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会看相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3-16
    三角眼低头一看,先前眼中有多少兴奋,此刻便有多少震惊。

    高鸣竟然用左手抓住了他的军刺。

    这怎么可能?

    这得要多大的力气、多么深厚的内力,才能抓住自己的军刺,纹丝不动?

    他没有看到,沙尘遮掩中,高鸣的左手上附着一个乌黑的手掌。

    这具阴神,果然力大无穷!

    身后右手上,同样附着一只乌黑的手掌,与右手一起,握着玄铁尺的尺柄。

    扭腰之间,玄铁尺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借着扭腰之劲,向身前的三角眼砸去。

    “嘭”的一声,场中黄沙组成的雾霭中仿佛发生了一场爆炸,一道身影如破布袋一般从沙尘中飞了出来。

    三角眼轰然摔倒在地,仰天喷了口鲜血,昏死过去。

    随后,沙尘里,一道身影扛着一柄巨尺昂扬地走出。

    ——是高鸣。

    ……

    射苑,学子宿舍园区前的大路上。

    此时太阳已经渐向西斜,高鸣被一个执法队的师兄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着。

    “慢点,马上就到了。”

    高鸣此刻浑身是土,毕竟之前在演武场上打了不少滚。

    至于为什么一瘸一拐的,这就不得不说那电棍真的质量太好了。好得让王语蝶爱不释手,好得能将高鸣的屁股烤糊。

    唉,这就是报应。人呐,果然都是要还的。

    高鸣的宿舍,便安排在射苑了。毕竟,并没有什么总苑,只不过是高鸣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不过,反正王府离得也不远,不闲麻烦可以回王府住啊。但在学府里有个住处毕竟还是要方便一点。

    高鸣与那位引路的执法队师兄一起走入宿舍园大门。忽然却听得身后传来很大的嘈杂声。

    高鸣转身一看,嚯,一大波学子正向这边走来。

    这些人很多都面色泛红,有些人走起路来甚至东倒西歪。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他们身上的酒气。

    这群人,是刚刚参加聚会回来的吧?

    高鸣仔细一看,看那制服,这群人好像不是射苑学子啊,反而大多是书苑的学子,还掺杂着数苑、御苑等别苑学子。

    这些人来射苑宿舍干嘛?

    只见那群人看见高鸣两人,直接快步走来。

    高鸣心中一惊,要干嘛这是?

    当头那人上来就抓住高鸣的袖子,也不嫌高鸣的衣服脏。

    旁边的执法队师兄上前想将高鸣护在身后,可那人却拽紧了袖子不撒手了。不过看他似乎也并没有其他凶蛮的表现,反而说话还比较客气。

    “这位师兄,请问,你知不知道那个

    叫高鸣的,就是走后门进来的那小子,他住哪个苑?”

    高鸣旁边执法队的师兄一皱眉,问道:“你们想干什么?他就……”

    高鸣赶紧一拉那位师兄,向那醉酒之人说道:“这位师兄,我听说,那个叫高鸣的应该不是射苑的。”

    那人一挥手:“他哪个苑的也不是!他算什么东西,哪个苑要他!”

    高鸣笑吟吟地说道:“是是是,不是东西的,六大苑不要。”

    那人说道:“我们现在就想一个苑一个苑地问,找找看他到底住哪儿。”

    高鸣了然:“哦,原来如此。那各位师兄找他干什么?”

    “哼!那小子,行这等龌龊下作之事,实在丢我们京师学府的脸面,让我等学府的学子好生难堪!我等要不教训他一顿,实在难消心头之恨!不仅要揍他,还要将他赶出学府,以维护我京师学府之百年声誉!”

    高鸣抚掌称贺:“好啊!众位师兄不辞辛苦,有如此作为,师弟佩服啊!众位师兄放心,下回师弟见到那人,一定来禀告各位师兄。”

    对面那人喷着酒气,拍着高鸣的肩膀赞道:“这位师弟,你很不错,大大的好人!不像射苑其他那些榆木疙瘩,黑白不分,不明事理!”

    这人似乎把高鸣也当成了射苑的人了。

    高鸣听这人的话中,似乎还有些其他信息,当下眼珠子一转,问道:“哦,这位师兄为何这么说,其他人怎么啦?难道他们还要维护那个高鸣不成?”

    那人一挥手,说道:“非是维护那高鸣,而是另外一个。此事,我们正想问你呢。这位师弟,你可知道,今年咱学府还来了个西金的蛮子?”

    高鸣想起来先前在食堂看见的那位西金太子,于是说道:“略有耳闻,不甚了解。”

    那人失望地说道:“哦?你不知道呀?那个西金的蛮子就进了你们射苑。想我京师学府,乃是恒昼的学府,怎能让那西金的蛮子进来?我们可都是恒昼学子中的精英,让我们与西金的蛮子一同进学,我等情何以堪呐?”

    高鸣肃然点头:“师兄说得对呀!”

    那人满意地看了高鸣一眼,又不满地比划了下这射苑的四周,说道:“可这些射苑的蛮人却偏偏护着那西金蛮子,说什么既然入了他们射苑,就是射苑的人了。这是什么话?那蛮子就不该是学府的人,射苑瞎认什么亲戚?简直就是黑白不分!”

    忽然,一回头看见了高鸣,那人赶紧补充道:“哦,这位师弟,我刚才不是说你啊,你是个明白事理的人。”

    高鸣点了点头:“我明白,师兄刚才说得太对了!”

    那人十分高兴,说道:“不错不错,师弟果然是个明白人。那,师弟知不知道那个西金蛮子住哪儿?好像是叫……叫什么栾什么

    来着?”

    高鸣指着宿舍园深处说道:“前面就是我们射苑宿舍,各位师兄不妨去里边搜上一搜。相信射苑还有不少明白事理之人,各位不妨声势大一些,让射苑其他学子一起帮忙搜上一搜。”

    那人高兴地拍着高鸣的肩膀,说道:“好!多谢这位师弟了!”

    回头招呼身后众人:“我们走!”

    一大波人一窝蜂地向里边涌去。

    高鸣在后边看着,悄悄地就笑了。

    忽然,高鸣只感觉身边有一道锋利的目光盯着自己。

    高鸣回头,看向身边的执法队师兄,奇怪地问道:“怎么啦,师兄?”

    这位执法队师兄说道:“我记得你好像就是高鸣吧?”

    高鸣点头:“是呀。”

    那师兄接着说道:“我记得你好像不是射苑的。”

    高鸣点头:“对啊。”

    那师兄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射苑制服:“可我是!”

    高鸣恍若:“哦,是哈!”

    随后高鸣一拍脑袋,讪笑着说道:“哈哈,刚才没注意,原来师兄是射苑的,失敬失敬!”

    失敬个屁!就是因为老子是射苑的,才由我负责带你来宿舍啊!

    那师兄指着前边一群吵吵嚷嚷向里边去的人群质问高鸣:“你想干什么?你将狼群引到我射苑来,意欲何为啊?”

    高鸣一脸无辜者地极其委屈:“天地良心,是他们自己过来的,可不是我引来的。”

    那师兄怒斥道:“可你就是那带路的奸细!”

    “我,我也就是随便一指……”高鸣有些心虚,刚才自己的表现确实有些太忘形了。

    那师兄恨恨地说道:“你是真的爱搞事啊!”

    高鸣谄笑着说道:“哎呀师兄别担心,其实我会看相。”

    那师兄瞥他一眼:“你看什么相?”

    高鸣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刚才看了,那几个人,面堂发黑,此番去了,必有大灾。我估计,他们这次肯定讨不着好,所以我才让他们进去的!还能扬一扬我们射苑的威风嘛。”

    那师兄瞥了他一眼,说道:“真是这样?”

    高鸣说道:“你看着吧,他们一会肯定让人揍得屁滚尿流。”

    “行,信你一回。”

    那师兄最后指着高鸣的胸口说道:“是我们射苑,不是你们射苑,你不是我们射苑的!”

    切,小气!

    高鸣两人也遥遥跟着人群向内走去。

    嘿,你说巧不巧,前边转角处正好转过来一人。

    那人生得威武,长得狂放,别人不认识,高鸣却认识。

    那人正是西金太子栾默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