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师兄的老爹是我兄弟【四更】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3-02
    殿内还掌着明亮的灯火。但其实天色已经大亮了,只是并没有宫人敢来打扰,将其替换下去。

    皇帝看着底下的众人,说道:“事情都清楚了吧?宣,让蔺子昂进来说话。”

    不多时,一人走入,跪下参拜。

    皇帝摆摆手:“免礼。蔺子昂,说一说西金国最近有什么动态。”

    那蔺子昂恭敬地说道:“西金国的太子车马如今还在路上,不出半月,便可进金。”

    皇帝摇头,说道:“不,我是问你,西金国内有没有什么变故。”

    “哦。”那蔺子昂低头理了理头绪,说道:“西金国最近换了国师,除此之外,没什么大的变故。除了老国师一系的人员全部被调换掉了,总体上也没什么人员上的变动。再有,就是他们皇室的白日雄鹰旗帜,忽然改换成了月夜乌鸟旗。”

    皇帝沉思着,点了点头。又问道:“民间有什么动荡吗?”

    “比如说——”皇帝提醒道:“庙宇,宗教,信仰?”

    蔺子昂仔细想了想,回答得很干脆:“没有,一切如常。”

    皇帝点点头。

    随后又说道:“康公,你那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这话却是对身后的一位老太监说的。皇帝叫的是康公,却不是康公公。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那康公禀道:“启禀皇上,据老奴得到的消息,西金国的皇室曾发生过一起血案,不过影响不大,死的都是些疏远的旁系,并未波及到皇室的主脉成员。”

    皇帝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会儿,指示道:“蔺子昂,你可以下去了。下去之后,重新整理一下西金国大大小小所有的情报,找姑奶还有康公补充一下情报,对西金国重新评估一下。”

    蔺子昂应一声“是”,躬身请辞。

    “哦对了,”皇帝叫住他:“你出去通知一下,除了大殿之内的人,其他人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蔺子昂止步回身答应一声,退出大殿。

    皇帝看向白芷,说道:“姑奶,这次真是辛苦你了。”

    白芷笑道:“不辛苦。皇上日理万机,白芷尽一份力是应该的。皇上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白芷也能为皇上分忧,为恒昼多尽一分力。”

    皇帝说道:“这其他的事,就交由诸位大臣们吧。姑奶此番立下如此大功,实乃学府之表率啊。今后还多多有劳姑奶,领导好学府学员,为我恒昼培养更多的栋梁之才啊。”

    白芷答道:“不敢当。如若无事,那白芷便就此退下了,也好与蔺大人交付情报。”

    皇帝应允:“好,辛苦姑奶了。近来学府无事,便好好休息一阵

    子吧。”

    白芷答应一声,随后领着高鸣离去。

    ————

    “嗨,烦死了。”

    才出殿门,高鸣就听见白芷在低声抱怨。

    高鸣笑着问道:“师姐不喜欢我那位……皇帝兄台?”

    白芷转头瞪了他一眼:“兄台兄台,你还来劲了。”

    一脚便踢了过去。

    “哎呦!”高鸣身手哪有白芷快,从来闪避不开。

    “阿紫姑奶,我每次见你,你都在欺负人。”

    一道清朗的声音远远地从身后传来。

    高鸣回头一看,不禁心中赞叹,好一个帅气的公子。

    此人面如冠玉,身形挺拔。一身素白浅纹刺绣的长衫,衬得气质出尘而雅致。而那一对刀锋般的星目浓眉,与白青几乎如出一辙,显得他英武不凡。

    白芷亲切地笑道:“小弘儿!”

    那人施礼道:“小弘儿见过阿紫姑奶。”

    这人与白青一般年纪,却在白芷这样的小姑娘面前自称小弘儿,也是有趣得紧。

    白芷笑着问道:“你怎么在这?我记得今日学府不休假啊。”

    那小弘儿忽然低下头,有些畏畏缩缩地说道:“这个,我听说姑奶昨天提早回来了,我料想今天一早,姑奶肯定要来说些事情,所以……”

    白芷看着他,面色有些不善:“所以?”

    那如山崖之上青葱之树的公子,一瞬间似乎化成了漫漫黄沙下的一株小草。

    只见他面带恐慌地说道:“我,我就逃了课,来看看姑奶……”

    “嘿!我……”白芷双眼一瞪,马上脸色又和蔼起来,温柔地说道:“算啦,念在你这么记挂姑奶的份上,这次就饶你一次。没事,小弘儿,你且过来,让姑奶好好看看。”

    那边小弘儿却更显得惊恐了,声音都颤成了波折线:“我我我不过去~”

    “过来!”白芷凶态毕露。

    那如玉人般的公子挪动着小步,如小女儿般畏畏缩缩地往前靠,出尘的气质全无。

    “姑奶,大师姐,我错了……”

    “过来,赶紧的!”

    那小弘儿咬了牙,视死如归般快步走近。

    “啪”,洁白的长衫上印上了白芷清晰的脚印。

    “哼,这回看在小师弟的面子上,只是小施惩戒,饶你这一回。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那小弘儿当下放下心来,连连作揖:“谢谢师姐,谢谢姑奶……”

    忽然,似乎才反应过来,一脸懵逼地问道:“小师弟?”

    白芷拉过

    高鸣,伸手招呼小弘儿:“过来过来,给你介绍介绍马上要入学咱学府的小师弟。”

    小弘儿只看了高鸣一眼,便连连作礼:“多谢小师弟,多谢小师弟……”

    高鸣哭笑不得:“师兄,你别这样,师弟我当不起啊……”

    闹剧过后,小弘儿仔细打量了高鸣,低头琢磨了一下,似乎感觉有些不对,问道:“这位小师弟当真想入学京师学府?学府的选拔考试很快就要开始了,师弟可有信心?”

    高鸣心中冷笑,哼,就知道你们这些人都要怀疑我!

    当下,高鸣淡然一笑:“我不需要参加考试。”

    说完挺了挺胸。

    怎么样,没想到吧?

    高鸣有些得意洋洋。

    却见那小弘儿似乎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子。我说呢,难怪难怪。”

    高鸣神色一僵,你难怪什么呢?

    随后,只见那小弘儿又低头想了想,低声叹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是一件极其难办的事情啊,佩服佩服,不容易啊不容易。”

    嗯?

    呃,高鸣忽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先前的得意与骄傲荡然无存。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就是那种“水平不够,关系来凑”的学员。高鸣竟然第一次为此事感到羞耻起来。

    白芷这时候却插话了:“不难办不难办,一点也不难。小弘儿,你可知道他是谁?”

    这话将小弘儿问住了。小弘儿迟疑着说道:“这位师弟未曾见过,不曾听说过,是否和师姐有些关系?”

    白芷却不答话,反过来问高鸣:“小师弟,你可知道你这位师兄是何人?”

    高鸣说道:“是学府的哪位师兄吧?”

    “废话!”白芷翻了个白眼。

    随后,只见白芷笑吟吟地说道:“你这位师兄,就是你那位皇帝兄台的小儿子啊。”

    啊?

    啊啊?

    高鸣和小弘儿两人齐齐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皇帝兄台?

    皇帝的小儿子?

    白芷指着小弘儿,说道:“这位人称二皇子殿下。”

    白芷又指着高鸣说道:“这位乃是当今圣上异父异母的小兄弟高鸣是也。”

    高鸣和二皇子对视着,两人相互瞪大了眼。

    等会儿等会儿,捋一捋。

    高鸣看着二皇子,你是我的师兄,你爹是我兄长,你叫我师弟,你爹叫我小弟,你叫你爹……

    呸呸呸!怎么这么乱!

    空气中,有一丝丝尴尬的气味在浮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