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分神境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3-01
    “公子,吃饭啦!”

    高鸣才洗过澡换好了衣服,便听见门外有绿罗的声音响起。

    高鸣上前去开门,笑道:“绿罗,师姐肯将你放出来找我了?”

    绿罗撇着嘴说道:“我是夫人指派给公子的丫鬟,又不是小姐的丫鬟,她可管不着我!”

    高鸣笑着一点她的脑袋,说道:“当着她的面,你还敢这么说吗?”

    绿罗笑着一吐舌头。

    粉嫩的舌头在落日的残霞的映照下,如一朵亮丽的山花忽然绽放闪现又隐没。

    高鸣忽然想到,要是绿罗将刚才那话中的“丫鬟”二字抹去该多好。

    忽然又似猛然惊醒一般,迅速将这念头推开,只观赏门外的轻风和余霞。

    “走吧绿罗,吃饭去。”

    “今日大家都在哦,为你和小姐接风洗尘,庆祝你们平安归来。”

    “嗯。绿罗你看看我这么穿着合适吗?”

    “公子你先别动,我给你整理一下。”

    ……

    晚宴很丰盛,大家围坐一桌,十分热闹。

    有唐隋、白胜两位大佬,有尊贵的王妃,有白青白芷兄妹,还有说书先生闻老的孙女闻若柔姑娘。还有绿罗红裳,依然分别站在高鸣和王妃的身后。

    今日没有外人做客,红裳还是规规矩矩站在王妃的身后,绿罗就显得随意多了,时不时到处走动一下。

    场中因为有白芷小姑娘的加入,也变得格外热闹了。这姑娘就宛如一只明亮的火把,身在哪里,便能将哪里点燃。就连素来平淡的王妃,脸上的笑意似乎也比平时要多了不少。

    而经过高鸣的细心观察,似乎王府中的下人也都格外喜欢往白芷身前凑。白芷但有所需,无需开口,自然有那些有眼力劲的下人们将她服侍得妥妥帖帖。似乎在场中有这多人的情况下,那些下人却将一大半的心思优先放在了白芷身上。

    而白芷似乎对每一个人都很亲切,这个什么“大哥”,那个什么“姐姐”,叫得格外亲热。王府中这么多下人,似乎每一个她都认识熟悉,全都能叫上名来。

    除此之外,要说白芷还有什么特别吧,也没什么了。

    高鸣有时候想,好像真的有那么一种人,就是比较讨人喜欢。

    这边场中热闹非凡,他们却不知道,隔着重重的高墙,但实际距离却其实并不远的皇宫之中,皇帝独自一人静静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陛下,晚膳已经备好了。”

    “嗯。再等等吧。”

    “是。”

    宫人来了又恭敬地退下。

    皇帝独自望着渐渐暗沉的天色,静静地等待着。

    他

    在等待一场晚宴,或者说,等待着看看是否有一场晚宴的邀请。

    因为他已经知道,随京师学府外出历练的信王府的郡主已经提前回京了。他还知道,此次学府历练,意外地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情报,有重要的物品由修为最高的郡主先行送回了京师。

    今日,郡主已经回府了。

    夜色愈浓,月色渐起。

    皇帝终究没能等来那场晚宴的邀请。他站起身来,提步出门,脸色无喜无怒。

    “开膳吧。”

    ……

    “高鸣兄弟,你是怎么跑出那么远的。”

    此时大家饭也吃得差不多了。高鸣用手帕摸了摸嘴上的油脂,说道:“这说来就话长了。”

    大家都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慢慢说,今夜还很长,反正大家闲聊,我们慢慢听。”

    高鸣当下便将自己是如何摔落后山溪水,又是如何从冰翠湖中脱困,一一说来。

    说到冰翠湖底的遭遇时,高鸣特意观察了白胜的脸色,还小心地向唐隋的方向靠了靠,却没想到,白胜面色如常,唐隋眼神中也没什么波动,倒是年青一辈的白青白芷眼中有些奇异。

    忽然只听得绿罗一声惊呼:“呀,我们还经常喝冰翠湖的水,原来这湖底还有一个人呀,那我们不是喝了……那人的洗澡水……”

    白芷笑着站起身来用手指头钻绿罗的脑袋,说道:“你这小妮子,脑子是怎么长的!冰翠湖那么大,喝点湖水就是洗澡水啦?那我们所有人都泡在天地乾坤这个大澡堂子里,大家喝的岂不是都是洗澡水了?”

    绿罗大叫:“哎呀,我知道啦小姐!你别这样!你再这样,我,我也不客气啦!”

    “哎呀小妮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反了天了你,你要怎么不客气呀?”

    “啊!小姐我错啦……”

    两人一通打闹。

    白青好奇地问道:“这湖底那人影,到底是什么人?我怎么全然不知道,只知道这湖底有个灵力大阵,却也不甚清楚。”

    白胜说道:“这大阵早在你出生之前就布下了,你自然不知。”

    高鸣心中忐忑地试探着问道:“我怎么看那人影,长得和前辈有几分相似?”

    白胜笑道:“高鸣小友眼力不错。那人影就是我呀,自然相似了。”

    听到此言,白芷好绿罗也不打闹了。

    白芷惊声问道:“那人影就是父亲?”

    白芷脑袋一懵:“两个父亲?”

    白胜看了看白芷和绿罗,笑道:“你们还堪堪只能一窥金丹境,长青还没能突破金丹修为,自然不懂得这分神境之后的神通。”

    白芷一脸好奇:“分神境?这是哪个

    境界?”

    白胜说道:“金丹之后,丹胎孕元婴。元婴之后,可修得神魂出窍。出窍之后,可修得分神,一念化身万千分身。当然,这是大能修士才有此神通。一般分神修士,也能塑造一二具分身。”

    白芷疑惑道:“不对呀,我在典籍上看到,很多金丹元婴境用一些特殊的方法就能塑造分身了啊?”

    白胜却笑道:“此分身非彼分身。你所说的分身,是依然依靠真身指挥的分身。分神境之后塑造的分身,没有主次之分,皆是真身。一念尚存,则不死不灭。”

    “分身可各自修炼,最后可分身合体,集聚所有分身的感悟,拔高修为。但也会有弊端,也可能会集聚所有分身的心魔,引动道劫。”

    几个年轻小辈,即便平素淡然如白青,也听得一阵神往。

    一念尚存,不死不灭,这是真正的大神通啊!

    白芷戏谑地笑道:“哎呦,老头,没想到啊,您还这么厉害的呢?我还一直当你是个夕阳西下的小老头呢。”

    白胜瞪了她一眼:“讨打!”

    高鸣问道:“这么说来,那湖底的,就是白胜前辈的一具分身?”

    白胜点头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应当算是我的真身。我当初伤得太重了,也实在太老了。不得已,只得将自己封印在大阵里。”

    说着,白胜又摊开了手,意指自己这具身体,说道:“仓促之下结下这具分身,虽然弱了点,但也能见人。”

    弱了点?高鸣怎么记得,外边的人都说你白胜妖人在日臻门星所向无敌呢?这装得有点过了吧!

    高鸣一边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擅动,去破坏那大阵,虽然不知道就自己这点道行能不能破坏得了。

    而一边又有点气得牙疼,自己特么心惊胆战地觉也睡不好,都不敢回来,结果这特么的是个大乌龙?

    亏得自己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担忧,要不然这笑话可闹大了。就这几个人的秉性,他们绝对能就此嘲笑自己整整一年,还不止!

    高鸣有些郁闷地说道:“难道,之前就没人掉下去过吗?”

    就自己一个人中了这么个大彩?

    却不想白芷听了这话戏谑地反问道:“你说呢?还有比你更笨的人吗?”

    噗!瞧瞧,这像是人说的话吗?

    高鸣都快气出内伤了。

    还是白胜说道:“高鸣小友作为刚开始修道的新人,能从湖底的大阵中参悟出灵石灵力运转之法,凭借一己之力走出如此困境,当真是不错。小友如此悟性,抛开资质不谈,必然能在修行路上有所成就。”

    高鸣本来被夸得还挺高兴。结果……

    夸我就夸我,你们能不提我的资质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