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果然是你【二更】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3-07
    白芷冷笑道:“果然是你!”

    那老头开口道:“姑娘年纪轻轻,慧眼如炬,佩服佩服。”

    白芷冷哼一声:“雕虫小技!”

    只见白芷先前剑光大亮,一瞬间斩碎的三个人影,却哪有鲜血肉块洒落?全都光影一晃,化为了虚无。

    那小老头上前一步,苍老而洪亮、恍若漫不经心却又极富威严的声音传遍了整座大殿。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本尊才是西金第一法师。不过,料想今日之后,本尊就是这天下第一法师了。”

    白芷轻蔑地冷笑:“大言不惭!”

    小老头,不,西金法师大笑道:“久闻恒昼剑道的威名,今日一见,确实有些妙处。不过,小姑娘,你的剑,还是太轻了。挠痒痒,还能凑合凑合。今日,本尊就让你见识一下,日光神之剑!”

    只见那老头屈指一弹,一道流光激射向白芷。白芷手掌一张,手中的紫色“发簪”化为一道紫色的光芒迎击上去。

    流光被紫芒打散,而紫芒也倒飞而回,被白芷伸手接住收回。

    老头微微一笑,屈起两指,两指依次连弹,两道流光依次飞出。

    白芷手一甩,紫芒飞出,打散一道流光。同时右手手腕一翻,亮出长剑,一剑将飞射过来的另一道流光劈散。

    那老头嘴角吟着笑意,屈指再弹。白芷手中紫芒飞出。

    却又有两道流光飞射而来,一道射向白芷,一道射向皇帝。

    白芷脸色发白,手中长剑飞出,迎向射向皇帝的那道流光。“当”的一声剑身脆响,流光消散。却还有一道流光,径直扑向手无寸铁的白芷!

    “师姐!”高鸣一直紧紧关注着这场间的一切动态。见白芷长剑脱手,高鸣立马便知道了白芷的心意,一时间不由心急如焚。

    一闪身,背负着深海冰心玄铁尺的高鸣,挡在了白芷身前。

    “叮”的一声响,流光撞在宽阔的玄铁尺上。小小的流光,竟恍若九天雷神的重锤,将高鸣撞飞出去。

    高鸣身不由己地向前飞扑出去。

    白芷一把将他抱住。

    打散了空中流光的紫芒失去了牵引,“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是一柄纤细的紫色发簪模样的沉重飞剑。

    高鸣“哇”的一口鲜血喷出,喷在了白芷身上那紫色流苏白底丝绸的对襟长衫上。高鸣的头无力地趴在白芷的肩上,鲜血从口中涌出,落在白芷的肩头,又顺着衣服滑落后背,白色的丝绸染得半面血红。

    皇帝有些愠怒:“放肆!敢在我恒昼伤人?”

    周围有大臣沉息

    运气,只等皇帝的一声令下。

    那法师对此视若无睹,向皇帝鞠了一礼,说道:“切磋交流之下,弱者难免吃亏。”

    转过头,得意地向白芷点头示意了一下。目光扫过高鸣背上的玄铁尺,玄铁尺黑沉光亮,倒有几分奇异。不过那法师也不在意,用尺的人已经吐血萎靡不振了。

    白芷的肩头,高鸣轻声说道:“不好意思啊,师姐,把你衣服弄脏了。”

    白芷训斥道:“蠢货,给我闭嘴!”

    白芷双眼如冰锥般死死地盯着那法师。

    只见那法师抬头傲然扫视四周,说道:“我西金确实降于恒昼,恒昼的兵力在当今天下确实举世无双。但,我西金也是传承千年的大国。本尊此番出关,就是要来敬告恒昼的各位英豪,莫要太过得意!”

    皇帝静静地看着法师那傲然得意的模样,愤怒阴沉的面色之后,却有一丝讥笑从眼底一闪而过。

    只是场中没有人捕捉到这一丝讥笑,大家都以为此刻的皇帝陛下已经龙颜大怒了,都铆足了劲憋着气,只等皇帝的口令一出便第一时间冲上去,在皇帝面前表一表忠心。

    却不想,那法师都已经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牛都快吹到月亮上了,皇帝还是没有动静。众臣子们也只能暂时先按捺住。

    法师环视周围,呵呵,恒昼的蛮子们,果然被自己的无上神通震慑住了。法师想起月殿殿主的话,心中暗下打算,不妨再给他们看些厉害的,吓唬吓唬他们。

    当下,法师一声轻笑,说道:“恒昼兵马虽强,但我西金如今也不同以往了。需知,沙场能厮杀的,不止有血肉之躯,还有阴魂恶鬼!”

    法师拍一拍手掌,大殿周围,忽然有阴影在地面显现。阴影从地面立了起来,一个一个爬起,竟然组成了一支暗影部队,将大殿围了起来。

    举目四望,密密麻麻全是黑色的影子。场中大臣虽多,却仿佛这恒昼的朝堂已然让黑影攻占了。

    诸位大臣直到这时才开始心中惴惴。那暗影数量之多,一时难以估量,竟将殿中所有人都包围了起来。

    场中诸位是见过白芷和暗影交手过程的。看起来好像暗影被白芷吊着打,但不是所有人都有白芷这样的实力的。而且那时候也只有一个暗影。

    一时间殿中微微有些骚乱,一些不曾修炼的文臣更是吓得脸色发白。

    法师看着众人脸上的惊惧之色,一时心中畅意至极。

    法师双手向天,如歌如颂:“这就是我西金的终极秘密武器,这就是神魔之力,鬼神之兵!”

    皇帝低沉的问道:“怎么,你西金降国,是想

    造反吗?”

    语气中包裹着浓浓的一团怒火。

    法师微笑着说道:“不敢不敢,本尊只是来给恒昼的诸位提个醒,扬一扬我西金的威风,顺便,取走天下道法第一的名号。”

    众大臣大怒,有性子激烈一点的武将真气从体内迸发出来,吹动衣襟猎猎作响。

    而就在这个时候,本来满面怒容的皇帝却突然笑了,所有的怒气烟消云散,眼神变得漫不经心起来,仿佛在闲暇之时观赏庭前的鲜花是开了,还是落了。

    只听皇帝笑道:“你要扬你西金的国威,来恒昼可是找错地方了。至于你要天下道法第一的名号……”

    皇帝一点头示意法师身后的大殿门口,说道:“?,天下道法第一就在那里,你问他要去吧。”

    那法师心中一惊,急忙一个转身。

    只见一个正当壮年的男子施施然地走进殿来。

    男子高冠博带,一件对襟的长衫礼服款式随意,却穿着工整。白色衣服上绣着浅淡的刺绣,那是浮云的图案,以及,一条吞云吐雾的四爪的蟒!

    男子的两鬓有两缕银白的雪线,他昂着头,对周围层层叠叠的黑影视若无睹,眼中只有最上方龙椅上的皇帝。

    他一步步走上前来,与法师擦肩而过。

    法师心中一动,好机会啊。却在擦肩而过最佳的时刻,心中忽然一阵悬空,并没有抓住机会出手。待白胜走过去之后,就是想出手也晚了。而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心跳有点快,不知道什么时候,鬓角好像有冷汗渗出。

    这是白胜,他心中十分确定,这就是白胜!

    这一刻终于来了!今天过后,白胜的名字将湮灭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之中,天下所有人传唱的,将是我的名字!白胜,将会成为我的垫脚石,助我踏上云端,走上神坛!

    白胜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走都皇帝的阶前,恭声见礼道:“臣白胜见过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站起来伸手示意:“皇叔祖快快免礼,那位号称西金的第一法师,可是等了你很长时间了。”

    白胜淡然答道:“皇上,宵小之辈,何必在意。”

    皇帝带头大笑起来,笑得肆意,简直要失了皇帝的身份。

    恒昼众大臣齐声大笑。重重的黑影包围中,不管是文臣武将,无人不笑得畅怀。威严的大殿内,一时间充满了欢乐的——讥笑声。

    法师一张枯老的脸上涨得通红。他怒气冲冲地高声喊道:“白胜!乌龟终于冒头了,今日之后,你就不是什么道法第一了!我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道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