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是一只假的奥特曼 第102章 我,莫得感情
作者:雀道天凉的小说      更新:2019-04-09
    百里缘抱着铁壳昆逐渐靠近白银蛋的位置。

    百里缘掂量了一下,铁壳昆的体重大概有二十斤的样子,对于百里缘来说并不算重。

    铁壳昆抱起来虽然很硬,但是却很温暖。

    一边走着,百里缘一边和铁壳昆闲聊着,虽然铁壳昆并不是很喜欢说话的样子,但是比起还是独角虫的时候要好说话很多。

    闲聊中,百里缘对于铁壳昆的精力和情况也有了了解。

    铁壳昆最初的时候也和其他的独角虫一样是生活在族群中,在大针蜂们的保护下不断地积累能量,等待着自己的进化。

    不过在那个时候独角虫就表现出了和普通独角虫不同的地方——她的角和尾刺有点发紫,但是只是很淡,并不影响什么。

    人都能长得不一样,精灵们一个族群之间不同个体也会有不同的情况,族群越大,这种情况就会越明显。

    颜色深一点,浅一点,甚至是不同颜色的都可能会出现。

    这和父母的种类、受到的照顾甚至是饮食都有直接关系。

    铁壳昆说当初她所在的那个族群还有淡红色独角和淡绿色独角的独角虫呢。

    因此铁壳昆当初的淡紫色独角真的不算什么。

    顶多算的上是一只有轻微异色的独角虫。

    但是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还是一只独角虫的铁壳昆头上的独角和尾刺上的紫色也越来越深了,头上的独角变得越来越敏感,而尾巴上的尖刺却变得更加锋利,而随着变化的逐渐加深,铁壳昆的特异也变得越来越明显。

    如果是轻微特异的话并不影响正常生活,但是一但过于特异,那么很容易就被族群排斥。

    深度异色精灵和闪光精灵都是被排斥的个体。

    因此,头上的独角和尾刺都变成深紫色的独角虫被族群排斥了,最后被赶出了族群。

    当时还是一只独角虫的铁壳昆离开了族群只有死路一条。

    离开了族群的独角虫显得非常弱小无助,还很可怜。

    当时的独角虫连一天都没撑过去就被一只比比鸟抓住带上了天,比比鸟准备回到巢穴之后再享用大餐。

    连续的打击也激起了独角虫的凶悍劲,在挣扎的过程中尾刺刺中了比比鸟,然后比比鸟就直接陷入了深度中毒的状态,连飞行都变得极为勉强,更不要说是抓着独角虫一起飞了。

    最后独角虫被比比鸟松开了,好在那个时候比比鸟的飞行的高度不高,独角虫安全着陆。

    不过比比鸟却没有那么好运了,飞出了十多米之后就坚持不住落在了地上,几分钟之后就没了气息。

    面对比比鸟的死亡,独角虫没有任何感情波动,而是觉得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然后,独角虫就开始了独自流浪,遇到敌人直接一个尾刺上去,然后面无表情的离开,留下一具被毒死的尸体。

    独角虫遇到的敌人的实力和她的差距都不大,至少没有她和百里缘之间的差距大,使得独角虫一路走来有惊无险,连续超神,也因此养成了独角虫身上的那股独特的气质。

    然后,在独角虫思考未来的道路的时候遇到了百里缘,再然后,她就进化成了铁壳昆。

    到今天为止,独角虫已经独自离开族群两个星期了,而之前她在族群中正常生活了一个星期,变异了一个星期,因此,到今天为止,独角虫已经成长了一个月的时间了,到达了进化的临界期,在百里缘的某种刺激下,最终进化。

    听了铁壳昆对于自己之前的经历的讲述,百里缘发现了值得注意的事情——铁壳昆在刚出生的时候还是一只正常的独角虫,到一个星期之后才开始了变异,而当铁壳昆离开族群之后变异就稳定下来,没有进一步深化,也就是说,在族群中一定有什么在刺激着当时还是独角虫的铁壳昆进行变异。

    而变异的只有铁壳昆自己,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刺激的源头一定和铁壳昆的个体行动有关。

    “我能问一下,在你还在族群中的时候,你有没没有那种,就是那种,嗯……很独特的行为?”百里缘发问。

    铁壳昆看向了百里缘。

    “没有,我都是跟着其他独角虫一起行动的,一起吃树叶,一起磨角,一起逛树林……。”

    “等等,你说磨角?”百里缘问道。

    “对啊,独角虫的时候头顶的角和尾刺生长的都很快,为了保持角和尾刺的锋利以及灵活,独角虫都有磨角的习惯,这就和小拉达磨牙是一个原理,在岩石上不断摩擦角和尾刺,来控制角的大小和形状。”铁壳昆解释道。

    “岩石?”百里缘问道。

    “没错,在聚集地有大针蜂们搜集回来不少供独角虫们磨角的各样的石头,我一直都是在一块紫色的石头上磨角的。”铁壳昆说道。

    百里缘觉得那块石头绝对不简单,有机会一定要到铁壳昆原来的族群去看看。

    “铁壳昆,你想要回族群去看看吗?”百里缘问道。

    “不想。”铁壳昆果断的说道。

    “额,你就一点也不怀念那里?”

    “没有怀念。”

    “难道连被排除在外也不生气吗?不想回去报仇吗?”

    “没有生气。”

    “为什么?”百里缘问道。

    铁壳昆顿了一下。

    “因为我,莫得感情!”

    “……”百里缘。

    “不过如果你想要去的话,我可以带你去。”铁壳昆说道。

    “真的吗?”百里缘的双眼一亮,露出了期待的表情,完美的掩饰了被看穿了心思的尴尬。

    铁壳昆动了动身体,应该是在点头。

    “那你到时候怎么办?也一起回去吗?”

    铁壳昆再次点了点头。

    “能问一下等你回去之后你打算干什么吗?”百里缘问道。

    “草哭他们!”铁壳昆面无表情的说道。

    “……”百里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