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小炒 第一百四十八章 该来的还是来了
作者:光含翡翠容的小说      更新:2020-03-29
    孟如玥未带一人,独自进了竹林。

    和那些无头苍蝇似乱转的奴仆们不同,孟如玥似乎一早就明确了自己的目的地。只见她拨开挡在面前的竹叶,一路在竹林里穿梭着,竹叶和她的衣裙摩擦,发出簌簌的声音。

    不会儿的功夫,就可以从逐渐稀疏的竹间,看到外面的景色了。

    那是孟府桥上凉亭。

    仲春的风称不上料峭,却也寒人——更不要说建在水上的凉亭,带着堪堪解冻水汽的风拂过,就是藏在竹林里的孟如玥也紧了紧身上的皮裘。

    只是,她始终没有出竹林,而是扶着一根翠竹,遥望着外边,凉亭的方向。

    那里站着两个人。

    一男一女。

    这两人是谁,孟如玥都知道。他们站在凉亭上,中间隔着一臂的距离,凝视着彼此,都没有说话。

    孟如玥皱了皱眉,手上的帕子不经意拧紧。

    忽然,男人说话了。距离隔的远,男人唇齿动的幅度又小,故而她并不能听见,或是看见他在说什么。

    只知道男人说完之后,站在他对面的少女着急了。少女迈出一步想去拉男人的袖子,男人却及时地往后闪了几步,躲开了少女的动作。

    孟如玥跟着迈出的脚步,也缓缓收了回来。

    男人又说了几句话,便头也不回地转身,径直走下了桥;大步流星的,竟然让向来看着稳重自持的他,衣角翻飞。

    少女没有追着去,只是默默地站在桥上,瞧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孟如玥眨了眨眼睛,柳眉微蹙。

    半晌之后,她从竹林里走出,悄步从其他地方离开了。

    ......

    转眼就到了二月二十七日。

    “阿翁!我东西收好了!”

    白锦儿把重重的包袱一甩,轻松的就背到了背上——奇怪,她总觉得自己的力气是越来越大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阿翁!”

    随着“哗啦哗啦”的开门声响起,白老头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今天的他换了身极干净的新衣服,头发也不像平常那样乱糟糟的,梳的十分整齐。

    老人从台子上走下来,面无表情地走到白锦儿面前。

    “可以走了吗?”

    “走了。”

    “嘱咐你带的礼可带了?”

    “带了。”

    白老头点点头,径直向前打开了门。

    出了梨花巷,爷孙俩一前一后地走在清云坊内,没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出了清云坊。

    路上白老头一直没说话,白锦儿偷眼看着自己的阿翁好像不太想聊天的样子,也就不自讨没趣了,就一路上东张西望,瞧着锦官城笔直的大道。

    “哟白小娘子白翁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偶尔遇到熟人,不等白老头开口回答,白锦儿就笑眯眯地答了。

    看着白锦儿眉笑颜开的侧颜,白老头心中包袱只觉得愈发沉重了起来。

    爷孙俩出了城门的时候,正看见在门口等着他们的张屠户。

    “师父!”

    白锦儿对着张屠户用力地挥了挥手;看见元气十足的白锦儿,原本表情也不怎么开心的张屠户,顿时露出了笑容。

    “丫头你也来啦。”

    “白翁。”

    “等会儿了?”

    “没,也是刚到。”

    白老头和张屠户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心情都没有那么应当的开心。

    只有白锦儿,脸上依旧挂着自己的两个酒窝。

    “你呀,总是这么开心,”

    张屠户伸出手,揉了揉白锦儿的脑袋。

    “师父不开心吗?”

    白锦儿心里也不禁叹了口气,可脸上的笑容却是没变,

    “明天小五出嫁了,是小五的大日子呀。”

    “你说得对,”听了白锦儿的话,张屠户苦笑。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

    “明天家里从白天开宴席待客,等到黄昏新郎来喊门之后,我们就送着她出去了。”

    “可能从日出后就要劳烦你们一直准备了。”

    “和我们说这客气话做什么?”

    白老头撇撇嘴,

    “收了你的钱自然要帮你把事做好的,咱们这是生意。”

    “又不是来帮忙的。”

    “是是是白翁说的对,”

    听着白老头的话,张屠户笑说。

    “走吧咱们回家,你们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开口。”

    “嗯。”

    一路上张屠户和白老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三人很快就来到了张屠户的家。白锦儿熟悉的门户此时挂上了大红的灯笼,就连堆在门前的柴垛上,都贴着囍字。

    张屠户引着白老头和白锦儿进门去,还未进院子呢,就听见紧闭的房门里传来少女和妇人的争吵声:

    “你不要胡闹了!”

    “什么叫胡闹?!你女儿我这辈子就嫁这么一次!你就用这样的东西糊弄我!”

    “我的聘礼呢!打开我要用里面的东西!”

    “你!你这个死孩子!”

    白老头和白锦儿的脚步不禁慢了下来,张屠户自然也听见了,粗犷的眉头扭成一团。

    “怎么回事儿!”

    他几步来到房门前,沙包大的拳头“咚咚咚”地锤在了门板上。

    屋里的声音消失了。随后门打开,张屠户的娘子从里面走出来,眼眶有些微微的有些泛红。瞧见不远处的白老头和白锦儿,张娘子一愣,随即手袖胡乱地擦了擦眼角,挤出一丝笑容,对着他们两人说道:

    “白翁丫头你们来了,”

    “明日麻烦了,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说。”

    “谢谢师娘。”

    张娘子摆着手,快步走进了另外一间屋子。

    张屠户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他看了看自己娘子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大开的房门,轻轻吸了口气,还是迈步走了进去。

    白老头是打算让张屠户父女俩自己解决这个事情的,所以就直接想往厨房走的。可明显白锦儿不是这么想的,她站在原地琢磨了一会儿,还是往张屠户进的屋子方向走去了。

    “喂狗丫头!”

    把白老头的呼唤抛在脑后,白锦儿来到门前。

    “你到底想怎么着?”

    屋里,父亲的声音低沉。

    “我只想要我应得的。”

    女儿的声音因对父亲的畏惧而微微颤抖,却依旧倔强。

    “现在给你的这些,还不够吗?”

    “从小到大给你的,还不够吗?”

    “阿爷......”

    “不要说了!”

    父亲说话,就像是一头发怒的老狮子。

    “聘礼我是不会开的,只有这些,你爱戴不戴,”

    “不戴,你就素着脸出去!”

    说完,张屠户扭身就要往屋外走。看见站在门口的白锦儿时,张屠户一愣,随即黢黑的脸有些臊红。

    “师父,我能和小五说几句话吗?”

    没有再让张屠户更尴尬,白锦儿连忙开口。

    “去吧,去吧。”

    张屠户挥了挥手,带着淡淡的失望,从屋内走出。

    只剩下白锦儿和坐在镜子前的张芸豆,

    彼此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