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算老几【一更】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3-06
    学府大考,京城众人云集。

    而前来凑热闹的也不止是学子和他们的随从,还有一伙特别的人,或者说一路特别的人马。

    早早地就有一骑信使提前通报,鸿胪寺的大人一早赶去迎接。

    各位大人将军们都做好了准备等待那一路人马的到来,却不想入城的时候还是出了岔子。

    艳阳天,京师城门口。

    “既然文书没有问题,为何不让入城?”车马被拦在了城门外。

    “刀兵不卸者,不得入城!”这是城门守卫队长锵然回复。

    在这里不得不夸一句这些守卫城门的队长们。他们虽然官阶低微,还个个都是大老粗。但却十分神奇地一个个都极具风骨。

    我管你来的是谁,不守规矩,就不让进!

    “放肆!你知道这是谁的车驾吗?”这是那队人马中一位一马当先的威武汉子说的。显然,此人应当是车马队伍的领队。

    此人高高坐在马上,甲胄灰尘仆仆,却难掩其华丽。他一手挎着腰刀,一手挥扬着马鞭,昂扬的气势仿若正午的烈阳。

    守卫队长站在地上,比起马背上的那刚勇的汉子要显得矮了一大截。他只有腰刀傍身,以及身后的寥寥几条竖起来的长矛和手握长矛的小兄弟。

    守卫队长只有扬起头来,才能望见那马背上的人。

    只听队长一声冷笑:“放肆!你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

    很明显,那车驾上的是白日雄鹰旗,而这城门两旁、城墙之上,却是我恒昼的飞龙在天旗!

    那马上的汉子脸色愠怒,却气势一滞,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后边的马车内传来一个声音:“好了,你且问他,谁敢接收咱们的兵器。”

    马上那汉子听后,向城门守卫大喝道:“还不快去通报,让敢接收我们兵器的人过来说话。”

    守卫队长冷冷地说道:“无须通报,我便敢接收。你们就地放下刀兵,我放你们入城。”

    马上那汉子大怒:“黄口小儿,大胆!”

    守卫队长也是一声怒喝:“化外蛮子,你胆敢辱骂本官,你大胆!”

    “哗哗哗哗”盔甲作响,门口的守卫军已经出动,长矛被提起握在手中,斜斜地直指向整个车马队伍。

    这时,只听得车马队伍里有一人哈哈大笑。

    一人纵马而出,扬声喊道:“这位将军好大的官威啊!难道,这就是恒昼的待客之道吗?”

    此人与其他人的衣着大不相同。其他众护卫皆是一身盔甲护体,跨长刀短剑,弯弓负在背,长矛在鞍鞒。

    而此人却一身轻便装束,马鞍上铺着绵软的垫子,没有膈人的长矛和箭壶。身上穿的也是宽袍大袖,衣襟袖摆在风中飘飘扬扬。

    守卫队长才不管他这么多,只冷冰冰地说道:“不守规矩的下国而已,你算谁的客人?”

    那人大怒,喝道:“速去通报信亲王白胜来迎,吾乃西金第一法师,特来请教!”

    守卫队长讥笑道:“请教我们信王爷?你不带兵刃,我放你

    入城。本官还可以再借你几个胆子,你自行去拜门吧!”

    那人怒不可遏:“放肆!风起云涌,遮天蔽日!”

    平地间,大风席卷,沙尘在空中呼啸,吹得人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晴朗蔚蓝的空中,凭空生出一朵朵碎云,不断地汇集,竟然结成了一座宽厚的顶盖,将青天白日都给遮挡住了,城门内外,天地为之一暗。

    而此时此刻,距离城门遥遥的北方,翠风台上,高鸣正在奋力挥舞着巨尺。巨尺挥舞之间间,汗水四下挥洒。

    远远的,高鸣望见了那边的情景,疑惑道:“要下雨了?”

    一旁“监军”的绿罗起身望了望,说道:“好像是有人在做法。”

    相隔如此之远,高鸣仍能远远望见那边天幕上的异常。而城门之下的众人,无论是军士还是平民百姓,就更加的心中震撼了。

    转眼之间,白日便变得昏暗如黑夜。此人仅仅是向天大喝一声,便使得天地变色,莫非是天神下凡不成?

    守卫队长心中亦是无比震撼。但震撼归震撼,却职责不能放!

    这位不知名的队长抬手做了个手势,后边一人转身向内跑去通报。队长则自己立在城门正中央,右手已经把在刀柄之上。

    很快,城门内有“哒哒”的马蹄声响起。城门附近的寻常百姓早已见机远远地躲开,城门口大道上一片空旷。却很快地,便被整整齐齐的队列占据。

    这是披坚执锐盔甲整齐的恒昼轻骑,他们一身皮甲规整,手持长矛,挂着腰刀和轻弩。他们的长矛已经抬起平举,他们队列整齐,只等一声令下,便可以像那齐发的箭矢,在一瞬间整齐地射出;也可以像那出猎的狼群,一拥而上,分头包抄围杀猎物。

    那位宽袖飘飘的“第一法师”眼神微沉。城门大开着,他可以清晰地望见门内整齐的骑兵队列。这些兵卒眼神中确实有些畏惧,但更多的是凶厉和血性。

    法师也是没有想到,自己调动这天地般的威势,竟然吓不住他们。

    场面一时有些僵硬,却也就此僵持住了。骑兵们坐下的马匹踢踏着前蹄,有些蓄势待发的兴奋。

    “第一法师”沉默了一会,向空中喊道:“恒昼信亲王白胜,可敢出来一较高下!”

    声音竟然仿若从九天之上传来,声如雷鸣,偌大的京城,雷鸣声竟传遍全城。

    “好了!”一道清朗的声音从城门内传来。

    只见一人身着官服,骑着马从城门内走出。有几位官员及随从护卫跟在他身后。

    这人骑马走出城门口,说到:“本官乃是我恒昼帝国鸿胪寺少卿班和通,特来迎接西金特使。诸位,里边请吧。”

    这班和通四十岁上下,脸色严肃,不苟言笑。虽是一身文官打扮,却有几分武将风采。这或许,是恒昼帝国官员的特色?

    那特使队伍的领队向那守卫队长狠狠地“哼”了一声,傲然说道:“不长眼的小儿,可还敢阻拦我等?”

    只听鸿胪寺少卿班和通扬声喊道:“城门守卫队长何在?”

    守卫队长之前便单身拦在城门正央,此刻

    正在班和通身旁不远处。

    守卫队长上前行礼:“城门守卫第四队队长邓厚在此,恭候大人调遣,全力协助大人办案。”

    班和通点了点头,说道:“邓厚队长,你很不错,我记住你了。有劳邓厚队长,将他们武器下了,护送他们进城。”

    邓厚队长高声应道:“得令!”

    一挥手,左右各有一队士兵整齐跑出,向车队围去。

    车队领队大感意外,脸色大变,勃然大怒,高声大喝道:“小小少卿,你敢!”

    班和通声音不温不火,却铿锵有力:“我如何不敢!”

    守卫将士已经“哗哗”整齐跑出,从两边将车队围住。

    “岂有此理!”那领队是个悍勇之士,怒气勃发便提刀在手。

    “祁准!”马车内一个嘹亮的声音传出:“放下武器,不可无礼。”

    那领队心有不甘:“太子殿下……”

    “听令!”马车内的人干脆地打断了他。

    守卫队长邓厚走上前去,虽然是在马下仰望他,却有一种睥睨的感觉:“这位将军,请将你的腰刀上缴。”

    “哼!”那祁准一声恨恨的叹息,解下腰刀,很不客气地扔向邓厚。

    邓厚干脆利索地一把抄过,语气中带着一丝讥笑地说道:“还有马鞭!”

    所有武器全部被收缴,守卫军有序地撤回。

    班和通丢下一句话:“本官先行引路,诸位随后跟好。”

    这样的迎接方式,实在是太不“好客”了。特使一行人脸色皆有愠色,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即便他们自己有些想法,但马车内的太子却一言不发,连个面都没露。没有太子的命令,他们也不敢贸然行事。

    除了一人冷哼道:“原来所谓恒昼修道第一人,不过是个缩头乌龟!”

    众人举步欲行,却又被邓厚队长拦下。

    “请诸位下马步行。哦,马车没关系,特使贵人可以乘坐马车入内。”

    祁准怒道:“这又是为何!”

    邓厚云淡风轻地说道:“因为我们要护送你们啊。”

    却将“护送”二字说得特别重。

    ————

    翠风台上,高鸣收起铁尺,一脸苦兮兮地看向一旁的绿罗:“绿罗,我饿了。”

    绿罗说道:“行,看你今天表现不错,回去我亲自下厨,奖励你点好吃的。”

    高鸣面露惊喜:“诶,好呀好呀。”

    “走,下去吧,”绿罗当先向下走。

    临走之际,高鸣向缩在一旁角落的金翎雕重重地“哼”了一声,一脸的耻高气昂。

    金翎雕怂在角落没有动弹,只静静地看着高鸣的背影,眸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哎,绿罗,先前我好像听见有人叫白胜前辈的名号耶。”

    “绿罗也听见了。不用理睬,天下想见我们王爷的人多了去了,他算老几!”

    “哈哈,说得也是。哎绿罗你看,天上那团云散了耶……”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