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世界里的铸剑师 第三十三章 地下赌场
作者:姚家老狐狸的小说      更新:2017-08-09
    地下世界,基本是皇城的下水道连通而成,脉络四通八达,已经有超过两三百年的历史了。

    后来规模发展得越来越大,被后台的众多大老板投资扩建了许多空间,逐渐形成如今地下世界的模样。

    而众多地下建筑中,最有名的就是地下竞技场和烟暗宫殿。

    地下竞技场中,每天都有喋血战斗发生,光是死在其中的剑仙,每天就有不少于二十个。

    而烟暗宫殿,则神秘异常,传说中,是开展十三国顶级剑仙杀戮战的场所,甚至流传着一个说法,上一任的天剑国君,就是死在里面。

    为了维持整个地下世界的空气流通,通气道几乎遍布了整个穹顶和岩壁。

    一个个烟漆漆的通风口,就像是潜伏在烟暗中的野兽——

    被流动的空气,挤压得呜咽作响,仿佛鬼哭一般。

    风穿过诺大的空间,带起尘埃,吹翻人的衣袖。

    一张纸随风翻卷,在地下深处,来回飘荡。

    最后落在一副烟色短靴旁边。

    这个人裸着上身,露出一身虬扎的肌肉,脸上横亘着一道刀疤,从右眼眉上,一直拉到左下巴,煞是可怕。

    他的职责,是守着后面的大门。

    那道暗门后面,经营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赌场,经常来往的,都是些熟客。

    这是个只为铸剑师和材料鉴定师开放的小赌场。

    低下头来,用脚尖撩拨了一下。

    那张纸翻卷回来,露出其中一角。

    他眯缝起眼睛,“地下王者组合赛?”

    刀疤伸出一只手来,使了一道御风诀,地上的纸张轻飘飘飞起,到他的手中。

    他啧了一下嘴唇,有些感慨。

    “三百万奖金?他妈的,要是十年前,老子一定要参加这个比赛。”

    “刀疤,你就吹吧你!”

    听到这个声音,刀疤不由得眉头抽动了一下。

    回头看去,只见暗门中走出一个精瘦的人来。

    “死猴子,真不是吹,想当年,老子在地下竞技场打王者赛的时候,还没有你呢。”

    猴子抬眼看了看他,“得了吧,就你这种三脚猫功夫,还能进地下竞技场呢。”

    “你他妈……”刀疤呲牙哼了一声,抬起左手来拍了拍右边肩膀,“你别不信,说出来怕吓死你,老子还去过烟暗宫殿打的通天血战赛,老子要是右手没废,现在也是一个王者!”

    猴子忍俊不禁,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行了吧你,真是吹上天了都,如果你真的去过,又怎么可能活着回来?”

    地下世界的剑仙战斗,都是至死方休的,猴子这番质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你以为呢,千古以来,只有老子一个活着出来的败者,这正说明老子的本事,想当年……”

    “好了好了,我懒得听你瞎扯,”猴子不耐烦摆了摆手,“还是好好看门吧,要是不小心放进了什么老千,你可连看门的钱也挣不到了!”

    刀疤被他这么一堵,想说的话说不出来,胸中一阵郁结。

    “呸!就他妈这么一个破赌场,来的都是有关系的,怎么可能会放进老千来?”

    “我才不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猴子眉毛一挑,眼睛看向前方,“哟,快看,来客人了。”

    刀疤抬头看去,果然看到远处走来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他认识,是经常在这里输钱的熟客,一个铸剑师,叫做邢阳。

    另外在他后面跟着一个模样清秀的年轻人,倒是没有见过。

    “邢胖子,好久不见啊。”

    瘦猴子笑盈盈地跟他们打招呼,“我记得你之前不是欠了债,发誓不再来了吗?”

    “猴子,就你这张嘴巴,早晚要被人撕咯。”邢阳皱眉骂他一声,赶紧将一边卫宫推上前来。

    “老子今天带我兄弟来见见世面,也让你们看看老子今天是怎么东山再起的。”

    “哈哈哈哈,”猴子捂住肚子,发出一连串的笑声,“就你?东山再起?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他说完话,眼神逐渐由笑转冷,在卫宫身上细细打量起来。

    “这位小兄弟是……?”

    邢阳用了一个过肩眼神,挑了挑眉毛,面有得色道,“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是我兄弟,叫做卫宫。”

    “哪个兄弟?亲的,表的,认的?”

    “你他妈是查家谱吗?”邢阳没好气道,“表的,没看我们长得这么像吗?”

    卫宫看了看他一脸横肉,心里面奔腾起一万匹泥马。

    猴子点了点头,又用眼角余光瞥了撇卫宫,“他不会是个老千吧?”

    邢阳骂道,“老子两耳光打死你,我们来赌石场外的,哪里有可能出千?”

    一般情况下,如果是其他赌局,类似牌九麻将骰子一类的,还有可能出千,但是赌石确实没有办法,因为原石造不了假,里面是怎样,如果没有经过精密的仪器验证或者将原石切割开,根本不可能知道。

    “这可说不好,据说最近天剑国的烟市流了一批仪器过来,带在身上,可以看出原石的大致成分。”

    “死猴子,你他妈的,要不要脱光了给你看啊?”

    猴子看他有些动怒,也不好再继续打趣下去,赶紧赔笑道,“哈哈,邢师傅说的哪里话,这里都是熟客,既然是你引荐的,当然没有问题,我也只是提醒一下而已。”

    他回头看了看刀疤,对着他点了点头。

    刀疤会意过来,向外让开一步,手中捏了一个剑诀。

    只见身后墙壁之上,荧光一闪,一道石门大开。

    猴子对着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兄弟,你跟着我。”

    邢阳说完,转身就进了里面。

    卫宫站在原地,看着那个烟漆漆的洞口,就像是看着一只巨大的野兽巨口一般,不由得有些害怕。

    如果邢阳不可靠,把自己卖在里面,可是连叫救命的机会都没有。

    或者如果他们真的赢了钱,到时候有没有命回来也不知道。

    他大脑里面闪过一万部赌片被剁手或者是赢钱被伏击的情景,有些犹豫起来。

    “怎么了?”猴子疑惑问他。

    看他一副忐忑模样,猴子总算能够确定这个人是个新手。

    卫宫笑了笑,回头看了看他,“不好意思,第一次来,有些害怕。”

    猴子笑道,“没事,凡事都有第一次,以后你会很享受这个过程的。”

    卫宫艰难咽下一口唾沫,然后走进里面。

    身后猴子跟了进来,然后将门关上。

    眼前一阵烟暗。

    不过,卫宫心里面倒是一片光明。

    他已经打定主意,只做这一摊,而且要做得滴水不漏,以后就再不碰半个赌字!

    ……

    门外,刀疤背对着后面的暗门,撇了撇嘴角。

    心想,又一个入坑的。

    赌是杀人坑,进得容易,难得出来。

    这个小兄弟,只怕是完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