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杀戮开始
作者:今天吃鱼的小说      更新:2020-02-21
    从德尔到洛夫赛的路上,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的事情。

    洛夫赛是一个勉强算的上小城的地方,这里偏远又贫穷,大家大多是靠着体力劳动来赚取报酬,自己的老母亲就在这个贫瘠的土地上扎根了几十年之久。

    他们兄弟两人从未见过自己的生父,他们的母亲也从来不主动和他们主动讲述曾经关于父亲的过往,就仿佛自己的父亲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安格尔靠着窗户,看着窗外的风景从绿色的原野慢慢过渡变幻成为大片的麦田,想来距离洛夫赛已经不远了,只要走过这片麦田,下车便好,洛夫赛只是这趟火车路过的一个小站台而已,若不是洛夫赛已经靠近南海岸重镇隆尔,这里甚至连站台也不会有。

    安格尔把提箱从火车上的置物仓上拿了下来,放到一旁没人坐的空位上。

    他看着窗外的麦田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稀疏,到现在只在偶尔才能可以看见一个老旧的稻草人矗立在荒芜的麦田,他知道这里已经极为接近大海了,碱性很大的土地是很难种的出农田,可惜当地人还是喜欢尝试怎么样在盐碱地种出大麦。

    很快,火车的速度开始放缓,安格尔坐的地方距离火车出口稍微远了些,他便提着箱子走到里近些出口的地方等待车门开启,周围的人依旧静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们连头也没有抬起一下。

    “这鬼地方除了我,有人愿意来才怪。”安格尔提着箱子,离开了火车,眼前的镇子比他离开时还要更加破旧不堪,风吹动干草在没人的街上乱滚,街上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老人,贫穷和落后就是眼前景象的写照。

    他已经几年没有回来了,一心为了事业打拼到现在的安格尔,到如今姑且也算是衣锦还乡。

    循着记忆,安格尔沿着一条布满石子的土路上径直往位于洛夫塞野郊的家里走,他在来之前并没有给自己母亲打招呼,还记得上次母亲和他通电话的时候,对方连续不断的咳嗽和虚弱的声音已经暴露了母亲身体羸弱不堪的事实,可惜当时自己的注意全部都集中在名利和财富地位上,并没有过多在意,事到如今他重回家乡,安格尔竟是有一丝紧张感和愧疚感。

    老家的茅屋已然近在眼前,当时他也想过给母亲汇款叫她重新盖一座房子,可惜不管他怎么劝说,母亲就是不愿意放弃这座老屋,后来他便只得作罢,也只是叮嘱了她买些好药,然后静心养病,不知道她的身体现在是不是好了些。

    安格尔走得近了,推开虚掩着的篱笆门,印象里干净的篱笆上,生长着的常青藤异常茂盛,可如今院子里的植物都和这幢茅屋一样,枯萎破败,安格尔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安。

    “妈?我回来了!你在吗?”

    安格尔一边呼唤自己的母亲,一边靠近眼前的的屋子,屋子里光线很暗,有股淡淡的臭味弥漫在屋子里面,自己的母亲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安格尔心下一惊,快步走了过去。

    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眼睛已经浑浊不清,她身上的衣服似乎很久都没有换过了,不知道这三年发生了什么,自己记忆里干练的母亲居然瘦削成这般模样。

    前前后后母亲写的信件他也收到了几十封,几乎每封信上面她都写着自己身体好转,一切没问题的字样,意思也基本大同小异,全是一些嘱咐自己照顾好身体,努力工作之类的话语。

    安格尔张了张嘴,他突然觉的自己有很多话想对母亲说,他握着母亲的手,可最终也没能说出什么。

    “你回来了,是安格尔吧。”

    母亲感受到自己被握住的手,笑了起来,就算她已经看不见了,可多年以来相处的直觉还是告诉她来的人是谁。

    “是的妈妈。”

    安格尔觉得自己应该要哭,然而他的内心却是一片苍白,悲痛和莫名其妙的平静夹杂在一起的复杂感情让安格尔有些无所适从。

    “孩子,我快要...咳咳!不行了。”

    安格尔的母亲双目无神地看着头上的天花板,有气无力地说道,接着她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掌,指着她印象里橱柜的方向。

    “安格尔,你去打开橱柜,里面...咳咳!有个东西,是你父亲打算交给你的。”

    安格尔依言在橱柜里找到了一个弹珠大小的黑色圆柱,在这颗珠子上,有种和他极为相似的魂力覆盖在表面,安格尔不由得大惊,从来没见母亲提起过父亲居然给自己留了这样的东西?

    他按耐住好奇,将珠子交给自己的母亲。

    老人没有接过安格尔拿过来的东西,她浑浊的眼里似乎有了些许光彩。

    “你和你的父亲,真像啊......”她伸出一只手,像是想抓住什么似的。

    “你终于来接我了啊,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啊。”

    她的眼角两行浊泪涌出,手终究是无力地垂落到一旁。

    安格尔沉默不语,过了良久,他轻轻为母亲拂去脸上的泪痕。

    母亲的葬礼很简单,小镇上唯一的牧师为她做完祷告之后,安格尔把她安葬在了洛夫赛公立墓地一处植被旺盛的坟廓里。

    “希望你们两个能在那边相会。”

    劳作了一生的母亲终于可以安心休息了。

    之后安格尔回到了自己母亲曾经存在过的茅屋,他打算在这里住一晚,静静等待着凌晨的到来。

    安格尔端坐在床上,母亲的余温尚未消散,远处有细微的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一丝声音,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太阳从天上正中的位置不断西移,安格尔细细回忆起曾经在个茅屋中度过的时光,泪滴慢慢挤出眼眶......

    叮!距离荒梦海开启时间还有十分钟,请做好准备!

    叮!距离荒梦海开启时间还有五分钟,请做好准备!

    叮!距离荒梦海开启时间还有10秒钟,请做好准备!

    安格尔猛地睁开眼睛,与此同时,其他各个守望者分部以及异化者联盟那边的传送也一同开启。

    叮!大型世界——神葬2,开启,请选择你的阵营。

    a.漆黑守望者阵营,协助主角完成一阶段主线任务,确保主角顺利晋级

    b.异化者及其漆黑之手阵营,尽可能杀死敌对阵营成员

    “两个分别有什么好处和区别?”

    安格尔此刻正站在一处如同电影放映厅的地方,在他的面前有一块很大的屏幕,上面正是被定格的周霖世界。

    叮!选择a,主角晋级越顺利,完成度越高,奖励越多,击杀异化者及其漆黑之手成员,可获得积分,积分累积到一定额度可以解锁荒梦海可选人物身份。

    选择b,杀死漆黑守望者成员越多,奖励越多,无其他奖励。

    “这不是摆明叫我选a,选b如果杀不死对方,那就什么也捞不到,再说了,那可是主角啊,a吧,交给你了。”

    安格尔伸了个懒腰,他已经从母亲去世的悲哀里恢复过来,他知道人总得向前看。

    叮!请求收到,阵营选择已锁定。

    在他眼前一阵花里胡哨地变幻之后,他出现在了周霖的世界。

    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穿越之后,他的脑子里被强行塞入了一堆记忆和设定。

    他名叫郭强,是位于卡司市的一名剑馆剑术总教练。

    在安格尔的记忆里,郭强是一个无牵无挂的人,他不知道自己的家庭是怎样的,据收养他的人说,他们是在一个雪夜的纸盒捡到他的。

    在他长大之后,收养他的人家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被牵连进狱,在进入监狱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音信了。

    在郭强去探望的时候,监狱长不许任何人探望,他们这一分离就是十年,十年后他才得到他的养父养母监狱去世的消息。

    之后他一直想办法弄清楚养父养母去世的真正原因,可是却一直徒劳无功,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放弃。

    郭强善用一种樱国的长条大刀,他的养父是一名剑道馆教习,因此从小郭强就被训练樱国剑道,与普通剑道馆教授的不同,养父不知道为何交给他的是纯正的杀人术。

    养父没有选择送他读书,因而他空有一身剑道本领而已,除了和他养父一样成为教习,没有其他路子可走。

    他曾经去了很多剑馆应聘教头,可惜别人都觉得他的杀伐之气太重,都不肯收留他,最终只有皇玄看中郭强的天赋异禀,兜兜转转他最后来到这里扎根。

    这便是郭强的记忆。

    安格尔长舒一口气,看似复杂冗长的记忆实际上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就被安格尔牢牢记住了,毕竟自己就是郭强,在接收完记忆之后,魂种的提示也随之而来。

    叮!守望者三人均已加入此世界,会随着时间自动见面,其中两人在剑馆,另一人在未知地点。

    叮!异化者及漆黑之手成员人数若干,请尽量跟随在主角身边,目标人物很快就会出现。

    叮!原宿主所有能力均被封锁,可花30点积分解锁一项任意能力。

    安格尔无语地感受着身体羸弱的感觉,又是同样的套路,他再看看自己穿越的这幅身体拥有的能力。

    基础剑术lvmax:数十载的剑术浸淫让你的剑术炉火纯青,寻常人不是你的对手。

    强壮:长时间的锻炼让你的体格出众(出手速度+20%,出手力度+20%)

    “魂种,我现在有90积分对吧!”

    叮!积分余额90,现在可以兑换的能力有,地龙血脉(17%),伴生魂器萨纳多,瞄准max,格尼特枪斗术·改,识破lv2,再生lv2+愈合lv1.

    “那其他人的能力封印情况呢?”

    叮!世界进入二阶段,所有人能力均被封印,只留下当前世界固有能力,不排除后天在本世界学习到的能力。

    “那么,狩猎开始了!”安格尔的眼神变得狂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