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练与战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3-28
    “看来,你那个皇帝兄台还真的把你当成兄弟了。”白芷骑在白马上,狭促地笑着向高鸣说道。

    “有点意外哈。”高鸣坐在栗色的马上,傻了吧唧地挠了挠头:“他,可能只是随便客气客气。”

    白芷说道:“客气客气用的着特意招你进宫闲聊天?你是觉得是皇帝太闲呢,还是你长得太帅啊?”

    “况且,我把你调作我的学府理事会执法队亲卫,结果他也要调你做特殊秘密侍卫,这不是和我抢人吗。”

    高鸣说道:“哎呀,小师姐,想那么多干什么,可能就是我个人长得比较帅,我那皇帝兄台一天天地面对一大群苦大仇深一样的老大臣,实在辛苦,便招我过去闲聊一下,洗洗眼睛。”

    白芷轻笑着摇头:“小师弟,你现在唯一的优点也失去了。实在是太令人痛心了,连你都没有自知之明了。照你这么说来,皇帝是因为你的容貌看上你了?那我是不是要恭喜你成为准嫔妃?”

    高鸣一脸惊恐地看着白芷:“小师姐,什么东西啊,你可别吓我啊,你在我心目中一直是很高大很洁白无瑕的。”

    白芷笑眯眯地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都说后宫佳丽三千,皇帝却只有一个皇后,一个嫔妃。更神奇的是,大皇子和二皇子都是贵妃娘娘所出。你说,陛下是不是在等待着什么?比如,像你这样的可人儿?”

    高鸣顿时后背一寒,这次是真的惊了。

    “小师姐你别这样,我会有心里阴影的!”

    “其实这倒还是件好事。”白芷忽然认真说道。

    高鸣一愣,问道:“嗯?什么好事?”

    白芷说道:“皇帝的内廷侍卫是可以随意进出各处的。虽然你是个钦定的特殊的秘密侍卫,但想来腰牌的功效也是一样的。”

    随后,白芷望向高鸣:“还记得你先前答应我的事情吗?你说要帮我查清楚一件事情的。”

    高鸣点了点头:“啊,我记得。”

    高鸣想了想,问白芷:“师姐,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实力太弱了。有没有快速提升实力的方法啊?”

    白芷说道:“你不要急,水到渠成。快速提升功力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歪魔邪道,后患无穷。”

    “不过,”白芷笑道:“功力不能快速提升,但在功力之外的实力,却有办法提升。”

    高鸣惊喜问道:“什么方法?”

    白芷说道:“方法就是一个字,练。精髓却在另一个字,战!”

    “练?战?”高鸣还在琢磨。

    “就先从骑马练起吧。”白芷一鞭子抽在高鸣的马上:“驾!”

    高鸣一惊,慌忙稳住身形:“师姐,闹市纵马可是要处斩的啊啊~”

    白芷很快从后边追上,笑道:“放心,这里不是闹市,一般这条路上都不会有人经过,专供跑马。驾!”

    两人两骑飞奔而过。

    ……

    翌

    日早上,高鸣与白芷匆匆打马而来,在京师学府门前下了马,随后白芷便匆匆离去了。昨日与皇帝商议了一些事,白芷需要尽快安排下去。

    高鸣独自一人在学府道上,想着白芷昨日所说的“练”与“战”,一时有些出神。

    听白芷那意思,是鼓励自己多打架?

    俺们可是好学生,规规矩矩地从来不打架。你说这,也不能随便逮着一个就打啊。

    高鸣挠头。请问,怎样打架才能打得理直气壮呢?

    正思虑间,忽然,只听得身后有女子问道:“高鸣大哥,快要上课了,你怎么在这儿发呆啊?”

    高鸣回头,果然是闻若柔。

    高鸣回答道:“呃,那个,忽然不知道该去上什么课了。”

    闻若柔惊讶道:“怎么会?你的课表呢?丢了吗?”

    高鸣苦笑道:“我就没有制定自己的课表。那会儿想的是,随便听听各个书苑的课,压根儿就没有规划自己的课程表。”

    闻若柔略带责备地说道:“高鸣大哥,你怎能这样!我们身为学府的学子,就应当好好学习,你怎能如此随性?有多少人想进入学府而不可得,我们当珍惜眼下才是啊。”

    高鸣正要答话,忽然,有一男子走上前来,插话道:“敢情这位就是免考进入学府的高才高鸣吧。”

    这话说得像是赞扬高鸣,但结合其讥讽的表情与阴阳怪气的语气,讽刺之意毫无遮掩。

    高鸣转头看去,这才发现,闻若柔身后竟然跟了好几个男学子,看其装束全都是礼苑的学子。

    学府中虽说只有半天的课程,但时间安排得非常紧张。除了特别勤快习惯早起的学生,一般学子都是早晨一睁眼就得急急忙忙收拾出门,甚至带着课本一路小跑去上课。

    而这几个,竟然不约而同地聚在一起,跟在闻若柔身后。

    虽说当今风气不是那般保守,但也不会特别开放,男女学子的公舍相隔甚远。若说他们是说好早上一起走的,闻若柔何必与一群男同窗大老远相约一起去学斋?若说是路上偶然遇上的,那概率也忒低了。

    高鸣就这么打眼一看,心中暗喜。

    真是瞌睡了就送枕头啊。想打架的事儿,架就送上门来了。

    “若柔师妹,这种人,你何必与他多言。他哪里知道考京师学府的不易,又哪里知道珍惜学府的机会?”

    说话之人一身礼苑的制服工工整整,同样的制服,竟然让他穿出了高人一等的味道。腰间挂着玉佩,手上握着折扇,头上戴着一顶帽子,帽子正中央额间镶嵌着一颗碧绿的翡翠。看起来像是哪位大富人家的公子,只是那一脸的趾高气扬,却演绎出一股子暴发户的味道。

    闻若柔冷淡地说道:“江师兄,我也觉得考上京师学府确实简单。不过,对那些无才学的庸俗之辈,也确实是千难万难。马上就要上课了,师兄还不赶紧去学斋上课,珍惜眼下的机会?”

    这一顿夹枪带棒,那人顿时神色尴尬,支吾起来:“那个,还有一些时间,不急,不急……”

    另一人走上前来,却先向高鸣作礼:“高鸣师兄,师弟戚宏才,见过师兄。”

    此人一身制服十分利索,干净整洁,脊背笔直,气度不凡。却同时又眼神温和,一脸谦逊。

    高鸣上下打量了那戚宏才一眼,笑吟吟地抱拳为礼:“戚师兄,好说好说。”

    这模样显得有些轻浮了,那戚宏才却丝毫不生气,反而恭敬地说道:“久闻高鸣师兄大名,今日得见,幸会幸会。”

    高鸣也变得恭敬起来,略开玩笑地说道:“这位师兄莫不是在取笑我?”

    此话看似是开戚宏才的玩笑,却其实是高鸣自嘲。

    那戚宏才连忙道:“不敢不敢。”

    高鸣说道:“快要上课了,戚师兄快快上课去吧,莫要耽误了。”

    戚宏才也说道:“正是,高鸣师兄也赶紧上课去吧。闻师妹,我们走吧,莫要耽误了高鸣师兄上课。”

    高鸣微微一笑:“没事儿,我还没想好上哪位夫子的课,耽误了也没关系,我不在意的。还是戚师兄先走吧,我与若柔妹子再说会儿话。”

    那戚宏才笑道:“这个,师兄既然有话要说,但说便是。我在此等候,我与若柔师妹上同一门课,正好一起走。”

    高鸣笑道:“我与若柔妹子叙旧,至少还需叙旧半个时辰,戚师兄也等得?”

    戚宏才神色一僵,很快却又缓和过来:“师兄请便,师弟静候着便是。时间到了,师弟我自会离去。”

    高鸣眼神中的笑意收敛起来,却依然盈盈一副笑脸,说道:“那好。若柔妹子,我们先去山下学府外边买个烧饼吃,边吃边聊,顺便散散步,谈谈心。”

    闻若柔使劲拽了一把高鸣的袖子,说道:“高大哥,你别闹!真的快上课了!”

    高鸣摇头晃脑地,一副无赖的模样:“没关系啊,我又不在意。反正也不知道该上什么课。”

    闻若柔说道:“不行,我不能让师父失望,你也不许!既然你不知道上什么课,那往后就跟着我上课吧。我上什么课,你就上什么课。”

    闻若柔说的师父,自然是唐隋了。

    高鸣想了想,笑道:“好吧。”

    “快走,要上课了。”闻若柔一拉高鸣地袖子急匆匆地就要走,完全没看周围那些青年俊彦。

    与戚宏才擦肩而过之时,高鸣眼角余光清晰地捕捉到戚宏才眼中那一抹呆滞,以及其中掩藏的那丝愤怒。

    高鸣心中一乐,好玩好玩,这才是星际穿越者该干的事。

    既然要打架,那就要好好琢磨琢磨,最好可持续发展,经常有架打。只有坚持下去,才能提升实力嘛,一次两次的根本不顶用。

    而且,这种搞事情的感觉,真的很爽啊。

    咦,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越来越皮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