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听说你让人揍了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2-14
    显然,这些纨绔是认得绿罗的,却不知道为何这么怕一个小丫头。

    绿罗扑了上去,抱起高鸣的脑袋,问道:“公子你怎么样啊?”

    眼睛里雾气氤氲。

    高鸣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全身疼痛。尤其是心肺处,感觉心脉都要断裂,每一次呼吸都忍着剧痛,喉咙又涩又腥。

    高鸣怕绿罗担心,忍着剧痛喘息地开口说道:“绿罗放心,我还,死不了。”

    绿罗“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豆大的泪珠子滴落到高鸣脸上。

    感受着泪珠的温热,高鸣心中有些慌了,但此时也只能不住地说:“绿罗,别哭,绿罗,别哭……”

    绿罗擦了擦眼泪,提起衣袖替他轻轻地擦干净面庞和嘴角,绿色的罗裳染得一片血红。

    这时,程平在一旁冷冷地道:“我当是哪个二愣子不知死活,原来是有信王府的人撑腰啊!现在的信王府,还真是什么垃圾玩意儿都收啊。”

    绿罗狠狠地瞪着他,银牙紧咬:“程平,你找死!”

    程平哈哈大笑:“据我所知,王府的那位大小姐好像不在京城吧?怎么?绿罗姑娘是要咬死我么?”

    绿罗冷面含霜,咬着牙道:“我打死你!”

    “哟,生气了,哈哈哈哈。”程平等人仿佛看到什么有趣的事,哄堂大笑。

    绿罗将高鸣缓缓放下,轻声说道:“公子,绿罗替你打死他们!”

    高鸣心中大急,生怕绿罗一冲动,上去吃了亏,便一把抓住绿罗的袖子,说道:“你别,把他留给我,我要亲手打死他!”

    程平不屑地冷笑:“大放厥词。”

    高鸣看也不看他,只对绿罗说道:“绿罗,我保证,我要亲手打死他。我要证明给他看,王府里没有垃圾!这人渣,今天竟敢这样和你说话,我来日定让他后悔!”

    绿罗点了点头,说道:“好,等公子你打他的时候,一定要叫上绿罗,绿罗在一旁看着你打死他,替你加油鼓劲!”

    绿罗忽然眼眸微转,嘴角微微一勾:“而且,小姐也快要回来了,让小姐先扒了他们的皮!”

    程平等人闻言浑身一僵。

    程平一声冷哼:“垃圾就是垃圾,无聊!”

    说完,提了鸟笼便要带人走。

    却不料才刚走到门口,忽然身后传来绿罗的一声惊呼:“少爷!”

    程平心下吃惊,转头一看,只见扶梯上正施施然走下来一个白衣俊公子,可不正是那信王府的世子殿下!

    长青闲庭信步般走了下来,见程平看了过来,随意地瞥了他一眼,便转过头去,风轻云淡地向高鸣走去。

    那程平霍地转头,快步低头离去。

    绿罗惊喜地问道:“少爷,你怎么在这儿啊?”

    长青蹲下身子,看了一眼高鸣那被揍成了猪头般的脸,说道:“其实,我一直在楼上看着。”

    “啊?”绿罗一下子嘟起了嘴,埋怨道:“那你还看着公子被他们打成这样!”

    长青却说道:“放心吧,又死不了。也就最后那一脚踹得重了些,其他不过是些皮外伤。这小子,还挺抗揍。”

    此时高鸣心中一万个吐槽。

    这长青看起来像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上次高鸣还被他救了一条小命,一直到此刻之前,还一直在想着怎么感谢他呢。

    还以为是个好人呢,真是没想到啊!

    这大概就是,皮囊都是假象吧!

    绿罗不满地说道:“少爷,你就这么看着公子挨揍啊?”

    长青却笑着说道:“我也是没想到,他这么欠揍啊。”

    绿罗气愤道:“什么欠揍啊,我看少爷你才欠揍!”

    说着,竟提起粉拳捶了过去。

    高鸣心中一颤,这小妮子,看着挺乖巧可爱的,这么没规矩的吗?这可是以下犯上啊。

    担心之余,心底却也有一丝丝温暖,甜如糖丝。

    高鸣有心阻拦,却提不起力气,有心无力。

    好在长青也不恼,轻飘飘地躲过,嘴中责备一句:“没规矩!”

    转手就伸出两指弹了绿罗的脑袋。

    以他的身手,绿罗哪里能及得上。

    只听长青笑吟吟地对高鸣说道:“高鸣兄弟

    ,其实那程平一般是不会下这般重手的。”

    高鸣虚弱地微睁着眼看他,不是他是什么意思。

    长青笑了笑,说道:“他尚未出生的时候,他父亲兄长全都战死了。他一家,就剩下了他一个男丁。”

    高鸣闻言,默默地垂下头,眼帘微合着,愣愣出神。

    他也从小没有父亲。

    ……

    “绿罗,我自己来吧。”

    “公子,听话,张嘴,啊——”

    晚间,绿罗为高鸣送来了饭菜。

    吃了绿罗熬的的药,又有长青用真气为他催化药力,高鸣现在感觉好多了。

    身上的淤血已经用真气化去了,脸上的淤青也大多消掉了,双臂不像之前那样一片乌紫,只是依然有些疼痛。

    绿罗为他在背后垫高,要喂他吃饭。高鸣有些不好意思,何况,只是吃个饭而已,感觉问题不大,便对绿罗说要自己吃。

    而绿罗明显是个极有主见的姑娘。

    “公子,快,啊——”

    高鸣无奈:“啊——”

    才吃过了饭,只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啊呀呀,高鸣老弟,听说你让人揍了啊!”唐隋一脸笑眯眯的模样走进了高鸣的房间。

    “唐老哥,我知道你很开心,但你也不用笑得这么夸张吧!”高鸣半躺在床上瞪了唐隋一眼。

    后面跟着进来了白胜,白胜上前关切问道:“高鸣小友,现在感觉如何?”

    “嗯,好多了,应该没什么事了。”

    “可否让老夫把把脉?”

    高鸣伸出手,只感觉一股暖流快速地在自己身体里流转了一圈。

    “嗯,还好,好生休养一阵,应该很快就能好起来了。”百胜起身道。

    唐隋也上前查看了下,点了点头,起身道:“不错啊老弟,这么快就学会打架了?就是笨了点,打个架都打不赢。”

    话语间带着明显的嫌弃。

    说闹间,门口又现出一人来,身材高挑,一身红装。

    绿罗迎了上去:“红裳姐姐,你怎么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