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小炒 第三百六十六章 董杭
作者:光含翡翠容的小说      更新:2020-07-13
    . ,最快更新盛唐小炒最新章节!

    “我说老叔,”

    “怎么?”

    白锦儿跟着刘饕从碧云阁出来,刘饕就听见自己身后的白锦儿叫了自己一声。

    “你都是从哪儿认识的这些奇奇怪怪的人的?”

    “奇奇怪怪?”

    刘饕停住了脚步,等着白锦儿走到自己的身边来。

    听着白锦儿的发问,他不由得笑了起来,双手环于胸前,抬头望向天空。

    “奇怪吗?我倒是不觉得奇怪,”

    “也许在他们眼里看起来,这些在街上走来走去的人,才是比较奇怪的吧。”

    “不过也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也像你说的,是一个和他们一样奇怪的人,所以才不觉得他们奇怪。”

    “也是,”

    听了刘饕的回答,白锦儿小声嘟囔,

    “你也是够奇怪的了......”

    “哈哈哈哈哈,”

    虽说是嘟囔,可毕竟刘饕就站在白锦儿的身边。她说什么都能钻到刘饕的耳朵里,惹得男人又是一阵发笑,

    “人总是喜好将自己的同伴分类,趋同去异,瞧见与自己不大一样的,便说人家古怪。以此为理由分离,将自己隔成一个又一个的小群体。要我说啊,哪里有什么不一样的,”

    “不都是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一双眼睛,生下来的时候,不都靠着阿娘奶大。”

    “结果长大些年岁,反就分出不一样了。”

    “也不是说这一群人吃着肉糜长大,那一群人,吃着粟米长大。”

    “有些人瞧着诸如老李那样子的人,会觉得癫绝痴狂,不可理喻;有些人又觉得老申这样的人奢华靡费,穷身家饱口腹之欲。这般不是那般不通过,但其实仔细想想,他们不就只是做了自己想做之事,”

    “就像是其余的人,想老婆孩子热炕头,想相夫教子,想高登庙堂,想入江湖之深远罢了。”

    “大家都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缘何就分出个高低贵贱,差别异同来了?”

    “怪哉,怪哉。”

    白锦儿走在刘饕的身边,刘饕的话传到白锦儿的耳朵里。她侧目看了刘饕一眼,男子脸上的神情淡然,像是在说一件最简单不过的事情,最普通不过的想法,

    在这样的时代听起来,

    不免有些惊世骇俗。

    “哎哎哎别走了别走了,”

    就在白锦儿心里想着刘饕和自己说的话的时候,又忽地被男子叫停。他伸手指向就在面前不远处的一家店铺,对着白锦儿说道:

    “这家姜饼做的甚好,”

    “我记着你也不大会做姜饼。”

    “咱们进去,买些来尝尝。”

    白锦儿看了看他,对着男子点了点头。

    ......

    “如何了?”

    “菊香齑香,乳儿粥甜,就是那干脍我果然还是吃不大过来,总觉得吃了胃里凉着不舒服,还是要吃口姜饼才好。”

    说着白锦儿又拆开手中的纸包,从里面拿出一块糕饼咬了一口。

    刘饕听闻白锦儿言,似乎是十分可惜地摇了摇头,

    “真是个不知好赖的丫头哦。”

    “那鱼干脍可要比这姜饼不知道珍贵上几何,口感弹嫩与鲜脍无异。偏你爱吃这便宜的姜饼,唉,”

    “实在是暴殄天物。”

    “那又如何,”

    白锦儿吃着手中的姜饼,满不在乎地说道。

    “这姜饼不也是用的新鲜嫩姜与老姜混合,再用蜜糖碎果仁糟过,然后用牛乳和面的面团包裹。入口温润甘甜,还带着隐隐一丝辛辣之气,吃了浑身暖和,正适合冬日食用。”

    “再说了,”

    “这五十钱三枚也不叫便宜了好不好。”

    我还没说生淡水鱼吃多了会有寄生虫呢,你个愚蠢的古代人。

    想到寄生虫,白锦儿不禁又觉得自己的胃不舒服了,连忙又啃了几口姜饼。

    刘饕摇了摇头,继续带着少女往前走。

    还没走几步呢,迎面便撞上一人。那人似乎是直奔自己而来的,头上戴着鼠灰色的狼皮帽子,表情看着,

    和此时天上的颜色差不多。

    刘饕站稳了脚步,定睛看向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他仔细看了几眼,忽然露出微笑,两掌一拍,音调甚高地喊了一句:

    “哎哟这不是董老板吗,”

    “真是巧了不是。”

    男子的声音叫周围的路人都纷纷侧目,搞得本想先开口说话的董杭一愣,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和刘饕的一对比,愈发的难看了。

    白锦儿瞧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眼里满是好奇的目光。

    “咳咳,”

    察觉到那小姑娘看向自己,董杭愈发的哑口无言了。他干咳嗽半天,才挤出一丝笑容,对着面前的刘饕说道:

    “原来是刘郎君,”

    “几时来了,怎么也不去敝店坐一坐,”

    “这位小娘子是?”

    他当然知道白锦儿是谁。毕竟当初,就是他叫刘饕去的她店里。万万没想到这厮不仅屁没有调查出来,竟然还带着她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东市?!

    什么意思?

    难道果如自己担心的那样,

    这小姑娘,终于是要来东市了?

    “哦她啊,”

    “她就是我从前和你说过的,那位在西市名声响亮的,白家食肆的小老板啦。”

    “听说她今年又得了陈公府中的丹若庖君,小小年纪很不得了吧,”

    “哈哈哈哈哈——”

    听着刘饕的笑声董杭恨得牙根痒痒。可他还是做出才听见这个消息的模样,对着白锦儿点了点头,

    “没想到小娘子豆蔻年华,竟然已经有这等本事了,”

    “实在是叫我等汗颜。”

    “哪里哪里,公说笑了,”

    白锦儿看着刘饕只顾着笑,也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好笑的东西。她拽了拽刘饕的衣角,

    “老叔,这位公是?”

    “你看我这记性,又忘记先给你引荐了,”

    刘饕眼睛弯弯地看向董杭,那眼神似是而非,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收敛的趋势,

    “这位可是此地大名鼎鼎的玉筵楼的老板,董杭董老板。”

    “这玉筵楼,在某些地方和你那儿还颇为相像,怎么说呢,”

    “你们两家啊,就像是东市西市,”

    “相衬的倒影一般。”

    说完,刘饕又极开心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