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唐隋的朋友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2-14
    高鸣真的是震惊了!这个老头说的是汉语!还特么是某地的方言!难道真的是,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吗?

    高鸣拉了拉唐隋的袖子:“老哥,汉语?”

    唐隋看向一脸惊愕的高鸣,笑着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附近的星域,全部都说洛阳话。”

    高鸣愣了愣神,咽了口唾沫:“算了,我信!”

    已经放弃思考了。

    高鸣左右张望,不禁吐槽:“你这朋友有点阔气啊!”

    只见左右蹲着两只大石狮子,石狮子之后是三间兽头大门。

    大门涂以丹漆,仔细观察可见风霜痕迹,但黄铜门钉依然亮澄澄地闪着光,显然是经常打扫修缮的。

    正中的那扇大门尤其大气,威严堂皇,气势恢宏。正上方挂有一匾,上书四个鎏金大字:信亲王府。

    字的写法略有些不同,但与中文繁体差别不大,依然能辨认得出。

    大门后连着五间屋子,房顶覆盖着绿色的琉璃瓦。一面高高的围墙向两翼展开,延伸出去。

    高鸣也不能估算有多长,只可见这整条街道都是由这一面高墙组成。墙上覆盖着碧绿的琉璃青瓦,宣显尊贵。

    这面墙倒不像是起作防御作用的,反而是用来宣告府中主人的尊贵地位的。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此时正是白日时光,春暖时节,又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时有习习的清风,贯穿门前宽阔的街道,让人惬意。

    在这样的时间点,又是这么好的天气,按理说应当是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

    然而,这王府却是大门紧闭,街道上也是空空荡荡,并无行人。

    高鸣并未关心这些,只是感叹王府的富丽,啧啧出声,低声嘀咕道:“这个大哥认得是真的不亏!神通广大不说,还有个王爷朋友。当真是神通广大!”

    众所周知,中文之魅力所在,就在于同一个词却有不同的意思,带给人的感觉也是截然不同。

    当然,唐隋何等的敏锐,

    高鸣就说再小声十倍,再离远十米,唐隋依然能听得到。不过,对于高鸣随口吐槽调戏开玩笑,唐隋也早就习惯了。

    唐隋转过头来笑着说:“是一个老友,当年相伴同行数百年,只可惜他后来受了伤,便回了故乡。他本是一个皇帝的亲弟弟,受伤之后,便想着落叶归根,坐镇故国,护佑兄长血脉,保佑皇室长存。”

    高鸣吐了吐舌头,这些老妖怪,动不动就上百年。还有那个保佑,这是真正的祖宗保佑啊。

    随后,只听唐隋接着说道:“你见到之后,当尊称他一声前辈。”

    高鸣听了一乐,说道:“不该叫王爷吗?”

    唐隋接话道:“然后行跪拜之礼,大喊一声拜见王爷,接着以头抢地?”

    高鸣听到这话,更是乐出了声:“老哥,原来你也会说这些调皮的话!”

    唐隋说道:“我只是不想你丢了我的脸面。”

    高鸣当下眼珠子瞎转,鬼鬼祟祟地和唐隋说道:“老哥,你收不收徒弟?”

    唐隋有些奇怪,答道:“仙盟里一般不收徒弟,大家都是兄弟,互帮互助。”

    高鸣挤了挤眼睛:“你可以私人收徒啊。”

    唐隋马上就知道了,高鸣又开始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便斜着眼看他:“你想干什么?”

    高鸣未语先笑,嘿嘿着说道:“这样,你把我收了做徒弟,我再去和里边那位王爷做兄弟,如此一来,他不就比你低出一辈了吗?”

    唐隋眼中一亮,随后连连摆手,说道:“犯不着犯不着,我和仲捷感情深厚,怎能做这种事。”

    然而,那副笑眯眯的嘴脸,却丝毫不加收敛。

    高鸣一拍唐隋的肩膀,一脸奸笑:“老哥,所谓感情深,不就是想做对方的爸爸吗?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可不要错过呀!”

    唐隋咳嗽了一声,站直了身子,正儿八经义正言辞地反驳道:“我唐隋待兄弟至真至诚,岂能做这种事情!”

    却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第

    一次这么地春光明媚。

    两人悄悄地说笑着,明显看得出来,自来到王府门前,唐隋的心情便好多了。

    忽然只听得“吱呀”一声,大门无风自动,不止是正门,而是面前所有的门都齐刷刷地迅速地打开。

    只听一道声音远远传来:“唐隋兄远道而来,快快请进!小弟失礼,有失远迎啊!”

    唐隋笑着应道:“仲捷,你还是这么客气!”

    高鸣远远望去,只见一个男子隔着大老远便急匆匆地迎了上来,想必就是唐隋的老友了,这座王府的主人,信亲王。

    这位王爷看样貌是个稳重的中年人,但高鸣心里清楚,这定然也是个老妖怪。

    信亲王身材高大,腰背挺拔,分明行走如风,却给人感觉不急不缓。

    王爷着一身干净洁白的上好丝绸袍服,绣有颜色隐淡朴素的浮云图案,表现得谦和温厚,却威仪自现,器宇轩昂。活脱脱一个从古画中走出来的大官人,贵气逼人。

    高鸣转头看了看唐隋,一个面相稚嫩又温温吞吞的小道士,恩,不评价。

    只是,让高鸣有些在意的是,这位信亲王一头青丝规规整整地束在头顶,却独独留下了两鬓白发,垂在胸前。满头青丝,却两鬓雪白,两缕银丝似两道洁白的雪线,极为显眼。

    高鸣暗暗想道:“他们这里,莫非也搞非主流?”

    唐隋向双方引荐,原来,这位王爷叫白胜,表字仲捷。

    当初唐隋才离开地球不久,还是个壮志踌躇的修道新人,那时候就遇到了白胜。两人相谈渐欢,搭档同行数百载,并一同加入了仙盟。

    只可惜,后来白胜受伤,退居仙盟二线,又时运不济,所在驻地遭受猛烈的攻击。白胜爆发修为奋力杀敌,却也因此旧势加重,更添新伤。

    白胜自感仙道无望,大限将至,便于百年前辞别战友,回归故土,做起了颐养余年的闲散老翁。

    高鸣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后辈晚生见过前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