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三十四章 神眼赌徒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7-08-09
    卫宫跟着邢阳顺着楼梯盘旋向下,眼睛逐渐适应了昏暗的光线。

    再到下面,光线逐渐明亮起来。

    底部是一个圆形大厅,用透亮的大理石砌成,颇有些皇室风范,大厅分别连接着几个不同的通道,通向不同的地方。

    也就是说,这家场子经营的不只是赌石一项,应该也有其他的赌局。

    猴子在前面领路,然后推开一扇大门,邀请他们进去。

    卫宫进来以后,只觉得眼前一亮,赶紧抬起手来,挡住头上倾泻下来的刺眼白光。

    四周密密麻麻排满了玉石灯盏,显得华丽异常。

    赌石不可能不用白光,否则就有可能因为颜色的关系分辨有误,所以在赌石的房间里面倒是一片通明。

    这个大厅分为上下两层,下层大概有个四五百坪的样子,其中码放着两张长形台桌,是专门用来赌石押注用的。

    荷官站在桌子中央,专门负责开石和收发注金,另外每张桌子都有一个缺口通道,是用来上原石的。

    下层人数不多,大概只有四五十人的样子,个个都是气定神闲的模样,应该都是这里的熟客,输赢已经习惯了。

    上层有一道楼梯上去,可以隐约看出上面隔开了不少小房间,应该是作为高级房用。

    像卫宫和邢阳这种人,估计连上去的资格都没有。

    猴子将他们领进门以后,就对他们笑了笑,微微欠身,然后离开。

    剩下的就是他们自由行动。

    邢阳给卫宫解释了一下大体规则,赌石押注其实有些类似于赌骰子,一块石头有几项可以押的:

    一是品阶,总共是九个品阶,押中品阶的赔率是9:1,

    另外一个是押注质地,在每个品阶中,石头分为上中下三等,押注赔率都是3:1,

    而最后一项,是押注材料名称,用一张押注纸,写下石头中的主要成分。

    这个的波动性比较大,不同的原石外形,有可能对应的材料从一到十种都不等,一旦押注成功,那么就是,可以将场上所有押注的钱都收进来,而这一条规则,是高于前面两条的。

    如果有多人通杀,则根据投注比例来进行分配。

    另外赌场为了防止别人以小博大,对押注名称也有最低金额的要求,是不得少于一万。

    押注名称难度非常大,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会直接押名称,除非是原石本身就有非常明显的特征。

    赌场老板也不傻,肯定不会允许在这种事情发生。

    说实话,真正站到这个地方,卫宫心里面是忐忑难安的。

    他和邢阳本来也只是萍水相逢,各为利益,算不上什么特别铁的关系。

    只是邢阳对卫宫颇为相信,让他心里的戒备少了一些。

    卫宫赶紧把他拉到旁边,合计一下,不能够只赢不输,否则很有可能被堵在下面,赢了拿不走也是白搭。

    这个想法一提出来,邢阳不由得又对卫宫佩服几分。

    他很难相信,这个少年,居然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两个人手上的钱加起来,大概有二十万左右,这笔钱在外场赌里面不算多,也不算少。

    既然有系统的帮助,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为了不露出破绽,卫宫让邢阳每注都押一些,然后在真的那一项品阶上多押一些。

    这样每局大概能够赢个一两万左右,并不算多,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连续赢了有个三四局,邢阳胆子逐渐大了起来,然后开始翻两倍押注。

    那个赌场荷官抬头看他一眼,笑了起来,“邢胖子,你今天转运了啊?”

    经他提醒,四周的人也有认得他的,也开始反应过来。

    粗略算了一下,发现邢阳竟然赢了有个四五万的样子。

    “你可以啊,邢胖子,你不是每次来都是输的吗,今天是怎么了?”

    邢阳面有得色,但是不好意思说是卫宫的功劳,只嘿嘿一笑,道,“怎么了?就不许我转运吗,老子输了那么多,也是时候赢一次了。”

    “你小心哦,所谓福祸相依,你今天运气这么好,说不定要有血光之灾呢。”

    邢阳一听,肺都差点没气炸,“去去去,咒老子有血光之灾,信不信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血?”

    “哈哈哈,我也只是说说玩笑话,”那人赶紧认怂。

    结果旁边又有人补了一句:“你们管他做什么,开始赢不算赢,赢到最后才是赢家,说不定等会儿他就吐出来了呢?”

    “你他妈会不会说人话?”

    邢阳抬起头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心里面早将他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看到这里,卫宫稍微放下心来,好像这些人并没有怀疑到自己身上。

    不过,他们说的是对的,一个人不能总是赢,所以下一次,卫宫给邢阳放了一个假信号。

    那块原石,明明是一块白华极品,卫宫故意说成是玉龙皇品。

    谁知道邢阳胆子贼大,在玉龙皇品那个格子上押了十万,然后其他格子上只押了一万。

    卫宫心里面咯噔一下,握草,这个白痴,怎么干出这种事情。

    “开盘咯!白风钢玉,白华极品一块,质地上乘!”

    “什么?!”邢阳瞪大了眼睛,几乎要铺到桌子上去,“你他妈没有搞错吧?”

    周围的人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这位客人,我们经营这么久了,哪敢糊弄人啊,你仔细看看,这不是个白华极品还是个什么?”

    邢阳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卫宫一眼。

    卫宫赶紧把他拉到一边,跟他解释一番。

    经过刚才的教训,邢阳再不敢随便乱押,凡事听卫宫的,卫宫也没有再给他假消息,只是需要偶尔输一下的时候,就踢一踢他的脚跟。

    两个人配合愈发默契起来。

    一来二去,大概赌了有个十来局,两个人赢了有差不多五十多万。

    卫宫心里面还是很开心的,他示意邢阳再押注大一些,争取再用个四五局,赢个百来万,就可以收手了。

    正是这时,卫宫背心突然一凉。

    回头看去,只见一道冰冷的目光紧紧盯着自己。

    不知何时,在他们的身后,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卫宫前世也看过不少赌片,知道每个场子里面都会有一些看场的高手,专门抓人出千的,被称作。

    后面这个人,只怕就是赌场里的暗灯了。

    他心里暗呼一声糟糕,这是被人盯上的节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