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国 第二百六十六章 换代
作者:我糕呢的小说      更新:2020-04-01
    /!无广告!

    “那么打不起来了?”童波涛微微皱眉。

    过年在家闲出屁了,好不容易从机巧城出来跟柳初回合,准备去干一票大的,结果看样子是打不起来了。

    早知道这样,他就跟着魏索去西疆了,或者跟郝宏吉和干诚远去南疆也好啊。

    郝宏吉和干诚远如今也做到了四品大将军的位置,这在近两年,算是升职比较快的两位将军了。

    “你以为打仗很好玩吗?”柳初瞪了童波涛一眼。

    打仗是要死人的!能不打当然最好,他也乐得这个怂货可汗,能够乖乖带领巫鬼族投降。

    “对对对,打仗不好,我这就回去宣布,解散军队。”柯克图陪着笑脸说道。

    “没你插嘴的份!”童波涛给了柯克图后脑勺一巴掌,将气撒在了柯克图身上。

    柯克图顿时苦着一张脸,委屈巴巴的模样看着让人……毛骨悚然!

    “别特么卖萌!”童波涛又给了柯克图后脑勺一巴掌。

    柯克图连忙屏住一口气,变得面无表情起来。

    “行了行了,别欺负他了,想想怎么谈判吧。”柳初说道。

    “还有什么好谈的?他们可汗都在我们手上,还不是我们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童波涛理所当然的说道。

    “没那么简单,也许……”柳初陷入了沉默,他想到了一些可能性,不太好的可能性。

    与此同时,巫鬼族中。

    库巴图一个人在大帐内犹豫了很久,看着那张兽皮椅,走到近前,把手放在上面不断摩挲着。

    这兽皮的感觉,是那么的令人舒心!

    不,应该是,这张位置,是那么的令人动心!

    库巴图犹豫了一会,走到了兽皮椅正前方,背对兽皮椅,闭上眼睛想了想,然后慢慢把身子往下降,撅着屁股慢慢的坐了下去。

    当屁股触及兽皮椅的那一刹那,库巴图犹如被烧红的铁块烫着了一般,咻的一下又站了起来。

    “不行!我库巴图始终忠于可汗,不能背叛可汗!”库巴图深吸一口气,暗道好险,刚才差点颠覆自己心中的信仰。

    库巴图走到大帐口,正要出去,忽然又停住了脚步,转身再次看了眼那兽皮椅。

    真是令人动心啊!

    然后,撩开大帐,大步离去。

    就在库巴图走后不久,贵族代表巴尔走进了大帐内,看着那兽皮椅,冷笑一声。

    巫鬼族被柯克图家族统治了那么久,是时候改朝换代了!

    库巴图拥有一定的声望,而且和whsxsh.柯克图家族,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先把库巴图推上位,进行一个过渡,随后他们这些贵族会想办法把库巴图给干掉。

    等干掉库巴图之后,再扶植一个傀儡上去,这样巫鬼族就掌控在他们的手中了!

    权力,永远是最令人醉心的!

    库巴图回到了自己家中,看着正在给二儿子喂奶的夫人静瑞香芹,微微叹了口气。

    可汗护卫,这个活,并不好干,别人以为他库巴图风光无限,可谁又知道,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呢?

    “才这么点吃的?”库巴图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微微皱眉。

    “上个月发的钱,月中就花完了,这点东西,还是跟我妹她们家借的!”静瑞香芹说道。

    “花这么快?”库巴图微微皱眉。

    “你以为养个孩子不花钱吗?”静瑞香芹语气中暗含责怪之意。

    这孩子,其实她并不想要,但是奈何,第一个生的是女儿,如今已经十四岁了,可库巴图一直想要个男孩。

    去年的时候,静瑞香芹终于又怀上了,而上天怜悯他库巴图,这一胎终于生了男孩。

    “不行,让迪丽图早点出嫁。”库巴图一边吃着不算丰富的食物,一边说道。

    “迪丽图才十四!你让她嫁哪去?”静瑞香芹不满的说道。

    “你不也十三岁就嫁给我了?十四已经是大姑娘了,可以出嫁了!”库巴图说道。

    “你这是卖女儿!自己没本事赚钱,干嘛把气撒在家里人身上?”静瑞香芹冷哼一声。

    “你以为钱好赚吗?”库巴图啪的一声将手中的食物拍在桌子上。

    “哇!”

    静瑞香芹怀中的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哭不哭,你干什么你?吓着孩子了!”静瑞香芹连忙安慰孩子,然后又对库巴图凶道。

    “你那什么近卫,能赚几个钱?你看看我妹夫,自己做生意,哪天不是赚大钱?”静瑞香芹紧接着又说道。

    “做生意有什么出息!好男儿就该征战沙场!”库巴图一脸不悦,这静瑞香芹,又拿别的男人和他做对比,这让他很不爽。

    “没出息也比你能赚钱!在我看来,能赚钱就是出息!”静瑞香芹再次冷哼一声。

    “不吃了!”库巴图放下手中食物,起身直接离开了家。

    “大人!”

    “大人!”

    库巴图漫无目的的走在巫鬼族领地内,路过的人不断的和库巴图打招呼,这让库巴图心情好了不少,至少他是受人尊敬的!

    “你别看这库巴图表面风光,其实他家都快揭不开锅了!”

    “唉,说来也真可怜,当这可汗近卫,竟然什么油水都捞不到。”

    “是啊。”

    库巴图恍惚间听到背后有人在议论自己,他一转身,后面几个人顿时就跑了。

    库巴图大怒,竟然敢有人当街议论自己?

    同时,库巴图也恼恨自己,自己可是可汗近卫,可为什么会缺钱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道。

    自从跟了老可汗开始,自己似乎就没有钱够花的时候,每个月都是靠借钱为生,每次领了钱又赶紧还给别人,还了之后又要借,都成了一个死循环了。

    “我跟你们说啊,我听说吴国斩了个大贪官!你们知道这大贪官贪了多少吗?”远处有几人扎堆在闲聊,其中一人说道。

    “不知道。”其他人纷纷摇头。

    “一年,贪了这个数!”那人竖起两根手指。

    “两千两?”有人猜测到。

    “不对。”那人摇了摇头。

    “两万两?”又有人说道。

    “二十万两,黄金!”那人说道。

    “嘶!”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一年贪了二十万两黄金,这可真是有些夸张了。

    “所以啊,无官不贪!如果各国都严查贪官污吏的话,能够拉出来一大片人!皇帝身边的近臣都可能是大贪官!”那人摇着头说道。

    这些闲聊声,全都传入了库巴图的耳中。

    库巴图沉默了一会,无官不贪?

    库巴图似乎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从跟了老可汗开始到现在,他连一粒米都没贪墨过!

    库巴图深吸一口气,忽然下了一个决定,自己不能再让别人看不起,让他们在背后说自己的闲言碎语,尤其是不能再让家里那婆娘看不起!

    而眼前就有个大好机会在等着他,他可以鱼跃龙门主宰自己的命运!

    &nb178gou.sp;   库巴图转身回家,倒头就睡。

    第二天,库巴图睁开眼躺在床上,迟迟没有起床。

    库巴图以为,昨天自己的那个念头只是一时兴起,可经过了一晚上的沉思,库巴图发现,这个念头越来越重,埋在脑海里根本抹不掉了。

    库巴图知道,自己动心了,自己的信念已经动摇了。

    既然如此,那就干吧!

    库巴图起身穿好衣服,直接去了贵族的领地。

    巫鬼族中,贵族有一片自己的地区,不允许一般人涉足。

    “大人,您是来?”这里的卫兵问道。

    “我找巴尔。”库巴图说道。

    “让他进来吧。”正在玩弄花草的巴尔对着那卫兵说道。

    卫兵点点头,然后把库巴图放了进去。

    “库巴图,想好了?”巴尔放下手中的洒水壶,用毛巾擦了擦手,笑呵呵的问道。

    “鬼老那边,搞定了吗?”库巴图问道。

    巴尔笑容更甚,库巴图这样问,说明他已经坚定了当可汗的信念了。

    “搞定了两个,还有一个,今天应该也能搞的了,如果没意外的话,明天你就能宣布上位。”巴尔拍了拍库巴图的肩膀。

    “好!那我等你消息!”库巴图说完,直接转身离去。

    看着离去的库巴图,巴尔冷笑一声。

    库巴图不知道的是,昨天在他离开家中后,一名黑衣人钻进了库巴图家中,给了他夫人一袋银子。

    而大街上背后有议论库巴图的人,也是巴尔安排的。

    另外一边当街讨论贪官污吏那些事的人,也是巴尔安排的。

    这一切的安排,都是为了攻破库巴图的心理防线!

    库巴图可能永远不会想到,自己的夫人都会被人收买!

    隔天,巴尔直接找上了库巴图,告诉库巴图,所有鬼老已经搞定,可以宣布上位了。

    库巴图精心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然后跟着巴尔来到了中心大广场上,三名披着兽皮衣、拄着拐杖的鬼老已经等候在这,周围也来了很多民众。

    “各位,前可汗柯克图已经叛变,他倒向了魏国那边,我们决定,重新推举出新的可汗!”

    “而根据对族群的贡献,我们已经选出了合适的人选,库巴图!”

    一名鬼老直接给被柳初掳走的柯克图按了个叛徒的头衔,就这么把巫鬼族民众给糊弄了过去。

    但是有多少人会被糊弄,就不太好说了。

    不过可汗更换这种事,跟他们本来就没有太大的关系,谁当可汗都一样,他们的日子还是照过,所以他们也懒得去思考了,鬼老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整个加冕仪式持续了一整个上午,库巴图终于戴上了王www.njhsdk.冠,成为了巫鬼族的新可汗。

    库巴图扫视一圈,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从此以后,他库巴图就是万人之上了!他再也不用担心被人背地里议论、被自己婆娘看不起了!

    加冕仪式过后,库巴图来到了大帐中,把平时看不过眼的一些器物,全都丢了出去。

    最后走到那兽皮椅前,傻呵呵的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后,慢慢转身,看着下方的巴尔和三位鬼老,深吸一口气,撩起衣袍,直接坐了下去。

    “拜见可汗!”巴尔带领着喊了一声。

    “拜见可汗!”三位鬼老也均是行礼。

    “免礼!”库巴图觉得无比的爽快,太特么爽了!

    在这兽皮椅上,有一种掌握生杀大权的感觉!一言可断人生,一言可令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