上面。”

    卫宫指了指天空。

    “那是去了哪里?”

    “也许,是去了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空间,一个永恒的世界,我们永远无法探知的世界。”

    他说完这番话,剑凛樱和崔潇潇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崔潇潇的心里是非常震撼的,因为对神秘学和唯心学都非常抵制的她来说,大脑之中仿佛打开了一扇大门,或者说是一条通道,连接科学和神秘学的通道。

    一个全新的世界,即将展现在她的面前。

    “真是有趣的说法。”剑凛樱笑了起来,然后微微一礼道,“卫宫大人今日一席话,真是让我茅塞顿开。我可以再看一眼吗?”

    她指了指那台天文望远镜。

    “当然。”卫宫走过去,调整了一下望远镜,“刚才那颗有点远,我帮你找一颗近处的,会更加震撼,特别是你观测月亮的时候,应该能够看到一些细节。你知道吗,其实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星云的东西……”

    “星云?”

    “嗯,就像云朵一样,特别美丽……只是用这台天文望远镜应该看不到。”

    只能说前世看到那些广告商用天文望远镜拍摄的图片多少都有一些作假的成分,只有长时间的曝光效果才会那么漂亮,而肉眼观测的时候,其实根本看不到。

    崔潇潇愤恨地瞪了卫宫一眼,眼神几乎要杀人。

    该死的,老娘用来研究宇宙,你用来泡妞!

    “凛樱阿姨,我也想看,给我看一眼嘛。”崔潇潇拉拉剑凛樱的衣角。

    “凛樱……阿姨?”

    她整个人石化……

    “好啊。”剑凛樱机械地点了点头,然后将崔潇潇抱了起来。

    她蓬松柔软的头发就凑在嘴边,隐隐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气。

    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长大以后一定很漂亮。

    剑凛樱心想。

    “对了,你之前说,这个东西可以将远处的东西放大是吧?”剑凛樱回头鄙视地看了卫宫一眼,心里面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厌恶,“你该不会用这个东西偷看别人洗澡什么的吧?”

    “你说的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殿下,我绝对不是这种人!”

    而且,卫宫并没有说出另外一个事实——用天文望远镜看地面景物,其实是没有办法看清的,由于它有一个最小倍数,在调焦的过程中非常麻烦,焦点无法对齐,就很难呈现清晰的像,如果要说适用的话,其实在地面观测,用一些低倍的望远镜才是最好。

    崔潇潇抱着手,冷冷地看着剑凛樱,心想,真是愚蠢的人类。

    ……

    夜色寂寥,不知何处响起虫鸣,此起彼伏,又和着风声,彷如奏鸣曲一般。

    剑凛樱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裙摆,手指撩拨起耳边的长发。

    “卫宫,真羡慕你。”

    “什么?”

    “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卫宫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剑凛樱的琥珀色瞳仁,就像是一颗在烟夜中闪烁的星星,其中装载了不知道多少东西,看得人一阵心神迷醉。

    “对了,既然你已经为我修好了翼琴剑,那么我就用它来为你们演奏一曲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