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章 传送阵
作者:待秋的知了的小说      更新:2020-02-14
    高鸣想起了曾经做过的一种叫做理解的题,得分相当惨烈。世界上真的存在那种东西,每个字单独分开来你都认识,合一块就不知道是几个意思了。

    高鸣眼神呆滞地默默翻看着手里的《帝心诀》,陷入了迷茫。

    他有点想不明白,江湖上传说中的高手怎么能那么厉害,他们都是怎么能够在一本薄薄的秘籍上,用一些简约的手绘简笔画,和一些晦涩难懂且大多有歧义的文言文,在那么小的篇幅里,完整而精确地传达了自己的意思,传下自己独创的功法。

    有那么厉害的文笔功力,怎么不去考个科举状元,还练什么武功混什么黑社会?

    而更厉害的是那些拿到了秘籍的大侠们,居然能够看懂,还练成了!

    高鸣失魂落魄地关闭了《帝心诀》的界面,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就自己目前这个智商,是不是不太适合修仙?自己恐怕应该先回去好好学习学习,先念个博士后,再回来修仙试试。

    这大概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最深刻的领悟了吧。

    半晌,高鸣“垂死病中惊坐起”,眼中迸发出了惊人的斗志。

    我高鸣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吗?我要成为宇宙最强,我要踏碎星空,宇宙无敌!这本看不懂,还可以看其他的嘛,十万三千本,总有一本适合自己的!

    高鸣斗志昂扬地搜寻起来,终于看到一个比较熟悉的名字,《三花聚顶》!

    好!就决定是你了!

    ……

    《三花聚顶》:不,你决定不了。

    就这么无情。

    再换!

    ……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高鸣终于心力交瘁地瘫倒在座椅上。

    我将来一定仙也修不成,又没有文化,孤独终老,人生一片灰暗。

    “科伯,除了这些我看不懂的秘籍,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东西?”高鸣有气无力地出声问道。

    “科伯”是手链的名字,这手链似乎也是高智能,认主之后,可以直接进行精神交流,但是高鸣不会用精神输出指令,只能通过语言发送指令。

    “分类索引如下。”

    科伯直接通过精神链接做出回应。显然,相比起红桃来说,科伯显得相当机械死板。而红桃就要生动活泼得多了。

    “科伯,这名字好难听啊,可以改个名字吗?”

    “请输入新名称。”

    高鸣想起了那十万三千多本小黄书——啊呸,是秘籍!说道:“要不就叫茵蒂克丝吧。哎,算了,重名了还是不太好。就叫茵迪丝算了。”

    “改名成功。新的唤醒指令:茵迪丝。”

    “茵迪丝,给我看一下那个奇闻轶事和修仙传记类别的。”

    “已根据分类按默认排序显示。”

    哇,这么多呀。

    高鸣一头扎进了知识的海洋里。

    良久,高鸣都感觉饿了才抬起头来。除了饿了,高鸣脸色也有些古怪。

    为什么记录里的修仙者一个个都死的那么惨?

    仔细看一下书名,才发现这本书叫《修行前鉴》……

    上面不仅记录了修行者常见的各种死法,还有经验总结和精度概括的教训警言……

    修个仙而已,这么刺激的吗?

    怕不是上了唐隋那老小子的当,上了贼船!不过仔细想想,还真没有指责唐隋的理由。

    真是精明呀,连甩锅的机会都没有,果然是个滴水不漏的老妖怪!

    ……

    看,这就是当今社会中成长的大好青年,机变之灵巧,想喷人怎么着都能找到理由。

    当然,高鸣其实没有什么恶意,就是无聊之下自娱自乐吐个槽。对于唐隋,他嘴上不说,心底是相当崇敬和感激的。

    当然,这也是当代青年的一个特点,与礼节浮夸的某个时代或某民族的某一部分人截然不同。

    飞梭在星空中快速前进着。高鸣分辨不出速度有多快,实在是文化水平有限,辨别不出来。当初发现自己可以上大学,惊喜至极,完全不挑剔,随便选了个专业就去了,至今也不知道学到了什么。

    但其实有些东西,可能本人都意识不到,却已经无声无息地渗入骨子里了。有些努力看似没用,但没有什么努力是白费的,只是没用在对的地方。

    高级智能红桃一般会双手交叉在小腹位置,娴静端庄地浮空而立。高鸣还是第一次见到像红桃这么高智商的人工智能,便想逗一逗她,和她聊聊天。

    但是之后发现,红桃的情商太高了,几乎是与真人无异。于是,高鸣有些聊不下去。

    他只擅长和人工智能聊天,实在不会和真人聊天。

    这还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飞梭内的日子有些单调乏味,唐隋一直在休息没有理会高鸣。修行者就连休息好像都离不开修炼。

    高鸣的精力大多放在茵迪丝的资料上,逮到啥看啥,没什么目标,只要能看懂就行,反正怎么也看不完。

    有时候累了,高鸣就仰面躺下,静静地发呆,享受这份安宁。也没感觉多无聊,慵懒的人在安静的时候只会觉得很惬意。

    飞梭内会显示两个时间,一个是飞梭内的时间,一个是标准线时间。静静地发呆的时候,就会感觉时间就像细沙一样,从指间、发间,如涓涓细流般地流走。

    在一次睡醒之后,一睁眼,唐隋又出现了。

    看见他醒来,唐隋道:“马上就要到台跃星了。台跃星一片荒芜,但是有前辈先人留

    下的传送阵。传送阵对我们修士非常重要,一会你仔细观察一下。”

    高鸣点头表示明白了,起身洗漱,振奋精神。

    不多时,红桃珠圆玉润又带有些轻灵活泼的声音响起了:“台跃星到了哦,下一步行动请指示。”

    唐隋道:“去最近的传送阵,在传送阵周围多转两圈,给高鸣老弟仔细观察一下。”

    上下左右全部切换到飞梭外的视野场景,只有红桃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的光,仿佛凭空漂浮在一片漆黑的星空之中。

    远远地便能望见一颗庞大的星球靠近来,高鸣第一次见到如此壮观的景致,心情不由有些激动。

    飞梭斜斜的绕了半圈,切到星球的白天那一面。

    没有浓密的云层,入眼是沟壑遍布的大地。大地支离破碎,满目疮痍,触人心弦。

    “这里曾经爆发过一场战争。”唐隋有些感叹,却没有多说。

    飞梭的速度已经放慢下来了。

    很快就可以看见,前面有一大片山石成某种规则排布,其正中心有一片特殊的建筑群,粗犷古朴,与周围山石无异,但造型结构很是独特。

    “那就是传送阵了。”唐隋说道。

    “呃,和想象中有些不一样。”

    唐隋问道:“你想象中是个什么样的?”

    “我以为就是那种,放上带有能量的仙晶,然后人一站上去,就可以传送到很远的地方。”

    唐隋说道:“那确实是很多人努力研究的方向。时空神通一直以来都是神通中比较难的,甚至空间神通比时间神通还要复杂。有些精于此道的大能修士甚至能够瞬间位移光年之外,却唯独无法设计出供低级修士便捷使用的小型传送阵。”

    “这是为何?”既然研究出了远程传送的神通,为什么不能推广普及呢?

    “那些大能们能够凭一己之力精确计算空间的瞬间的各项系数瞬间传送自己,但是长久地让空间保持稳定却是个大麻烦,这样也就不能维持那种便捷的小型传送阵的稳定运行了。”

    “那咱们这个怎么用?”

    “这是后来一位前辈提出道法大数据的概念。炼器技艺也随之发生了大革命,出现了可变镌刻阵法。于是,有一位痴迷炼器的空间道天才,将空间神通与之相结合,被后来的飞梭接纳,作为此后飞梭的一项标准功能,这才有了如今的传送阵。修士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就可以借助飞梭进行远程传送。”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奈何我没文化,听不懂。”高鸣表示不明觉厉。

    “不用懂,知道以后出了什么事还可以通过传送阵跑路就行。”唐隋毫不在意,甚至还给人一种理直气壮的感觉。

    高鸣感觉自己敏锐的第六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