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雨不停下【三更】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3-06
    “钻木取火钻木取火,我钻个屁呀!”

    一个小小的山洞内传出高鸣气急败坏的声音。

    高鸣本来以为雨不会一直下下去,躲一阵子就好了。然而现实再一次打脸。

    什么叫“天有不测风云”?重点就在“不测”两个字上啊!

    高鸣见这雨下个不停,小金已经被淋得都看不下去了,高鸣毅然决定带着小金离开那处山岩,重新找一处地方避雨,于是就找到了这么个小山洞。

    现在饿肚子还算是小事,主要是高鸣自己的衣服、小金的羽毛,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

    正好洞内还有点干燥的木材,高鸣想起古人钻木取火的典故,便笑着安慰小金:“没事,小金,哥给你生个火。”

    没错,无论遇到什么困境,我高鸣总是这么乐观。

    然而,就这一钻木,把高鸣的心态给钻崩了。

    “还钻木取火……坑爹呢,我去你的!”

    没错,二十多年了,高鸣无论哪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没见顺顺利利成功过。

    手都磨秃噜皮了,还一点火星子都没见着。焦躁的心态如滔天的大火,一下将高鸣的心态烧得崩塌。高鸣又是踢腿又是甩胳膊发狂,一阵一阵地不断发动终极丢脸技能“无能怒吼”。

    小金静静地看着高鸣手舞足蹈,想着:这人类怎么还跳起舞来了呢?跳得可真丑,嚎得是真难听!

    “哎呀,遭!”

    一个不小心,唯一感觉还算好用一点的圆木棍被甩到了水里,彻底弄湿了。

    “我靠!贼老天玩我呢?”

    明明是自己弄湿的说……

    看着一块块干燥的木板,没有好用的圆木棍也只能无奈垂泪啊。

    高鸣颓丧地坐在角落,看着外边“哗哗”的大雨,心中叹息:这得什么时候是个头哇!

    要是道士在就好了,火符一点,好歹能把衣服烤干了啊。

    诶,对了,火符!

    高鸣急忙唤出了茵迪丝:“茵迪丝,救命啊,火符怎么做?”

    茵迪丝响应:“收集火符制作方法一千一百二十一条,罗列如下。”

    高鸣逐条细细看去。

    这个,需要灵力外放……

    这个,需要神念外放……

    这个更夸张,需要十二人结十二天门鸾凤大阵……

    ……

    一条条看去,越看越失望,这都什么玩意儿!

    高鸣急切问道:“茵迪丝,你就不能筛选一下,筛选出我这个修为等级能用的方法吗?”

    茵迪丝机械地回应:“进行筛选,得到筛选结果——零条!”

    我特么……我去你……

    高鸣那个气啊!

    “要你何用!”高鸣狂怒。

    高鸣恨恨地在山洞的墙壁上、地面上捶打。

    “刺啦!”

    身后有亮光一闪而逝。

    高鸣转头。

    “刺啦!”

    这回看清楚了,小金额前的那

    一片金色的翎羽上竟然有电弧闪过。

    高鸣万分惊喜:“小金,你会放电!”

    “咕咕!”小金向上仰了仰头。

    高鸣赶紧去拿了块木板来,举起到小金面前:“来来,照这劈!”

    “刺啦~”

    “哎哟!妈耶!你别劈我呀你!”

    高鸣不断甩着手,手上酥麻酥麻的。

    小金一脸委屈:我是劈的木板板啊。

    地上掉落的木板确实有一道乌黑的痕迹。

    高鸣用脚尖将木板向前踢了踢,鼓励道:“小金,接着劈,使劲电!”

    “刺啦啦~”

    电弧闪耀,小金持续地向地上的木板放着电。

    只见那木板确实被电光打出一道一道乌黑的焦痕,可它就是不着火!

    你就说气人不气人吧!

    “算了算了!”高鸣愁苦地深深捂着眉。

    小金在一旁“呼呼”地直喘气。

    唉,要是有个打火机就好了。之前自己还特意买了一大把,全在唐隋给的储物袋子里。可惜啊,不能发出神念输出灵力,没法子用那玩意儿,取不出来,所以便没有带在身上。

    唉!咋办呢!

    雨“哗哗”地下,高鸣一身湿漉漉地坐在山洞里,似睡非睡,脑子里有无数画面闪过。

    冥冥之中,也不知怎么的,冰翠湖底的那座大阵不断浮现在高鸣的脑海之中。那大阵的图纹在脑海中放大缩小,一遍又一遍地闪过。

    当初就是学习了那大阵转换灵力的方法,高鸣才得以脱困。当时可拿了好几块灵石,出去之后还剩了几块。此后高鸣每天出门都随身带着,以防万一。

    忽然,高鸣灵光一闪,说道:“诶,茵迪丝,你说我能不能构建一个生火的灵力阵?”

    对这类问题,茵迪丝向来是不会回答地。

    高鸣却变得兴奋起来,已经开始慢慢处于自嗨状态了:“哎,茵迪丝,我觉得可行诶!”

    高鸣却越想越兴奋,最后干脆让茵迪丝调出火符、阵法等等相关资料来,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雨不停下。

    信王府中,白芷和绿罗撑着伞回了王府。

    很快就要开始学府的入试大考了,学府事务繁多,白芷这位大师姐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连带着绿罗也被她叫去帮忙了。

    “绿罗,你去休息吧,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小姐,快别这么说。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吗?也都吩咐给绿罗吧!”

    “哎呀,这些都是学府的事,老让你帮忙,不是让学府占了咱王府的便宜!”

    绿罗哭笑不得:“可是,就算我不帮忙,事情还得小姐你自己做啊。”

    白芷摇头,理直气壮地说:“我本来就是学府的,为学府办事是应该的;你是咱王府的,给学府办事,不是让学府占了咱王府的便宜!”

    这个逻辑好像没什么错,但是……

    白芷掐了掐绿罗的脸:“好了,你去休息吧,今天也没什么别的事了。我去找

    父亲说说这天气的事。”

    绿罗点头,两人就此分别。

    白芷找到白胜,说道:“爹爹,这雨都下一天了,那个什么法师太嚣张了!要不你把这雨收了吧!”

    白胜一手翻书,一手端着茶喝了一口,淡然地说道:“慌什么,需要我出手皇上自然会有旨意来的。”

    白芷嘟着嘴:“哼!我看那家伙气焰嚣张的样子心里就不痛快!”

    白胜笑了笑,开解了几句,父女两闲聊着说些闲话。

    而不算太遥远的皇宫之内,皇帝看着外边的大雨如泼,笑了笑,说道:“那个什么西金第一法师,脾气还挺大。”

    殿内,镂空雕着菊花纹路的金色香炉,冉冉地冒着淡淡的烟,香味铺满整座大殿,香气盈盈,让人闻着心神一片安宁。

    皇帝一身轻薄的丝绸便服坐在案前,桌案上一推文书诸物被码在一旁,正中摆了张黑色木盘,上面放着了一小碟一小蝶的点心,还有冒着淡淡热气的清茶。

    身后站着两个太监,一老一少。老的手持拂尘,恭敬立在皇帝身后。小的那个正端茶倒水,服侍皇帝。

    看衣着,老的那个品阶很高,而小的那个就很平常了。但观其举止动作之间很是自然流畅,并不会因为坐在跟前的是皇帝,而太过拘谨。看起来,应该是经常服侍皇帝的。

    听得皇帝说话,小的那个自然不敢多嘴。而老的那个则轻轻上前小半步回应道:“陛下,老奴这便去将这大雨收了,如何?”

    皇帝摆摆手:“诶,康公,别急。这雨要收,也该是由我皇祖爷爷收。这大夏天的,下下雨凉快凉快也好,且让那个什么法师任性一回。”

    “遵旨。那个西金的法师不知天高地厚,要不要略施惩戒?”

    “不用,他总归是要还的。”皇帝放下茶杯,食指轻轻一抬:“就在明天!”

    随后,皇帝语气严肃起来:“传令下去,明天接见西金特使。”

    身后一直没有出声的小太监很有眼力劲地恭声答应:“遵旨!”

    随后,便向殿外去传旨。

    “慢!”身后皇帝出声喊道。

    小太监赶紧回转身肃立听候吩咐。

    皇帝补充道:“此事还需要通知到信王府,请信王爷白胜出席。”

    “遵旨!”小太监领命而去。

    “康公。”皇帝以闲聊的语气喊道。

    “皇上!”身后的老太监恭声回应道。

    “康公,不到时机,你不可出手。明天,没有我的旨意,你就在我身后静静观看即可。除非,我受到生死危机。”

    “老奴遵旨!”

    “既然藏了这么久,就不要轻易暴露了,你清楚我的意思?”

    “皇上放心,老奴明白。”

    “皇后如何?”

    “皇上但且放心,皇后娘娘的情况比预想的还要好。”

    “嗯。”皇帝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在遥远的山洞内,高鸣缓缓地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兴奋地光芒:“没错,就是这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