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飞来横……锅?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2-14
    会议进行到最后,不过是老生常谈。该说的也都说得差不多了,基本上就可以散场了。

    周围的讨论声渐渐起来了,场中开始嘈杂了起来。

    也有热情的会经营的特意找到高鸣,和高鸣打打招呼,问候两声。高鸣也微笑着回应,态度不冷也不热。

    最后,老族长将目光转向高鸣:“贵客初次来到这里,可能有些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我们这八螅山,是座灵山,是有灵气的。山上诞生些精怪,那是平常的事。这次闹妖怪,也不是第一次了,贵客千万不要不当回事,万万要提防注意了。

    说实话,高鸣还真的没怎么当回事,妖怪什么的,就当个笑话。不过,听族长这么郑重其事地说,高鸣也思考着是否应该改观了。

    高鸣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好的,多谢族长提点,我会注意的。”

    族长点点头,又问道:“不知贵客从哪里来?”

    高鸣犹豫了下,还是答道:“京城。我从京城出游,正要回去。路上遇到些意外,到了此地,歇脚两天就走。”

    “嗯。”族长关切地说道:“贵客最好还是多留几日。那失踪的人都是些如贵客这般的青壮男子,贵客最好还是等到妖患平息了再走。”

    高鸣想了想,说道:“那就看看情况吧。家人还在翘首以待,等着我回去呢。尽早回去,也免得他们担心。”

    族长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不过你也别急,不急在这一时,出行在外,安全最重要。”

    高鸣点头说道:“族长说的是,我会看清楚情况再做决定的,不会莽撞。”

    族长说道:“好。那贵客回去之后就好好休息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可和我说,我会召集村里,尽量满足你。”

    说完,又转头向丁八四说道:“四小子,你就代表咱们村,好好招待贵客吧,可不要落了咱们村子的礼数。”

    丁八四点头答应。

    会议已毕。村民们大多没什么事,也在堂内唠唠嗑。也有人起身向族长请辞,族长点点头,表示应许。

    丁八四也准备带着高鸣请辞离去。

    高鸣心下想着,这族长也不全是恶人,刚才对自己的叮嘱却是真心实意的。

    犹豫了下,高鸣还是向族长问道:“这山间常常有妖怪出没吗?不能让官府着重处理,永绝后患吗?”

    族长听了,呵呵一笑:“官府?官府不会处理的。官府路途遥远,怎么会在意我们这几家山民。我们也不需要官府,我们自己能管好自己。”

    周围人有听到的,也笑:“官府?官府是不顶用的。还不如靠自己。”

    高鸣可不像偏野的村民那般的

    思维。说到底,最有力量的还是官府。他们虽然自己说不需要官府处理,可要说起处理问题的力量,还是官府更靠谱。他们自己请的那些仙师,谁知道是个什么水平?

    这江湖上的仙师,十个里边九个半都是骗子。

    高鸣想着,大抵是当地官府不重视,若是连官府都处理不了,还有谁能处理了?若是官府处理不了,还哪来的什么恒昼帝国?

    高鸣向老族长说道:“要是我能调动官府的力量呢?”

    老族长打量了高鸣两眼,笑着说道:“哦,贵客还是京城里的哪家公子?”

    高鸣想了想,说道:“我不是哪家公子,就是认识一些官家的人。”

    老族长笑着说:“哦,那也不容易啊。我们这地,偏僻,官府管起来,吃力不讨好,官府不会重视的。来了也不过走个过场,不顶用。”

    高鸣说道:“我可以试试,让他们重视一下。”

    见族长不甚在意,好像不是太相信高鸣的能力。高鸣又说道:“我住信王府,和信王府有些关系。”

    老族长一皱眉,一下子认真了起来,认真地看着高鸣,问道:“贵客,是来自京城里的那座信王府?”

    高鸣有些奇怪:“是呀。”

    还有别的地方有信王府吗?

    那族长眼神复杂地看了高鸣两眼,收敛了笑容,一下子变得冷淡了起来:“不劳贵客费心了,我们自己能处理好。”

    这态度转变得太突然,高鸣有些莫名其妙。

    高鸣向周围看去,只见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周围的人全都避得远远的。就连之前那些向高鸣打招呼表示热情的人,也都把身子斜开,转过头去,不再搭理高鸣,俨然一副避瘟神的样子。

    高鸣转头向丁八四望去,只见丁八四正诧异地呆呆地望着他。

    见高鸣看过来,丁八四小声问道:“高鸣兄弟,你真的是信王府的?”

    高鸣莫名其妙:“算是,怎么啦?”

    丁八四拉了拉他的衣服,说道:“咱先回去,回去慢慢再说。”

    高鸣依言,两人起身离去。

    两人回到丁八四的院落。

    丁八四问高鸣:“高鸣兄弟,你和京城里的那座信王府,到底是什么关系?”

    高鸣答道:“我就住在信王府啊,信亲王是我前辈。现如今,我应该,也可以说算是王府里的一份子吧。”

    丁八四叹道:“先前,只听说你来自京城,不想你竟然和京城里的信王府有关系。”

    高鸣不太明白,问道:“信王府?信王府怎么啦?”

    丁八四认真地看了高鸣两眼,观其神色也不似

    作伪。便问高鸣:“兄弟,你真不知道?”

    高鸣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脑袋,问道:“知道什么呀?”

    丁八四说道:“当今皇上倒行逆施,残暴无道,又好战喜功,四处征伐,都是因为被妖人挟持,被妖物蛊惑。”

    高鸣更是惊讶了:“啊?还有这回事?当今皇上我见过啊,不像这回事啊?”

    丁八四左右审视,认真地看着高鸣的脸,说道 :“兄弟,你和我说实话,你真的见过当今皇帝?”

    高鸣哭笑不得,说道:“我真见过啊。当今皇上温良恭俭,平易近人,哪里像是个残暴无道的人了;而且皇上意识清楚,精神饱满,也不像是被妖人挟持,被妖物蛊惑的样子啊。”

    丁八四认真审视高鸣的表情,见高鸣表情真诚,不像是故作欺瞒。再加之连日相处以来,高鸣也不像是那等虚伪的人,丁八四当下点了点头。

    可他却还是不信,问高鸣:“兄弟,你对皇上有多了解?”

    这下高鸣迟疑了,说道:“要说了解,还真是谈不上,我们总共也就见过几面。只是看他的样貌,不像是你说的那样啊。”

    丁八四立马接口道:“你看,你也不是太了解吧?那妖人妖术极高,一般人就是见过皇上一面两面的,又怎么能分辨得出来呢?”

    高鸣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一琢磨,好像还有点道理啊。

    莫非,自己还真的是被蒙蔽了?

    高鸣忽然想起,先前听过皇帝和白胜的谈话,恒昼国确实是在到处征战的样子。不过白胜劝阻皇帝了啊,皇帝也听进去了,接纳了啊。

    高鸣看丁八四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一时间还真不好决断。

    高鸣回过头一想,问道:“就算是这样,那和信王府又有什么关系啊?”

    我高鸣和皇帝又不熟,皇帝干了什么事,凭什么让我高鸣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替他背锅啊?

    只听丁八四说道:“兄弟,你和信亲王熟吗?”

    高鸣心中一惊,我和信亲王?这,到底熟不熟呢?

    高鸣心下有些不太确定。这在王府中也住了不少日子了,信亲王平易近人,待人和气,有前辈风范,但是又有点深不可测的感觉。高鸣也有些不太确定,这信亲王,到底是不是他所认识的那样呢?

    丁八四见高鸣惊疑不定的样子,捅了捅他的胳膊,问道:“兄弟,你可知道,这挟持蛊惑皇上的妖人,究竟是何人?”

    高鸣被搅糊涂了,脑袋一时有些转过不弯来,傻愣愣地问道:“谁呀?”

    丁八四悄咪咪地凑近前来,说道:“信亲王就是那妖人!”

    “啊?”高鸣心肝一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