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一点点怒气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2-14
    唐隋道:“这事我知道,我就是那个时候走的。”

    白胜听得唐隋如此说,便点了点头,继续说起往事,只一句话,便让素来淡定的唐隋变了脸色。

    “那后面的事你大概是不知道了。马家糜册封了六位天尊,分守六合,封自己作大天尊,统御八方。”

    “什么?”唐隋惊愕,随后勃然大怒:“他敢!”

    一瞬间,房间内的空气变得粘稠凝固了。

    窗外的阳光折在外边,不敢入内。书房外虫鸟的鸣叫尽被屏蔽一空。

    高鸣更是吓一大跳,只感觉眼前突然漆黑一片,耳边什么也听不到,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意识仿佛在无尽的黑暗冷寂的虚空中游荡,更可怖的是,旁边唐隋的位置,仿佛突然出现了一只洪荒巨兽,恍惚间只感觉,巨兽的一双巨眼在高高的九天之上俯视着,死死地盯着深渊下的自己。

    高鸣惊惧万分,只觉得时间都停止了,所有的一切都离自己而去,只留下自己一人,被定格在黑暗的虚空中,没有六识,失去思想,只有无边的黑暗和恐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高鸣方才再次感觉到有阳光轻轻地抚在身上,暖暖地安抚自己。

    眼前慢慢地又开始明亮起来。

    只听得耳边白胜在耐心地说道:“唐隋,你不要激动,我都被你吓一大跳,更何况高鸣老弟,他还尚未入修行的门槛呢。”

    高鸣此时还心悸不已,眼神呆滞着还未回过神来。

    唐隋轻轻地拍了拍高鸣的肩膀,高鸣只觉得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流转了一圈,冰凉的身体又“活”了过来。

    这时,唐隋充满歉意又关切地对高鸣说道:“不好意思,老弟,刚才情绪激动了些,你没事吧?”

    高鸣苦笑,怎么说得自己好像个瓷娃娃似的,这就是修仙者的实力吗?高鸣一阵无语,同时,也对修行之路充满了无限的憧憬。

    高鸣回道:“没事没事,就是吓一大跳,老哥好惊人的气势!”

    唐隋再次歉意地说了一声:“抱歉了。”

    想了一想,唐隋认真地对高鸣说道:“老弟,你知道的,我是仙盟中人。虽说是我为你引路的,但是,老哥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并不是非得让你加入仙盟不可。如今仙盟似乎也有些纷乱,你可以自己了解过后,再自主做选择。”

    白胜亦在一旁点头。

    高鸣急忙道:“我常听唐老哥提起仙盟,对仙盟十分憧憬,我很想加入仙盟!”

    唐隋听到高鸣的表态,却摇摇头道:“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无论你是看在我的情分上,或者被我的言论影响,对仙盟的印象都是片面的,此时你加入仙盟的想法,大多是盲目的。”

    高鸣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清楚唐隋的意思。

    唐隋完全尊重高鸣自己的意志,给予了高鸣完全的自由,并且主动劝说高鸣不要轻率地做出决定,而不是以恩情作为砝码,强硬地把高鸣变为仙盟的力量。

    虽然高鸣现在还很弱小。

    唐隋给了高鸣一个新生,却完全没想过要从中得到什么,由此,高鸣也更加感动、感激。

    唐隋接着说道:“我原本的计划,就是引领你上道之后,带你去仙盟看一看,最好能进入仙盟的学府,系统学习一下。但是决定权还是在你。而至于加入仙盟之事,还是等你充分了解了之后,亲身体会过后,再作出决定吧。”

    “至于仙盟中那些其他的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事,你不需去过分了解。修行,尤其在前期,特别需要一颗赤诚之心,勇猛精进。”

    “就如现如今流传最广泛、影响最大的一个说法——资质之说,其实在我们看来不过是些许微末的小事,常用来相互开开玩笑,却不料因此让好多年轻的修士心性受此困扰,阻碍了修行。”

    “所以,杂乱的事,前期还是不要过多了解。”

    “而至于见识的广博,这自然是在一定层次由历练去弥补的。修行时历练极为重要,但在什么时候要做什么事,这个却要清楚。而你现在,就是要一心向道,至诚至纯,勇猛精进。”

    白胜在

    一旁点头,说道:“这样吧,就让绿罗领着高鸣老弟在府内四处转转,如何?”

    唐隋点头:“也好。”

    高鸣其实更是欢喜:“那再好不过了。”

    高鸣心想,总算是得到解脱了。唐隋白胜之间的事,他既插不上手,很多时候更是连听都听不懂,呆板木讷地和他们坐在一起,着实是无聊至极。

    白胜唤了绿罗进来,绿罗轻盈稳便地推门而入,得令之后,单手抬起示意,垂首躬身着说道:“公子,请!”

    极为恭敬有礼。

    但仔细看她,却发现她眼睛一眨一眨忽闪忽闪的,笑容洋溢着。这恭敬与亲和、端庄与活泼竟是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高鸣道了谢,便与绿罗一起,两人一同出了书房。临出门时,还听见唐隋在忿忿地说:“马家糜,此等小贼,他怎么敢!”

    白胜倒是云淡风轻:“他已经这么做了。”

    绿罗掩上门,领着高鸣闲走散步。

    高鸣与绿罗走在回廊过道上,却见到外边还真是阳光灿烂,空气清新。太阳底下虫鸟欢鸣,心中好不轻快。

    绿罗领着高鸣绕着王府随意闲走参观。

    不愧是亲王府,占地甚是广阔。只见宫殿重重,楼房错落,还有后山郁郁葱葱。更为夸张的是,山上还有潺潺溪水流下,在府中聚成一座小湖。

    这王府原来是依山而建,却将一整座小湖圈在里边。

    这座湖并不算小。湖面宽阔,湖畔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亭台桌椅,有清茶杯盏常备着。

    王府中的景致,与一般富贵人家的小荷塘自是截然不同。

    山上的溪流轻轻缓缓地汇入湖中,湖面却是水波不起,碧如翠玉。

    高鸣猜想,这湖中应当是有水流暗道,将不断流入的溪水卸去其他地方。

    溪流上有拱桥横跃,小湖畔有石雕护栏。两者俱是雕刻精美,气势不凡。

    高鸣望着郁郁青山,看着青碧的湖面,想起自己先前住的斑驳的老楼房,还是租的,不免唏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