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被降级了怎么办 整容“粉丝”睡爱豆20
作者:人间穷鬼的小说      更新:2020-04-01
    “庄瑾哥哥,你就帮帮我吧?”任月音急得都快出来了。

    她求着经纪人参加这个综艺就是为了庄瑾,现在好不容易可以找庄瑾了,没想到庄瑾对她这么冷漠,以前他都是事事必应的。

    都怪付苼。

    任月音眼眶里的泪悬然欲滴。

    庄瑾在纠结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付苼,抛开他对付苼的感情不说,付苼是他邀请来参加节目的,和他是一组,他有义务有责任要照顾好付苼,不能丢下她一个人。

    更何况他心底对付苼还有感情呢?

    “那哥哥你就去教教她吧,这里有我就是了,”付苼善解人意道,看着任月音也多了几分温柔。

    “可是…”庄瑾有点抗拒。

    “没关系的,等蛋糕好了我去叫你。”

    任月音给付苼了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又继续对着庄瑾恳求道:“庄瑾哥哥,你帮帮我吧,西姐姐可以的。”

    庄瑾纠结地看着付苼,想确认她话的真假。他是有点厌烦任月音,可她这样苦苦哀求,他心里厌烦的高楼居然有点松动,隐约有倾塌之势。

    他现在是又舍不得付苼,又丢不下任月音。

    付苼歪头,朝他可爱地挥挥手,“这里有我,不用担心。”

    嘴角带着让人安心的笑。

    [执行者,你不是要和庄瑾他睡吗?你怎么把他往任月音的方向推啊,到时候她一上位,你再去睡可就成小三了。]

    刚才的操作有点迷,1973不太懂。

    “你担心什么,他们要在一起还用等到现在?网上通稿两人连孩子都有了呢,现实不还是这样,他们两个,绝对成不了。”

    [那你也没必要把庄瑾往外推啊,多相处相处,完成任务总会快些。]

    “我觉得差不多了,而且有人给我送了一个好机会,”付苼握着手机,心情大好。

    刚才庄瑾的经纪人,也就是孟哥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大致意思就是问她要不要进娱乐圈,如果进的话,可以考虑考虑他做经纪人。

    在她的计划里是不准备进娱乐圈的,一旦进圈狗仔什么的太影响她的计划,只不过…现在的进展让她不太满意。

    这两天庄瑾对她的感情有大幅度提升,她当初选做综艺,现在来看倒是有点时间太长,影响她做事了。

    庄瑾早就被任月音拖出烘焙室,付苼朝门口望了一眼,眼里平静无波。

    [世界级暴躁老姐:艹,任月音真是个绝世无双难得一见的小白莲呢,庄瑾脸上的拒绝她是瞎了看不到吗?还帮帮帮你妈呢?]

    [清野姬:呕,我真的实名呕吐了,任月音每天的操作真的是刷新我的新下限,昨天推李帅搞得人家摔了碗,她还怪人家没拿稳…]

    [贩卖日落黄昏:我怎么觉得庄瑾也不是好东西?和他一组的是西西里啊,他去管任月音做什么?]

    [瑾萱萱儿:楼上这话过分了吧,我哥哥也很无奈啊,而且西西里都说让他去了,他要是不去以后和任月音不会结仇?]

    [回廊坊市:我觉得大家骂任月音就够了,毕竟事情都是她引起的,庄瑾跟她走也是迫于无奈。只是心疼西西里,被白莲花欺负了还要装做坚强,刚才看门口的眼神好心疼。]

    “艹,怎么能这样对我姐姐?快给老娘原地爆炸吧,”小文一把关上手机,开始喋喋不休地问候十八代祖宗。

    “你别生气了,消消气?”小灯看着大发雷霆的闺蜜,后面想安慰的话没说出口。

    小文肯定是在骂那些说任月音不好的网友吧,而自己喜欢西西里,这时候她要是不仅违心,而且小文心里也不会太好受,说不定还是火上浇油。

    “我哪里能消得了气啊,任月音那个小白莲,居然这么对我姐姐,真的是脸大如盆,”小文气得吹胡子瞪眼,双手抱臂愤愤不平。

    ???

    小灯摸不着头脑式迷惑:她说的姐姐是西西里?什么时候的事情,自己同意了吗?

    “你给我点反应啊,我真的要被气死了,”小文不满地推了小灯一把,“我真的好想打死以前那个喜欢任月音这个憨批的自己…”

    “我也…哦不,脱粉就好脱粉就好,”小灯赔笑安慰道。

    “哼…”

    蛋糕烤好后,付苼并没有像之前说的那样去找庄瑾,而是自己抹好奶油,点上装饰,坐在凳子上等着庄瑾回来。乖觉的样子有点像等爸爸妈妈回家的小学生,她双手托腮,看着点缀得还算好看的蛋糕发呆。

    她刚刚在网上逛了一圈,补了一点瓜,外加看了看自己的热搜。她今天早上上了两个单人个热搜,刚才任月音来找她,她又安排上了两个单人热搜,上升趋势和热度都很感人。

    想来孟哥也是看上了她的热度?只是她还不知道孟哥现在能为她做到什么地步,如果能为她放弃庄瑾…那可就棒极了。

    即使不能…那也不碍事,大不了自己努力就好了。

    做蛋糕对温雅来说不算难事,任月音那组在庄瑾的帮助下,也很顺利的完成任务。一到节目组说好的下午一点,几个人又上了车,准备去下一个地点。

    在车上时庄瑾还在愧疚,他走时还不觉得什么,可等回去看到付苼守着已经装点好的蛋糕百般无聊时,他的心猛然被针刺了一下。

    付苼一看到他,整个人都仿佛活过来了,不仅没有他期待中的发脾气,反而是开心地同他炫耀自己的成果,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等着他的夸奖。

    她怎么就不生气发脾气呢?这样或许他还会好过一点。庄瑾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上自己的影子,满腹愁绪,挥散不去。

    “哥哥你怎么了?”付苼说着身子往他那边偏了一点,不解问道:“哥哥你手机都黑了,你在看什么啊?”

    “啊,没事,”庄瑾惊了一下,下意识地把手机屏幕向下,放在身侧,庄瑾手长脚长,他长臂一垂,手机就被放在了两人中间。

    付苼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距离差不多一尺左右的手机,眼神又在庄瑾和摄像机镜头上转了一圈,勾唇一笑。

    这可是送上门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