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小姐回府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3-01
    那高高大大的汉子转过身来,露出一副欣喜的表情:“呀,这不是郡主吗?哎呀,您怎么回来了,不是应该再过一段时间才回京城的吗?”

    而这汉子显然是个不怎么会演戏的,脸上的“欣喜”呆板又僵硬,眼中的闪烁早已经将他出卖得一干二净。

    白芷冷笑道:“你倒是清楚得很嘛,比我还清楚!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那汉子连连点头:“惊喜惊喜,实在太惊喜了……”

    眼神中的痛苦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高鸣看得好笑,当下也不掩饰,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程平,你演戏的样子当真是拙劣至极!”

    没错,第二个遇见的故人正是程平,那个镇国将军程平,将高鸣打了个半死的程平,高鸣立志复仇却至今还未成功的程平。

    那程平此时仔细一看,也认出了高鸣。难怪怎么看见信王府的郡主和一个男子并肩而行,还颇为亲密的样子,原来是那个王府新来的莫名其妙的小子。

    程平当下咬着牙咧开嘴“笑”着说道:“什么演戏,我程平从来都是坦坦荡荡的,演什么戏?”

    高鸣冷笑道:“你的坦荡我也曾见过,每次和人单挑都要坦荡地说一句,‘只要我程平还有一口气在,将军府就不会找你麻烦。’是这样的坦荡法吗?”

    这程平被当面揭穿痛处,一时有些恼怒。但无奈,这家伙是和那女罗刹一起来的,程平也不敢妄动。

    程平此刻真可谓是,心中怒火万丈,脸上却还得强颜欢笑。本来就不擅长演戏,今天当真是难为他了。看这可怜的小家伙,脸都扭曲得歪了。

    白芷也瞧出一点意思来了,问道:“怎么,你们还打过照面?”

    程平心中一惊,将目光转向高鸣,眼神信息有些复杂。一面恶狠狠,一面怒气凶凶,一面有些可怜巴巴。

    高鸣一面觉得这程平此番作态有些哭笑不得,一面平静地和白芷说道:“没什么,我们曾经进行了一番友好的交流。”

    这程平立马仿若大松一口气,却又不愿意表现出来。但以他那拙劣的掩藏功夫,又如何藏得住?

    高鸣还是不愿借助他人之手来报程平之仇,当下便说得委婉了些。

    但即便如此,白芷又岂会猜不出来?

    白芷也不急着点破,却向程平说道:“小平儿,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这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啊。”

    程平也只能憨憨地应和着:“还行,还行。”

    高鸣在一旁冷笑:“你竟然过得还行?你就不想念郡主吗?”

    “我……”程平被这一呛,脸涨成了猪肝色,最后挤出了两个字:“想念……”

    白芷憋住笑意,静静地看着程平的

    窘迫模样,也不说话。

    高鸣却不会就此放过程平,秉承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专研精神,和逻辑缜密的治学精神,高鸣问道:“那你这小日子过得究竟行不行呐?”

    程平恨恨地死死盯着高鸣,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一般,一般……”

    白芷使劲憋着笑,说道:“行,你先走吧,我们还赶着回府呢。”

    那程平当即如蒙大赦,一溜烟跑了。身形之矫健,在人群中纵跃如野兔。

    看着在密密匝匝的人群中如泥鳅一般远去的程平,高鸣不禁颇有些遗憾地砸吧了下嘴。

    待到程平远去,白芷终于笑了出来。似乎憋的时间久了,笑意酝酿开了,这一笑就止不住了。

    白芷一边大笑一边拍打着高鸣骂道:“真看不出来,小师弟,你怎么这么坏……”

    ……

    即便入了城之后在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信王府也很快就要到了。

    高鸣想着渐近的王府,眼前便仿佛又看到信亲王白胜那张威严的面孔,同时,脑海里又浮现出冰翠湖底的那张苍老的面孔。

    两张面孔在眼前不断变换着,让高鸣有些心烦意乱。

    白芷察觉到了高鸣似乎有些呆呆愣愣地,便轻轻推了他一把,问道:“怎么啦?”

    高鸣回过神来,说道:“没事。咱还有多远到王府?”

    白芷讶异地回答道:“都进城了,能有多远?”

    高鸣笑了笑,犹豫着,还是试探性地问道:“师姐,你觉得,白胜前辈是个什么样的人?”

    白芷回转眼神一边前行,一边回忆着缓缓说道:“我父亲呀。他嘛,就是个爱装样子的老头,平时看起来好像一副那个样子的,但是吧,其实有时候却是那样的……”

    说了半天却也说不清楚,最后干脆地总结道:“哎呀,反正大概算个好人吧。”

    高鸣默默地怀着心事,却也不敢轻易向白芷表露。

    白芷看了他一眼,有些奇怪地问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些怕我父亲?”

    高鸣心中一惊,却面上装作若无其事,说道:“没有,只是白胜前辈毕竟是修行前辈,德高望重,所以我……有些敬仰。”

    白芷听了哈哈大笑:“哎呀,没事,他那都是装的,他就是个步入晚年的小老头,有时候可糊涂了呢。”

    高鸣听了白芷地安慰,也只能报之一笑。

    两人都不知道对方究竟想的什么,也没在这个问题纠结多久,王府,已经到了。

    ……

    那一日,向来宁静的信王府终于被掀起了轩然大波。

    “绿罗!给本小姐滚出来!”

    绿罗一到王府,咆哮声

    便响彻了整座王府。王府占地何其宽广?却处处能听见她的高声咆哮。

    于是,所有的王府下人都明白了,小姐回来了。

    当下,所有干活的丫鬟仆役都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露出笑脸来向门外望去。

    其实他们都明白,隔着重重宫殿,哪还能看到什么身影不成?但他们还是下意识地这么做了。

    就连吩咐差事的管事也停了下来,静静地听着这一声咆哮,随后下意识地向门口望去。

    而另一边房间里算盘敲得噼啪响的账房先生也手上一僵,竖起耳朵凝神听着这一声咆哮,知道这是那个活泼的小姐又回来的,不由得会心一笑,抬头向门外的天空望去。

    当咆哮声停息,终于,管事的先生最先反应过来,呵斥手下做事的下人们:“小姐都回来了,还不都勤快着点,干好手里的活!”

    众下人也不怨怼烦躁,反而高高兴兴地齐声答应了一声:“哎!”

    当下众人干起活来更是热火朝天了。

    账房先生回过神来,看了看手上的账目,拍了拍脑袋:“坏了坏了,刚才算到哪儿了?”

    高鸣就静静地看着白芷豪气万丈地入了王府,只一嗓子就将平静的王府搅动了起来。

    白芷回来却也不第一时间去向王爷白胜见礼问安,反而先喊道:“绿罗上哪儿啦?”

    只听见绿罗的声音远远传来:“小姐!”

    高鸣还是第一次知道绿罗的声音可以这么响亮。又很快地,只见那阁楼角落飞快地闪出一道绿色的影子来,遥遥地招着手,一跳一跳地:“小姐!”

    高鸣只见一道青烟闪过,白芷已经闪身到绿罗身前,一把揪起绿罗的脸,嘴里恶狠狠地说道:“小妮子,我走了这么长时间,每天餐风露宿的,你竟然一点都不担心我,一点都不想我!”

    只见绿罗一边欲拒还迎地挣扎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小姐!没有啦,我每天都有想你的。你不要在捏我的脸了,快去给老爷请安啦!”

    白芷却丝毫不加理会,依然生气地喊道:“小妮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你这喜新厌旧的负心娘们儿!”

    绿罗挣扎着:“哪有,没有的事啦。绿罗最记挂小姐了!”

    高鸣看着这对奇怪的主仆,不知怎么的,心中竟有些暖暖的。

    等到白芷和绿罗闹够了,高鸣走上前去:“绿罗。”

    绿罗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高鸣:“公子!”

    绿罗一下子跑上前来:“公子!你终于回来了,绿罗担心死你了!”

    身后白芷幽幽的声音传来:“绿罗,你还说你没有喜新厌旧!今天晚上等死吧你!”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