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八螅娘娘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2-15
    高鸣与道人一起在崎岖的山路上走着。

    出发时天色暗沉,尚有微弱的霞光照亮。还没走出几步远,这天光就已经全部黑下去了。

    好在夜空晴朗,天上一轮皎月,还能依稀照亮了前行的路。

    两人沉默地走着。

    高鸣忽然问道:“道长,你认识路吗?”

    那道人答道:“贫道从东边来,一路向东行,就能出去。”

    高鸣闻言,不再多话,继续埋头赶路。

    两人都是不多话的人。高鸣和那道人也没什么话好说的,一路上安安静静地赶路。

    荒野里四下寂寥,抬头远望,那些一团一团的浓黑处,也不知道是山石还是大树。一团又一团的阴影在四下里匍匐着。

    走在这夜间的山间小道上千万不能多想,若是个疑神疑鬼的人,恐怕要吓得走不动道。

    走一小段距离还好,走得距离长了,再胆大的人,心中也难免害怕。

    高鸣也是压下心中的一切杂念,专心看路。不瞎想,胆子还能大些。一旦乱想,便会越想越害怕,生怕黑暗中窜出些什么未知的事物来。

    道长只是默默地跟在高鸣左右。高鸣时不时地悄悄有眼角余光去瞟他。等到寻见了他的身影,心中便能安定些,至少知道还有一个人陪着自己同行。

    两人沉默无言地走过一段路,忽然看见前方路旁蹲着一座高大的黑影。

    两人走近一看,原来是座破庙。

    高鸣回头向那道人说道:“之前那族长曾和我说过,这出山的路途上有一座八螅娘娘庙,可在庙内暂歇一晚,牛鬼蛇神不敢侵犯。”

    本来那族长说,以高鸣的脚力,日落之前便能到。如今耽误了那些功夫,现在才到。

    却只听那道人平淡地说道:“哪有如此灵验,民间迷信罢了。”

    “……”

    高鸣一时无语,暗下里心中又将那老族长一通痛骂。

    高鸣说道:“那怎么办?咱也不能赶一夜的路吧?”

    道长答道:“以目前的脚力,即便赶一夜的路,走到凌晨时分,也不过才到东河村。”

    “那,要不我们去里边歇息一晚?好歹能避避夜风。”

    道人思忖了片刻,点头道:“可。”

    嗯,可。

    不愧是道长,说话效率就是高。高鸣转身,当先向破庙中走去。

    破庙里边就如外边所见那般破旧。木头的门窗破烂,丹漆剥落。

    走到那门槛前,只见门槛上方刻画着一个女子,想来就是那八螅娘娘了。只见所谓的八螅娘娘一头长发漫卷,身上不着丝缕,两条玉臂舒展。而令人奇异之处还在于,这位娘娘的背后生了六条腿,俨然如千手观音的倒版,颠倒的倒。

    高鸣摇了摇头,跨步走了进去。

    里间也是灰尘满布,借着身后透进来的些许月光,还能依稀看见有动物的粪便。正中立着一尊石像,双臂舒展,背生六腿,显然就是那所谓的八螅娘娘。

    只是石像前帷帐破烂,石像本身也是残缺破烂的。那颗脑袋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那六条腿,也断了两条。石像上更是结了厚厚的一层蜘蛛网,也不知道有多少蛇虫鼠蚁在此处做窝。

    这破庙

    显然是废弃多年了,无人祭拜,更别说修缮了。

    就凭这个,保自己无恙?牛鬼蛇神莫敢侵犯?

    高鸣叹了口气,向身后的道人说道:“这地,还能歇息吗?”

    道人说道:“荒山野地,穹庐地毯,莫不能歇息。”

    言罢,当先走了进去。

    高鸣撇了撇嘴,歪着嘴做了个鬼脸悄悄地学那道人说话:“穹庐地毯,莫不能歇息!”

    却也跟着道人走了进去。

    道人说道:“去石像后边看看。”

    两人转去石像后边。

    里边一片漆黑,光线照不过来。

    道人从包袱里掏出了火折子,打上火。只见里边虽然也是满地灰尘,却没有野兽的粪便,还算干净。不过,那石像后边早有一窝蜘蛛,搭网做巢。此刻被火光一照,缓缓地骚动起来,似乎颇为不安。

    道人竖起二指来,向那些蜘蛛做了一礼,说道:“小居士,贫道路过此地,借宿一宿。我不扰你,你也莫打搅我。”

    说来也怪,那蜘蛛竟好似听得懂人言,竟也安定了下来。

    道人去另一边寻着个角落,将铜兽罗盘放在一旁,将角落打扫干净。

    随后,道人在角落里盘膝坐下,将铜兽罗盘放在身前地上。

    “小道友,就在此地,暂歇一宿吧。”

    这道人行为处事淡然随意,真可谓是行也安然,坐也安然,看得高鸣一愣一愣的。

    这就是自然之道吗?

    高鸣有些感叹,心中亦有些许感悟。

    高鸣走过去,挨着道人坐下,背靠着墙壁,默默发呆。

    没想到,少言寡语的道人却开了口:“小道友,你可知道这八螅娘娘,是何方神圣?”

    高鸣噗嗤一笑:“这我哪知道。”

    那道人却说道:“来之前,贫道曾做过功课,特意查过典籍。典籍上有稍许记载,这附近确实有座山,俗称八螅山。而在以前,附近的村民也确实供奉着一个八螅娘娘。”

    “哦?这么说来,这八螅娘娘,还是当地的山神土地之类的?”

    道人却摇头:“非也非也。这所谓的八螅娘娘,既非神,也非圣。”

    高鸣说道:“不是神也不是圣,难不成还是妖怪?话说我们现在就在她的庙里,当着她面说她坏话,不太好吧?”

    道人摇了摇头,说道:“你可知道,村民用什么来供奉她?”

    高鸣不解地看着道人:“花果菜蔬?鸡鸭鱼肉?难不成还烹牛宰羊?他们舍得吗?”

    道人始终摇头:“舍得舍不得可由不得他们。这些祭品不过平常祭品,他们还有一道主要祭品。”

    高鸣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什么?”

    “老人和小孩。”

    高鸣心中剧寒。

    小时候看西游记,就有好多妖怪将小孩当做祭品的。高鸣又岂会不知?

    只是,那些毕竟隔着书本和电视,而现在,却活生生地就发生在身边。而自己,正好死不死地就在这妖怪的庙里!

    高鸣颤声问道:“这,那咱们还留在这做什么?”

    高鸣心中胆寒,暗中责备这道人,你明明知道这是个妖怪的老巢,却带着我

    进来,现在可如何是好?还不赶紧跑路!

    忽然,高鸣猛然醒悟,这道人来干嘛的?可不就是来捉妖的吗?

    高鸣惊骇又气愤地问道:“你早就想清楚了?你是故意带我进来的?你就是想在这捉妖怪的?”

    道人却缓缓摇了摇头,不急不缓地说道:“小道友,你看看这周围,哪还像是有妖怪的样子。”

    高鸣看看周围,幡然醒悟,对哦,这破庙早就废弃了,破破烂烂遍地灰尘,哪里还有什么妖怪呢。

    高鸣不满地嘟囔道:“那你无端端地吓我干嘛。”

    道人说道:“贫道只是将这八螅娘娘的事说给你听,让你别抱有幻想。祈求她保佑你,还不如夜里多留点心,机灵一些。”

    高鸣没好气地抱了抱拳:“好的道长,我谢谢您!”

    高鸣将脑袋倚靠在墙壁上。看着夜色,也不早了,就这样将就着,歇息一下吧。

    想着,便闭上眼。可不知怎么,心中老回想着这八螅娘娘的事,就是静不下心来,睡不着觉。

    高鸣突然心中好奇,出声问那道长:“诶道长,我听说,这妖怪都喜欢吃小孩儿啊,小孩儿肉嫩,可这妖怪除了要小孩,还要老人干什么?老人又没几两肉。”

    那道长早已经闭目打坐,静息养神了。听得高鸣问,也不睁眼,却也开口回复。

    只听他淡淡地说道:“都献小孩,哪个舍得?那妖怪便许了众人,除了最低的小孩数量,剩余的可以用老人充数。”

    道士说得淡然,可高鸣却听得浑身一哆嗦。细细一思量,只感觉脊背发寒。

    高鸣不由得惊吓出声:“这……这妖怪……”

    道长默然不语。俄而,一声叹息:“无量天尊!”

    这妖怪,知道光吃小孩没人舍得。哪个村子舍得自家的小孩全送给妖怪吃了呢?所以,它想出了一个好“计谋”,那就是舍弃自己的一部分口福,换来村民们的安定服从。父母都舍不得送出自己稚嫩的孩子,却舍得送出老迈的老父母。

    高鸣心中苦笑,这就是人性吗?

    这妖怪,竟然如此通灵,居然能如此精准地把捏住人性。一面是威压,一面是对人性的劣根的拿捏。

    “这是,大妖!”高鸣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只听道长平静地说道:“是大妖。但你,为何如此愤怒呢?”

    高鸣惊愕:“我,我愤怒了吗?”

    “没有吗?”

    高鸣抬头,茫然地扫视周围的黑暗:“我,我愤怒了吗?”

    又低过头去,有些不解,喃喃道:“我为什么,愤怒呢?”

    “因为,那妖怪拿捏的,是所有人人性中的劣根,也包括你!那妖怪,将人类丑陋的一面昭然于世。”

    道长的声音始终平静淡然,却如洪钟大吕,在高鸣耳边敲响。

    “世人发现自己的劣处,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反省改正,而是愤怒和掩藏。”

    高鸣在黑暗中愣愣的瞪大了眼,良久,回过神来,向那道人恭敬地作礼:“多谢道长,受教了。”

    这一次,是真心实意的感谢。

    道人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看着高鸣,忽然叹道:“你若不是信王府的人,该有多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