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任性的本钱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2-14
    红裳轻轻地点头答应了一声,扶了抚绿罗的头。看白胜和唐隋都在房内,便先两人见了礼。

    随后,走到高鸣床前,盈盈一蹲礼,说道:“红裳见过高鸣公子。夫人听说公子受了伤,特意让奴婢送来一些三七人参丸来,为公子调养身体。”

    红裳的声音温柔清澈,如溪水潺潺。说话间便将一个盒子轻轻地放在高鸣床头。

    三七人参丸是活血疗伤的良药,王妃夫人平日见不着人,看起来甚是冷淡,但着实是有心了。

    “这些是后山中的翠风园里的一些灵果,吃了颇有益处。”这么说着,红裳又将一篮水果放在桌上。

    高鸣依稀认得几个,正是上次接风宴上吃的果子,滋味也是极好的。当时吃完之后,肺腑清润,通体舒泰。

    “夫人还听说,公子昨晚没睡好,特意让奴婢送过来些安神香来。”红裳转过身去,将那安神香递给了绿罗。

    这一番,红裳总算是把身上带来的东西都一一安置好了。

    高鸣心中感叹,这位夫人还真是细心。

    看着屋内围聚的人群,高鸣心中一片温暖。

    高鸣想起来从前的一个冬日,那一日,自己半夜忽然惊醒。

    脑袋里昏昏沉沉的,身体滚烫。

    他腹中一阵一阵的绞痛,将他从梦中惊醒。

    他挣扎着爬起,强忍着不适,先找了电炉子,插在厕所,然后裹了毛毯,在厕所的马桶上坐了一宿,直到天亮。

    怂,很怂。

    现在回想起来,万分庆幸自己当时脑袋还没糊掉,自己也没有臭矫情。要是不插电炉子,没有毛毯,自己在马桶上还能不能醒过来,真是不好说。

    如今,屋子里的这些才相识一天的人,顶得上一千个、一万个电炉子。如今,自己也有了任性的本钱,也有了战斗的理由。

    高鸣称谢道:“有劳红裳姐姐了,还请姐姐替我谢过夫人。”

    红裳低头称是,随后向众人告辞离去。

    众人说笑闲聊几句,也纷纷散去,留下高鸣静养。

    绿罗陪

    着高鸣说些话,看夜色渐深,高鸣刚受了伤也需要休养,便替高鸣点上了安神香,也准备道别离开。

    “公子,我先替你倒杯水,就放这里。这个小暖壶里有热水。晚间你有什么不方便的话,就吆喝一声,会有姐妹过来帮你的。”

    绿罗将水壶放在高鸣床头,高鸣一伸手就能够着。

    高鸣回应道:“好的,谢谢绿罗。”

    绿罗安置好一切,俯身看着高鸣,说道:“那么,公子,晚安!”说着,挥了挥手,咪咪笑眼如两枚新月。

    高鸣的心中,仿佛有春日的暖阳升起。

    高鸣轻轻挥了挥手,笑着道:“绿罗,晚安!”

    绿罗替他留了一盏灯,特意移置到床头,便出了门,轻轻掩上房门离去。

    高鸣静静地躺在床上,听着绿罗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便熄了灯闭上眼准备入睡。

    高鸣回想这两日,第一天差点被人割了喉咙,第二天差点被人打出翔来。这小日子过得,还真是丰富。

    这么一想,竟有些好笑。

    晚风吹过树林,繁星照耀人间。

    不知是安神香的效果,还是挨过揍之后容易疲倦,早早地,高鸣便沉沉睡去。

    哼,那个叫什么程平的,我管他是个什么东西,非得揍死他不可!装得好像全世界就他一个是个人似的!

    ……

    到了清晨,感觉到阳光跳过窗前,高鸣醒来,尝试着下床。

    不知昨日吃的什么药,药效确实不错,虽然心肺间隐隐还有些疼,但是慢慢地下床稍微活动一下,还是问题不大。

    高鸣推开窗,看见一缕缕金色的晨光正穿透了轻纱般的薄雾。一股清晨的风吹过,薄纱漫卷,带动着晨光四溢流转。一片片清凉从窗外扑面而来,拂过散乱的长发。

    高鸣远远地看着绿罗经过,绿罗也抬头看到了高鸣,惊喜道:“咦?公子,你起来了?”

    高鸣摸了摸鼻子,这说的,好像我必定日上三竿才能起似的。

    绿罗迎上前来,为高鸣找了件衣裳披上,说道:“公子,清晨

    天气有点凉,公子还是要注意一点。”

    高鸣答应着,非常听话。

    绿罗看见高鸣的长发散乱,便拿起梳子来,为高鸣轻轻地打理起头发来。

    高鸣问绿罗:“绿罗,那个叫程平的,是什么人?他那些跟屁虫又是些什么人?”

    绿罗一边替他梳头,一边答道:“王府西南方向,有个将军府,是镇国将军的府邸。这程平就是当朝的镇国将军。”

    高鸣听了,心里极度不爽:“就他?镇国将军?”

    绿罗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是世袭的爵位。他父亲生前战功显赫,被先帝追封为镇国将军。他是唯一的男丁,爵位便传给了他。”

    又经过绿罗的一番解释,高鸣才逐渐地对那程平有些了解。

    在绿罗没有看到的那个方向,高鸣的眼皮低垂,眼神却格外的坚定。

    呵呵,还挺厉害嘛,程平。不过,该算的账,还是要算的。

    受伤的这几日,高鸣依然坚持每日练功。只是,之前那套行功肯定是练不了了,便练坐功,聊胜于无。

    正巧,这几日还下起雨来了,连绵细雨,一下就是几天。

    期间,说书的老者和弹琵琶的少女时常过来特意探望、感谢高鸣。

    自那场茶楼之变,长青怕那群无赖蓄意报复,特意将爷孙俩带入王府小住。遇上便是缘,能帮就帮一点。

    倒是高鸣自己,颇觉得尴尬,觉得这感谢他受之有愧。确实也没帮上什么忙,上去就挨了一顿揍。还是绿罗抬出了郡主的名号,这才将那程平吓走。

    这位老先生虽然经常在平民群众里说书,多与穷人粗糙汉子为伍,却其实一身气质颇为清雅,带着淡淡的书卷气,说是学堂里的教书先生,别人也是信的。

    而小姑娘虽说是穷苦家女儿,跟着说书的老先生想必也过不上什么精致日子。但言行举止却温婉有礼,常服侍在老先生身旁,显得乖巧孝顺,也极为规矩礼貌。就是感觉有些冷漠,很少说话。

    而至于来看望高鸣最多的,除了绿罗,却竟然是长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