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湖底绝境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2-14
    高鸣吃下那冰魄果之后,这才察觉出其独特的滋味来。

    那冰魄果入口即化,没有咬也不需要嚼,只一口便入了腹。

    高鸣吃下之后,只觉得口中、喉间,一片冰凉,仿若吃下了一条冰龙。

    冰龙穿肠过肚,清凉之气自内而外,抚透全身,在这炎炎夏夜里极为舒服。

    但渐渐地,这凉气越来越盛,高鸣被冻得浑身发抖。

    那凉气自喉间流下,愈发强盛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仿佛后劲无穷,越来越盛,越来越盛,最后忽的竟如反弹一般,又自下而上直冲头顶。

    不多时,高鸣便冻得面色发青,眉毛头发都结出片片白霜来,口鼻间呼出的全是腾腾的白雾。

    唐隋看到后哈哈大笑,戏问道:“高鸣老弟,感觉如何?”

    高鸣哪里说得出话来,只喷出一道道冰寒的白雾,心中早已经骂了唐隋七八百多遍了。

    唐隋笑问道:“要不要拍张照片留个纪念?我那手机可随时有电。”

    高鸣的脸色愈发的青了。

    唐隋又是哈哈一下,这才轻轻拍了拍高鸣的肩膀。一道暖流钻入了高鸣的经络之中,高鸣感觉自己的内力被调动了起来,快速地运转开来。

    随着内力真气的流转,那全身的凉气渐渐地融入了内气之中,随着内气循环,顺着经络,归入了下腹丹田。

    如此又过了片刻,高鸣这才慢慢缓了过来。

    现如今,高鸣身处这冰凉的湖水中,这湖水虽凉,却完全当不得当日那冰魄果。

    高鸣丝毫不觉得难受,反而极为舒适。在这寒意之下,感觉头脑也越发地清明了起来。

    高鸣在湖中既无窒息的感觉,便开始尽量游动起来。这可是旱鸭子学水的绝妙机会啊。

    就这样划拉一阵,高鸣觉得自己的水性有了很大的长进。

    只是,不知为何,却依然游不上去。

    既然向上浮不上去,高鸣便索性四处摸索起来。如果自己推断得不错,这湖中应当是有暗道泄水才是,不然这溪水汩汩不绝,湖水早就溢出来了。

    顺着暗道走,说不定就能出去了。

    如此又沉下去数米,光线也变得暗了。忽然,高鸣遥遥地望见水底竟有幽幽的光芒传出。

    高鸣确认,不是反光,光芒确实是从下边传来的。当下心中振奋,一头向那边游去。

    随着幽光越来越近,高鸣身下忽然感觉触到了实地。

    高鸣摸索着站起,深一脚浅一脚,飘飘地向那幽光处走去。

    及至近前,高鸣定睛一看,不禁大为惊讶,那一片幽光处,竟好像是个人影。

    高鸣绕了一圈仔细观察。

    确实是个人影。那人影是被封存在一大块水晶之中,锥形的水晶竖直立在水底,立得稳稳当当。水晶周围全是雾霭,让水晶的幽光一照,缭绕宛如仙境。

    水晶下方是一座平台,雕纹繁复却精细。

    高鸣这段时间以来,除了练功之外,也没有闲着,而是“博览群书”,什么都看一点。如今,对这些“杂学”高鸣也有一些微末的了解。

    隐隐间,高鸣感觉,这像是一个阵法的轮廓。

    高鸣循着平台观察大量。

    平台之上嵌有八块晶石。高鸣认得,这与当初过传送阵时,唐隋所用的晶石十分相似,想来大概是一类物什。

    平台上悬着几块礁岩,礁岩上各镶了一块水晶,围成了一圈。水晶向内,指向了中心的大水晶。

    平台上一角还布置有一座石制的小台面,台面上空空荡荡,只摆了一个小匣子。

    高鸣近前一看,在小匣子里边还放置着几块晶石,与平台上的一般无二,想来是作替换之用。

    高鸣不明所以,想了想,便要走上前去仔细观察观察那阵法。

    高鸣上前几步,才触及到那缭绕的雾气,那雾气竟仿若受到牵引一般,丝丝缕缕地向他体内钻去。

    高鸣吓了一跳。但仔细感受全身,却也没觉出有什么不适之处来,反而体内的功法被激活了一般,活跃地加快运转起来。高鸣这才放下心来。

    仔细端详中间的大水晶,里边是一个老者。此人须发皆白,一身白裳,全无装饰。他双目紧闭着,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想来大概率上应该是活着的吧?一般情况下,也没必要搞这么奢侈复杂的棺材吧?

    高鸣看着看着,总觉得这老者有些眼熟。

    高鸣仔细端详这老者的面庞。

    老者有些干瘦,皮肤松弛,眼角额前皱纹密布,脸上有点点的老年斑。看情态,已然是垂垂老矣,行将就木了。

    老者宽额长脸,依稀还能看出几分年轻时的风采。想必当年也是个器宇轩昂的美男子。只是如今年华不再,脸颊上的皮肤完全松垮下来了,一对浓眉也染得雪白。白眉飞扬着,倒是颇有几分风仪。

    看着看着,高鸣

    忽然大惊失色。

    这人竟与信亲王白胜有九分相似!

    这人,难不成是白胜的父亲?

    不对。高鸣很快推翻了这个结论。

    信亲王白胜如今得有上千岁了吧?他的父亲现如今怕是连灰都找不到了,不可能此刻被封在这湖底。

    高鸣更加仔细地观察起来,不断地在脑海中与白胜进行对比。而越是对比,就越是心惊!

    这人,这老头……

    这人必定是信亲王白胜本尊!

    这人绝对是信亲王本人。将信亲王变得老一点,再将须发眉毛全部染白,两人完全一模一样。

    高鸣心中惊慌,头脑中一片混乱。

    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高鸣仔细回想,自来到王府以后的各项种种。

    但高鸣之前对白胜全无了解,如今完全没有主意,什么也判断不出来。

    高鸣惊疑不定地看了看水晶中的人影,抱着头坐在水晶旁的雾气里冥思苦想。

    要不要将水晶里的人放出来,问问话?

    不行。高鸣很快地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先不说该怎么做才能放出来,即便是能放出来,自己也切不可妄为。谁知道里边放出来的会是个什么东西?

    自己完全不了解情况,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高鸣头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却又一一被否决了。

    高鸣实在太慌乱了。

    怎么会出现两个白胜?

    如果真在的白胜在这里,那上面的那个又是什么?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这座王府,又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假的?

    绿罗、长青,他们是什么?

    还是说,湖底的这个,别有隐情?

    高鸣现在心很乱。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水底,静静地梳理着。只是,他并未注意道,那水晶上氤氲的雾气,始终丝丝缕缕地向他体内钻去。

    ……

    高鸣在湖底坐了很久,水晶阵法散发着阵阵凉意不停地扫过高鸣的身体。终于,高鸣还是缓缓地镇定下来。

    现在什么也不清楚。如今之计,还是要先出去,找唐隋商量商量。

    说到底,现在最让他信任的人,还是唐隋。

    那么,该怎样才能出去呢?

    要不沿着湖底摸一圈?

    这湖怕是有点大啊。

    高鸣在湖底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的发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