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的娇太太 第1584章 准备礼物
作者:时笙顾霆琛的小说      更新:2020-08-31
    席允从小是在蜜罐里泡着长大的,除开今年她逃跑之外,每年的生日她都过得热热闹闹,所以在她的眼中生日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一定得有亲朋好友或者恋人相伴!

    她,是他的家人。

    亦是他的恋人。

    所以她绝不能无动于衷。

    正想着这事的时候花儿鹿回了她之前的消息,“越椿哥哥不过生日,所以于他而言就是一个普通的日子,我也从未送过他礼物。”

    席允疑惑的问:“为什么啊?”

    “他性子孤僻,不喜热闹,除了工作上接触的人之外也没特别好的朋友,习惯了罢。”

    孤僻也能习惯吗?!

    席允原本刚刚还在犹豫的。

    可是此时她下定了决心。

    她一定要陪他过生日。

    席允换了身衣服下楼,时笙见她这样便张口问:“去哪儿?刚回到家就又要离开?”

    席允赶紧让元宥背锅,“我去找三叔,他说他带我出去玩,妈妈,我今晚不回家啦!”

    “我不管你,但要到新年了不能再离开梧城,你去玩吧,注意安全,让你三叔小心。”

    “好嘞,允儿走啦。”

    走到门口的席允突然转回身问时笙,“妈妈,我想问你个问题,你领养大哥的时候他是什么处境?”

    时笙好奇的问:“怎么突然问这个?”

    “哦,单纯好奇。”

    时笙见她主动关怀越椿心里还是挺开心的,毕竟他们是一家人,就是该互相关心。

    “我在你外婆……我亲生母亲的城堡里遇见的越椿,你去过的,就是那个法国城堡。”

    “哦,这个我知道!”

    时笙见她想起这才解释道:“我是在城堡后花园遇见的他,他那个时候是一个流浪的少年,就是被母亲抛弃的,每天基本上都饿着肚子,面黄肌瘦的,我见他可怜就想着要领养他,那个时候他骨气重,还拒绝了我。”

    流浪、抛弃……

    这两个词都很不寻常。

    何况还是被自己亲生母亲抛弃。

    他曾经还有这样的经历吗?

    不知为何,席允心底酸酸的。

    席允抓住重心问:“见他可怜就收养他?而且他当时拒绝了你,为何又领养了他?!”

    “允儿,他的一双眼眸很清澈,让我心底忍不住的怜惜他!而且他还说他叫越椿,八千年为椿,八年前为湫,这是他母亲给他取的名字,可是后面还有一句,春秋相隔,生死不见,我是做母亲的,心里格外心疼他。”

    时笙想起曾经便觉得难过,她未想过这些话句句扎在席允的心底,她突然认为她不了解她这个大哥,难怪大家都说他孤独!!

    而且她方才问过他。

    而他语气淡淡的跳过了。

    他压根没想过让她去了解他。

    他什么事情都藏在心底。

    这样的男人令人怜惜。

    可是也令人无力。

    因为什么都不说的话很难去互相沟通理解,而且席允并不是那种会去主动了解对方和主动沟通的人,她怜惜他的同时也明白他们之间都未敞开心扉,这恋爱路道阻且长!

    “我不知为何他突然联系了在城堡的管家要做我的儿子,然后我领养了他直到现在。”

    虽说是领养,可他从未进席家户口。

    在名义上说他们没有一点关系。

    但是这份感情大家心里了然。

    “哦哦哦,妈妈我走啦!”

    席允快速的离开,她让席拓订着去挪威的机票,可是带太多的保镖容易让时笙心底起疑,除席拓之外她让剩下的去了元宥身边跟着元宥,而她去了商场,可是商场那边没有什么礼物,能花钱买到的礼物都不珍贵!

    她犹豫许久问:“最近的陶瓷店在哪?”

    “我查一下。”席拓道。

    席允催道:“嗯,快点!”

    “小姐,附近两公里处就有陶瓷店,只是机票没有今天直达到挪威的,明天晚上九点钟才有,还要去瑞士转机,但到瑞士的也是今天晚上凌晨三点的机票,抵达那边得第二天晚上,在那边还要花时间转机,抵达挪威很晚,估计得后天晚上,你要安排专机吗?”

    席允摇摇脑袋道:“算了,安排专机母亲会知晓,能在后天晚上之前赶到挪威便行。”

    “那我订到瑞士的机票?”

    “那先抵达瑞士,然后多去几个国家,我想要录个视频,你安排一下到那边的流程。”

    “是,我这就去安排。”

    “席拓,你先送我去陶瓷店!”

    ……

    席允抵达陶瓷店之后便对店主说:“我花一万元包场,凌晨两点以前你要教我完成一对情侣陶瓷,我要亲自做,倘若我做的成功我会再额外给你两万元的奖励,能做到吗?”

    一天赚三万元,店主自然欣喜。

    席允并不是做简单的陶瓷,而是拿出她和自己的照片给店主,店主根据模样一点一点的教她,等一对陶瓷成型已是三个小时之后,做的有模有样的,席允心底很是满意。

    烧陶瓷又花了五六个小时。

    在此之前还上过一部分釉。

    烧完之后她又亲自上色。

    她学过画画,在这方面很是精通,店主见她流畅的模样还挺吃惊的,等这对陶瓷全部完工之后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左右,她用精美的礼盒包装好然后赶往梧城最著名景点。

    她站在景点前让席拓给她录视频。

    “今天是一月十九日,梧城白雪皑皑,我是席允,祝大哥生日快乐!越椿哥哥生日快乐呀,允儿爱你,要做你最乖巧的小女孩。”

    今天十八号。

    她特意说了十九号越椿的生日日期。

    视频录制完之后她吩咐席拓,“我们先到机场,然后将瑞士附近的国家都走一遭给大哥打生日卡,算是一份心意,我知道的只有这些,还有蜡烛,明天可不能有任何闪失!”

    “是,小姐。”

    席允心底突然很紧张。

    因为是第一次给恋人过生日。

    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对方开心。

    既然如此,便顺心吧。

    “要是早知道越先生的生日是明天,小姐昨天就不会急着回梧城,这样奔波挺劳累。”

    席允不以为热道:“怕什么?在飞机上又不累,况且我年轻,压根觉得这些不是事!”

    “小姐还真是乐观啊。”

    “席拓,你说大哥会开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