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一副对联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2-14
    王妃想要分配这位小侍女照顾高鸣,高鸣颇显意外,也有些不好意思。

    他哪里想过有专门的侍女服侍自己的起居生活,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应对。

    倒是这位小侍女大大方方地说道:“好啊好啊,不知公子可嫌弃否?”

    高鸣忙道:“岂敢岂敢!”

    最后,高鸣也只好起身向信亲王和王妃行礼致谢,道:“如此就叨扰前辈,多谢夫人了。”

    高鸣也学绿罗,不叫王妃,却叫夫人,那王妃听了,却是愈加高兴了。

    高鸣又转头轻声向绿罗致谢:“今后,就有劳绿罗姑娘了。”

    小侍女甜甜笑道:“公子不用客气。”

    双方又是一阵寒暄,随后,王妃领着众女子离去,只留下绿罗在门外听候调遣。书房内又只剩下了白胜、唐隋和高鸣三人。

    房门被掩上,书房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清茶冒着缕缕热气,馨香盈室。

    唐隋感叹道:“想不到啊,你竟然成家了。”

    白胜也叹息道:“是啊,世事无常啊。”

    唐隋说道:“其实,我还挺羡慕你现在的日子,这么大院子,处于闹市,却独享安宁。”

    白胜也说道:“先前,我们不就一直想着过这样的生活吗?而今,我也算是得偿所愿了。我现在已经相当满足了。就这样安享余生,什么也不用做。任风起云涌,我只赏云卷云舒。”

    唐隋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站起身来,环视屋内。书房很大,书橱连排,书橱内各式新书古卷,摆得满满当当。

    白胜斜靠在椅子上,说道:“如今没事,就看些闲书,也颇有些意思。”

    唐隋点了点头,随意扫视。最后目光停在了一幅字上。

    高鸣顺着唐隋的目光看去,是一幅对联,纸张泛黄,显然有些年头。不过保存得很好,字迹清晰,其笔势锋锐,一撇一捺如刀芒、似剑锋。

    白胜亦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眼神忽的一阵恍惚。

    只见上联写道:剑履河山,一身正气通天地。

    而下联是:卷开古今,两袖清香满乾坤。

    唐隋忽然转头直直地看着白胜,说道:“仲捷,帮我!”

    白胜眼神离散,缓缓地开口,无限唏嘘:“固所愿矣,力不从心啊。”

    唐隋笑容洋溢,道:“仲捷,世事虽无常,天也无绝人之路!我此次来看你,还有一件极重要的事要做。”

    说罢,唐隋吸了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寻到了,天心青元丹。”

    白胜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浑身僵直,眼神呆滞,瞳孔离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空气沉静着,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良久,白胜才回过神来,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身子微微颤抖着,嘴唇颤动着轻轻说道:“即便是有了天心青元丹,也不济事的。”

    唐隋眨了眨眼眼睛,笑着说道:“仲捷,你莫非以为,我大老远地来,就只是为了给你带颗丹药?”

    白胜颤抖的双手一下子死死地扣在椅子扶手上,浑身紧绷,双眼紧闭,头颅微仰,紧紧地靠在了椅背上。

    不知过了多久,一行清泪从眼角溢出,向两鬓滑落,打湿了两鬓上的苍苍白发。

    高鸣听得白胜重重地吸了几口气,然后才终于缓和下来,问唐隋:“你人呢?有没有什么事?”

    唐隋轻快的说道:“好得很,闭关苦修,安然无恙,就等着渡劫了。”

    只听白胜笑着骂他:“唐隋你个老小子,还是这么混蛋!”

    唐隋不以为然,反而哈哈大笑。

    原来,唐隋这些时日以来,不光是回了故乡带了高鸣出来,还偶逢机遇,历经艰险,终于凑齐了为白胜疗伤的药物和手段。

    白胜问唐隋:“需要多长时间?”

    唐隋说道:“去除病根的话,大约需要一两年。但你想回复巅峰,那时日可就长了。”

    白胜道:“只要能跟除旧伤,恢复实力的事便无需考虑。”

    唐隋笑道:“也是,以你的天赋,恢复实力还不简单。”

    白胜却哈哈长笑道:“不瞒你说,要说天赋,我的一双儿女,才真正是天赋惊人。”

    唐隋惊愕:“你还有一双儿女?”

    白胜笑眯眯地道:“其

    实,是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唐隋唾弃之:“无耻老贼!”

    其羡慕嫉妒之意溢于言表。

    说到这里,白胜又有些犹豫,说道:“即便是我恢复了,恐怕也难以帮得上你了。”

    唐隋稍有迟疑,问道:“怎么?发生什么事了?”

    白胜一声长叹:“我那大女儿,于几十年前就离家了,常年不在家中。”

    “哦?”

    白胜有些迟缓地说道:“她,不是纯正的人族血脉。”

    两人沉默了下来。

    不一会儿,唐隋笑道:“无妨,只要你能恢复,就是好事。”

    白胜笑了。唐隋终究还不像那些老怪物,那般迂腐。

    两人又是一番闲聊。

    未几,白胜认真地说道:“疗伤一两年,相当于闭关一两年,这时间不长,却也不短了。还需从长计议,稍做准备。”

    唐隋惊讶:“怎么,这里不太平么?”

    白胜摆摆手:“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再小的地方,也是一座江湖啊。”

    唐隋点了点头,颇为理解。

    唐隋也说到:“高鸣老弟的修行也需要提上日程了。还要先为高鸣老弟药浴洗髓,引领他走上正轨,咱们才好安心闭关。”

    白胜点点头:“药物的事,我有积累,就看高鸣老弟自己的准备情况了。”

    高鸣摸了摸后脑勺,说道:“我是一直坚持练功来的,身体倒是轻盈了不少,就是不清楚到底达到什么程度了。”

    唐隋接过话来,对高鸣说道:“还差些火候,再练些时日。你也不要着急,修行一事,是岁月的积累,急不来的。”

    高鸣点了点头,这道理他懂的。

    突然,唐隋想到一件事,问道:“来的时候,在哨站卫星上我被人拦截,魏政先生的通行手令都不好使,你可知道是谁的部下?”

    白胜惊讶不已:“你不知道?”

    唐隋摇了摇头。

    白胜理了理思路,说道:“你可知道,魏政先生隐退,拱手让位给了马家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