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药水
作者:顾轻舟的小说      更新:2019-04-08
    顾轻舟和司慕的精神紧绷了起来,他们知道好戏开演了。宾客们也跳累了,喝得微醺。快要散场的时候,副官急匆匆进来,在司慕耳边低语。司慕神色骤变。“所有军政府的人员,请立马跟我来会议厅,有大事商量!”司慕严肃道。他说罢,转身往后院的会议厅去。顾轻舟也跟着去了。临走时,顾轻舟对颜太太道:“姆妈,若是有人要走,帮我送送客人。”颜太太一头雾水,就看到顾轻舟快步跟着司慕去了。在场的男人,在军政府任职的,不管官位高低,全部随着司慕两口子去了后头的会议厅。雨声渐渐停歇。花厅的钢琴声变得柔和,却没有停止,大概一直要演奏到宾客全部离开。一共十三名军政府的高层将领,围坐在二楼的会议厅。有好几人已经半醉,坐下就身不由己打瞌睡。副官们站在门口。除了督军府的副官,还有诸位将领的亲卫,把走廊和门口围满。“诸位,我丢了一样很要紧的文件,今天没有查到之前,谁也不能离开!”司慕脸色肃然,近乎铁青。顾轻舟坐在次座,紧挨着颜新侬。在场的十几名高层,居然没人说半句不妥,好似顾轻舟在场旁听军事会议是理所当然的。司慕眸光一闪,顿时就明白:通过聂芸那件事,顾轻舟在军中的威望比他高!司慕站着,身材高大挺拔,声音也有力,几乎楼下都能听到。他知道现在坐在花厅里的,肯定有人在偷听。“什么文件?”有人问。司慕沉吟。“是绝密文件!”司慕沉默片刻之后,回答道。众人面面相觑。李明安最桀骜不驯,他从未将司慕放在眼里,闻言不阴不阳道:“少帅,你丢了绝密文件,应该被枪毙,难道还要我们帮你找?”气氛顿时有些诡异。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住唇边的笑。有人喝醉了,情绪控制不住,就笑出声。司慕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顾轻舟就施施然站起身。“诸位将军,这里是我的宴会,不是军营!我丢了东西,就是小偷的错,而非我没有锁紧门窗!”顾轻舟温柔中又有几分凛冽。屋子里安静下来。众将领不再刻薄司慕了。的确,被偷了东西,责任在小偷,怪主人家没有藏好的,是挑事。“那要如何?”有人问,“若是搜身的话,就赶紧吧,快十点了,困得很!”“督军在的时候,可从来没这么羞辱过我们!”又有人不同意搜身。搜身,的确很侮辱人,真把他们当贼吗?大家七嘴八舌。司慕微沉的脸色,彻底铁青了。他早已看得出,这群将领自负军功,根本不把他这个少帅放在眼里。若是遇到了大事,他无法主持大局。这一刻,司慕前所未有的顿悟!“不,不会搜身!”顾轻舟站在司慕身边,身姿站得笔直,竟是飒爽英姿。“那要怎么办?”丢了东西,怀疑是将领们所为,却又不搜身,难道让他们自己交出来?这对年轻夫妻是要干嘛?将领们心中都有火。颜新侬一直没说话。他也看得出将领们的烦躁,以及顾轻舟和司慕的不知所谓。颜新侬就想要看看,他们两口子是要掐出什么花样来!“少帅丢的,是很重要的私人信件。对此事感兴趣的,只有军政府的高层。”顾轻舟继续道。在座的众人,又开始哗然。就连半醉的,也彻底酒醒了。“少夫人,您怀疑我们?”有人怒了。“当然,要不然干嘛让诸位坐在这里?”顾轻舟道。场面一静。这么直言不讳,还真是不怕事!“少夫人,您别冤枉了好人,寒了诸位的心!”副将周成钰淡淡道。今天若是找不到盗贼,少帅这冤枉诸位将领的事传到军中,只怕要声誉受损,以后更是举步维艰。周成钰觉得司慕在纵容自己做蠢事,他担忧看了眼司慕。司慕心中微暖。颜新侬依旧不说话。“我们自然不会,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顾轻舟道。说罢,她也看了眼司慕。场面重新得到了控制,司慕继续开口:“那份文件特别重要,我非常担心其他人偷看,故而每次翻完,都会在上面擦一点粉末。这种粉末是我从德国带回来的间谍材料,它是白色浅淡的,很细微,容易沾在人的肌肤纹理上。这种粉末是白色的,但是特殊的药水洗后,它会变成红色。今天在场的诸位,哪怕是派人去偷了文件,只要翻看过,手上都会沾这种粉末。一旦沾了,短时间很难洗掉,只能等它变干之后再透明隐去。”众人窃窃私语。这种间谍用来写密信的药水,可以隐形,他们都听说过,也见过。只是,还有相同的药粉吗?既然能制成药水,自然也能制成粉末,这很平常。诸位将领闻言,都对司慕的说辞很相信。“我的文件,副官或其他人没兴趣,除非是军政府的高层。”司慕继续道,“哪怕那个人不是自己去偷,别人偷过来他也肯定去翻阅了。所以,只要是贼,手上就会沾染这种粉末。现在,我已经叫人把药水配好,每个人面前一小碗,你们把手放进去,手上的粉末在药水的冲洗之下会变色红色,自证清白。这种药水味道奇怪了些,但是不伤及肌肤。”众人窃窃私语。这个方法倒也不错。若是不做亏心事,把手往水里一放,完事拿出来。不搜身,他们感觉就没那么糟糕。“若万一不是我们拿的,在场没有凶手的话,少帅预备如何?”李明安又发难了。司慕道:“那我向诸位谢罪。我拿出自己的钱,补偿诸位一年的军饷!”这些都是高官。他们的军饷很丰厚。一年的军饷,是非常大的一笔钱。没人不爱财!既然司慕如此说了,没叫人搜他们的身,也没叫人搜他们的家属,就是把手往司慕配好的药水里一放,就可能拿到一大笔钱,此事划算。“若到时候少帅反悔呢?”李明安仍是不放过司慕。颜新侬这时候站起来,笑道:“我来给少帅做个担保吧!若是少帅诬陷了诸位,他又不肯出钱的话,我立马会打电话给督军,让督军出这笔钱!”众人颔首。“那就开始吧!”颜新侬看了眼司慕,也略微颔首。司慕冲门口的副官道:“去端上来!”很快,司慕的亲信副官,就端了十三大碗清水,泛出一种淡淡的诡异药味,放在诸位将领的面前。每个人一碗。碗的旁边,还放了条雪白的毛巾,给众人擦手。包括司慕。司慕的面前也放了一碗药水。“这是药水,能让你们手上的粉末显出红色来。它与肌肤和其他东西都不发生反应,除非是沾了药粉。”司慕道。说到这里,司慕眼帘微敛。有点情绪稍纵即逝。没人捕捉到,只有顾轻舟看到了。顾轻舟则不动声色,看着司慕的表演。顿了顿,司慕继续道:“我面前也有一碗药水。文件上的药粉,是我自己撒的,所以我手上沾染了很多,我先放进去,给大家瞧瞧。”说罢,司慕的手放入碗中。药水是透明的。司慕的手伸进去,湿漉漉的再拿出来。他用旁边放着的毛巾擦干净,拿出来给众人瞧。一秒、二秒,他的手毫无反应。约莫过了六七秒,有人哎了声。大家望过去,就见司慕的手指到掌心,开始发红。红得很明显!“果然!”有人道,“德国的科技真是很神奇!”那红色很明显,半晌也不退去。真正做贼的人,到了这时候,差不多就心慌了吧?司慕扫了眼。在座的将领,脸色各异,却没有看到司慕预想中的神情。“这药水不错。”颜新侬先开口了,“既然如此有效,那我们就试试吧,让少帅安心,我们自己也安心!”“正是正是,省得相互猜疑!”“这东西,以后我们建情报机关,也能用上,少帅你可有门路去买?”“这话以后再提。”司慕道,“眼前的事先办了要紧。”清了清嗓子,司慕的声音更高,“诸位,请把两只手都放入面前的药水里,停顿三秒钟,再用毛巾擦得半干。”众人点点头。就在他们要放的时候,倏然头顶的灯灭了。黑暗一下子就笼罩了屋子。每个人都一愣。顾轻舟这时候开口了:“今天下雨,电箱的保险盒坏了,之前就停了一次。”她又喊了副官:“王副官,去拿了汽灯进来。诸位稍等,立马就派人去修。”王副官应是。一面派人去修电闸,一面派人去拿汽灯。汽灯的光也挺亮的。“好了,大家继续放啊!”司慕道。其实,司慕之前还担心这个计划出现纰漏,怕到时候被他们反将一军。直到电停了,司慕才肯定,自己和顾轻舟的计划万无一失。他暗中松了口气。在这个瞬间,司慕很想握住顾轻舟的手。一切,全部都在顾轻舟的算计里,每一步都没有差错。内鬼自以为聪明,却正在按照顾轻舟的计划,步入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