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贵家的小娇女 第九十四章 争吵
作者:彦泽的小说      更新:2020-03-26
    按照叶家规矩没分家前,都从公中领月钱,而男子自己的俸禄则算作私产,自己保管使用,媳妇们的嫁妆也是私产,当然若媳妇愿意给丈夫去花,谁也说不了什么。当然,这个月钱仅限于叶家儿女和明媒正娶娶进门的媳妇,以及底下的仆俾,至于男子屋子里的妾室,自然是由男子自己花钱养着。姜玫刚听说这规矩时还有些惊讶,倒是叶洵一副理所当然道:“连人都养不起,有什么资格纳妾。”

    男子年长些之后,自然免不了读书交友的应酬,因此像叶洵一般的叶家公子,每月的月钱有百两之多,另外再有些私产,又不用操心吃用,手头的银子足足够花了。女子的月钱少些,但未出嫁的姑娘花钱不多,像姜玫一样的媳妇,自有嫁妆可以花用,府里给的月钱反倒基本用不上。

    只是,叶伟那边却有些不同。叶伟也在读书,只在读书上没多少天分,所以几年前就开始接触叶家的产业,那些产业虽不是叶伟的私产,但他管着事,自然会多给他一份红利,加上顾氏给的体己,叶伟怎么着也谈不上穷。可问题在于,叶伟红颜知己多啊,且不说府里院子里住着的过了明路的妾室,外头还有不少,每月单单赏给这些人的,就不止一点银子,至于章氏的嫁妆银子,且不说她最看不惯叶伟那些妾室,更何况章家没落了,章氏本来就没多少嫁妆。

    章氏一直觉得嫁给叶伟委屈了自己,偏偏叶伟满院子的妾室每月还伸着手拿月钱,看着叶伟手头的钱一个个落入那些小狐狸精手里,章氏怄的够呛,好容易今年有了孕,忙不迭的就那这个做借口,将叶伟的月银拿到了手中。这事顾氏也知道,虽想着章氏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到底念着还没出世的孙子,没说什么,想着百十两银子对叶伟也算不得什么,就依了她的意思。

    刘氏看着阿贵讪讪地离开,忍不住摇摇头,夫妻本一体,妻子保管丈夫的月钱也不算什么,可你们先自己将想法理顺了再说啊,没得在外头丢人。见姜玫随手一拿,就拿出了账本,刘氏心道姜玫果然是聪慧了,便夸了一句。

    姜玫只是记性好,看过的东西,短时间内都能记得,何况这账本前两日才整理好,被刘氏夸赞,姜玫倒是有些不好意思,道:“儿媳只是记性好些,刚好记得罢了。”

    刘氏点点头,心道姜玫资质是好的,至于其他的,慢慢学就好了,这样想着,看了眼桌上的账本,刘氏叹了口气,道:“今日的事办得差不多了,只年前,还需将今年的账本都整理好!”

    安国公府家大业大,除了国公府的账本,还有国公府名下的铺子、庄子上送来的账本,到年底了,总要全部查验一回。姜玫心道,谁说女子比男子清闲,要做好一个大家主母,可不比做个官清闲呢!

    姜玫跟着刘氏看了一早上的账本,正要回杏园去,外头章氏的丫鬟匆匆赶来,道:“大夫人、三奶奶,你们快去看看吧,二爷跟二奶奶吵起来了,二奶奶还怀着身孕呢!”

    姜玫闻言便想到了月钱的事,难不成,叶伟没讨到月钱,还真跑去跟章氏对质了吗?叶伟的月钱虽说不少,但对一个管着家事的公子爷来说,也实在不算多,怎么还真要同妻子掰扯一番吗?

    刘氏也是皱眉,这事本应找二夫人顾氏才是,只是顾氏今日一早就出了门,想到章氏还怀着身孕,到底摇摇头,道:“三郎媳妇,你同我走一趟吧!”

    姜玫自然点头同刘氏一道往梨园去,才出门,就发现下雪了,小丫鬟连忙撑了伞,这样一来,走到梨园已经差不多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来喊人的丫鬟引着刘氏和姜玫往里走,进了院门没听见吵闹声,姜玫还道两人已经吵过了,谁料才走进院子,便是一阵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

    跟姜玫第一回来时一样,西跨院里的妾室们不敢冒头,却都好奇地伸着脖子往这边看,这回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只见刘氏轻飘飘看去,人都缩了回去。姜玫跟着刘氏往里走,一进门就瞧见章氏被大丫鬟扶着,颤巍巍的拿手指着叶伟,而叶伟抓着桌上的杯盏,压根不怕章氏,用力一摔,就是一堆锋利的瓷片。

    “住手!”刘氏见两人瞪得乌眼鸡一般,只觉得头痛,“你们都是要当爹娘的人了,这般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叶伟并不怕刘氏,只是被刘氏沉声喝止,他也回过神来了。原本章氏拿了他的月钱,他跑去跟刘氏讨,便十分丢人了,如今闹成这样,越发觉得刘氏和姜玫都是来看笑话的。看了眼地上的大小瓷片,叶伟一面恼自己气糊涂了,一面越发厌烦章氏,哪个名门世家的媳妇会把持着丈夫的月钱,将丈夫的银袋子都捏在手里,那是小门小户的做派!

    叶伟跟章氏成婚一年多,平日叶伟风流、章氏阴郁,两人关系谈不上好,但大打出手还是头一回。刘氏看了眼章氏已经显怀的身子,越发恨铁不成钢,正要说话,叶伟随便对她拱拱手,竟直接出了门。

    若是自家孩子,刘氏非得赏他几棍子才是,偏偏隔了房的侄子,刘氏不好说重话。才回头看章氏,想问问话,章氏哇一声,竟直接扑到桌子上大哭起来,口中还不住絮叨,都说她持家如何不易,叶伟半点不体谅她怀孕的辛苦,还只顾将银子往小妖精手里散。

    这下,刘氏追问的话也说不出口了,没酿成悲剧就算了,刘氏安抚了章氏几句,无非就是孩子要紧,旁的都在其次。见小丫鬟将地上收拾了,吩咐人请大夫来看看,别孩子在除了问题,便领着姜玫走了。

    刘氏只得两子一女,偏偏叶辙早逝、叶晴又病着,自小就不用多操心的叶洵就这么自己好端端的长到那么大。刘氏看着叶洵健康又聪慧,心中欣慰的同时,也多少觉得亏欠了叶洵,因此,叶洵有时犯倔,她也都是温和的劝解,如今叶洵娶了妻,夫妻和顺,刘氏还是忍不住提点姜玫,道:“三郎媳妇,你要记着,一家子过日子,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有不顺心的,总要好好说,吵架总是伤感情的。”

    姜玫知道,刘氏是被叶伟和章氏的是触动了,姜玫跟叶洵成婚还不到半年,两人又都不是爱掐尖的,但生活在一起,也难免有磕磕碰碰,只叶洵待她温柔,一向包容她。听着刘氏的话,姜玫乖乖地点头,两个人的生活总不能只要叶洵包容她,她也会包容他、爱护他。

    姜玫回到杏园,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听了个明白。姜玫出嫁之前,就听过叶伟的大名,虽有夸张的成分,但大体都是真的。叶伟是个花心多情的,外头的红颜知己也好,府里的妾室丫鬟也好,都一视同仁的给月钱养着,因为这个缘故,哪怕手头有几个国公府的产业,又有母亲补贴的私产,叶伟手头的银子也一直不够花。

    章氏的娘家一向标榜书香世家,可名臣大儒那都是祖先了,到她这一代,也就是先辈们手抄的书稿能算得上珍宝。在有底蕴的世家看来,祖上传下来的书籍宝物可比金银财宝值钱多了,所以姜玫出嫁时,姜励也好,林江也好,都特意挑了不少书籍古物,给姜玫做嫁妆。章家如今落魄了,金银珠宝拿不出什么来,将许多手抄的书籍给了章氏陪嫁,也不算简薄了。

    话虽如此,旁人眼中看是无价之宝,可作为章氏本人,却很难领这份情,书籍是珍贵,可丈夫不是个上进的,书籍于他没什么用处。那些书册说是价值珍贵,可她又不能将书册拿去换钱,说得再是清贵,于生活之吃穿用度实在没什么用处。章氏过得拮据,叶伟不说体谅,却日日拿着银子去哄着那些妾室,看在眼里的章氏早就不满了,这才寻了机会将叶伟的月银拿在手中。

    章氏拿到了月银,一百两银子在姜玫看来不多,可在章氏看来,足够做许多事,恰好到了腊月,府上的人情往来虽是公中来出,可总要打些金银锞子,因此,章氏拿了银子,直接让人拿去打了些金银锞子。谁料金银锞子还没拿回来呢,叶伟就先上来兴师问罪了,章氏也不是好性儿的,两人争吵起来,到底顾忌这章氏有孕,章氏没敢乱来,叶伟也只是砸了些东西。

    姜玫听小丫鬟解说了一回,有些疑惑,道:“二哥月银的事,是在母亲那里过了明路的,今日跑去问就罢了,回头还去找二嫂兴师问罪,莫非还真全忘了不成?”

    叶洵正捧着一个苹果,手里拿着把小刻刀,似乎在琢磨着雕刻什么,闻言随口接道:“这还用问,去问母亲一回,若是母亲忘了这回事,能多得一份月银,就算母亲记得,也不过丢一回人,母亲从来不爱说是非,不会为这出去宣扬。至于去问二嫂要,那更不奇怪了,他答应将月银给二嫂,不过是口头一说罢了,再说,那时不是说了吗?他若需要就去同二嫂支银子,想必是二嫂不肯给,这才吵起来了。”

    叶洵对这个堂兄算是十分了解的,毕竟曾经他们一同吃住、一同读书,到他们渐渐大了,性格各有不同,才渐渐疏远了。

    姜玫听着,就有些奇怪,道:“我记得,二哥打理的铺子,会给二哥一部分的红利,加上二婶还有庄子和铺子给了二哥,二哥怎么也不至于这样缺钱吧!”

    “娘子,你知道养一个女人要花多少钱吗?”叶洵研究了半晌,实在找不到下手的地方,索性拿着刻刀削皮,“吃穿用度要钱,胭脂水粉要钱,甚至给她添个丫鬟也得银子,而二哥呢,养着好些个呢!”

    “那我呢?”姜玫听叶洵这话微微挑眉,这是嫌她花钱的意思?

    叶洵手脚麻利,虽然手头是一把不太顺手的刻刀,也飞快地把一个苹果削了出来,分了一半给姜玫,道:“娘子与她们怎么同,便是花再多的银子,我也心甘情愿!”

    姜玫一面斜眼叶洵,一面接了苹果过来,咬了一口,道:“这苹果与先前送来的似乎不大一样,好像更甜脆些!”

    叶洵见姜玫没再提那个话题,自己也抱着苹果开始啃,闻言道:“这是鲁地的苹果,陆师兄回京过年,他一向是个清官,手头没什么银子,所以带了一大车苹果来,便当做手礼送人了。不过,这些苹果果真更甜脆些。”

    姜玫知道叶洵的老师,已经是古稀的年纪,还总要带着弟子四处游学,虽是十分有名望的大儒,可要跟着他学习,除了天资聪慧之外,还得吃得了苦。徐老先生德高望重,又有经世之才,当今圣上曾想请他做太子的老师,被徐老先生以年高体弱辞了,可今上敬重徐老先生品德和才能,时常请徐老先生进宫请教,叶洵能拜在徐老先生门下不知多少人羡慕。

    因为这个缘故,姜玫虽没见过叶洵这个师兄,但听他说起,便知是德行极好的,只是穷到千里迢迢送苹果做手礼,这位师兄过得也是真苦。

    叶洵与陆青虽相差十来岁,但陆青外放做官之前,两人就十分投契,陆青回京过年,还送了礼物,礼尚往来,叶洵自也要拜访还礼才是。考虑到师兄一向不喜勋贵世家的繁文缛节,叶洵索性带了姜玫上门去拜访。

    陆家也是京城人士,只是家境普通,陆青的父亲在锦都府做了个书吏,母亲是小商户出身,家境虽不至贫寒,但也没什么余钱,在南门附近有一处宅子,开了个小店补贴家用。姜玫与叶洵一道往陆家做客,陆青夫妇迎到门前,又是一番问候,才都坐下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