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第七百八十五章 老狐狸终于露面儿了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8-01-10
    &bp;&bp;&bp;&bp;还正如庞学峰看到的,这个开车的人还就是周贤民,不过听到了庞学峰的话之后周贤民却只是呵呵一笑的说道,“学峰你先别激动,今天的主角儿可不是我。”

    &bp;&bp;&bp;&bp;“什么意思啊周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庞学峰不由得就笑着说道。

    &bp;&bp;&bp;&bp;可是庞学峰这话才刚刚说完,后箱的车门儿就被打开了,然而当庞学峰看到从后车门儿里出来的人的时候儿不禁就更迷糊了,“刘刘主任?您怎么来了?”

    &bp;&bp;&bp;&bp;不过,这个出来的人正是昨天才刚刚见过的京城01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兼主治医师,刘智翰,也是院里名副其实的一把刀。

    &bp;&bp;&bp;&bp;只不过这次除了周贤民之外只有刘主任一个人来了,许主任和于主任并没有一起来。

    &bp;&bp;&bp;&bp;庞学峰这下儿是真的有点儿琢磨不透了,于是赶紧就迎了上前去。

    &bp;&bp;&bp;&bp;刘主任这才笑着说道,“庞先生,咱们又见面了,不过你别担心,今天我来可是有好事儿要告诉”

    &bp;&bp;&bp;&bp;可刘主任这满脸喜庆的劲头儿还没有热乎一会儿呢,忽然就被一个声音个生硬的打断了,“姓庞的,我说你们耳朵聋了还是怎么了,我刚才说过的话你们没有听到是不是,那好,我就再说一遍儿,现在是五点二十三分,离六点整还有半个小时多一点儿,如果到了六点你们还没有把房子给我腾”

    &bp;&bp;&bp;&bp;不用说,这个说话的人正是秦小珂。

    &bp;&bp;&bp;&bp;可是哪怕压根儿就没有见过秦小珂,更不知道他这个时候儿在这儿这是干嘛的,不过说就冲着他这一脸嘚瑟的模样儿还有那一声儿“姓庞的”,周贤民不用问就知道这个家伙不是自己人,于是秦小珂这话才刚刚说道半截儿,周贤民飞起一脚直接就把秦小珂给踹翻在了地上。

    &bp;&bp;&bp;&bp;“扌喿你-妈-逼-的,你跟谁说话呢你知道吗,你他-妈-的算哪根儿葱啊我扌喿!”

    &bp;&bp;&bp;&bp;说着,周贤民立马上去对着已经倒在了地上的秦小珂就又狠狠地补了两脚。

    &bp;&bp;&bp;&bp;可不是嘛,别看周贤民现如今在周佩芸的“管教”之下已经很斯文了,可是说根到底他可是周家第三代中唯一的男丁啊,尤其再加上周家那显赫的背景,也就是庞学峰和周贤民认识的晚,要是早几年就认识了的话,那一准儿能看到周贤民同志带着上百人和人“战斗”的英姿!

    &bp;&bp;&bp;&bp;“哎呦!啊!克奥,你你敢打我?你他-妈-的活腻歪了吧,你他-妈-的知道我是谁吗?”

    &bp;&bp;&bp;&bp;仗着自己的哥哥就是溪山区区-长秘书的关系,秦小珂就算是被周贤民给踹倒在地上了,可是却依然其实不减,而且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在溪山区区-政-府的大门口儿对自己动手,于是恼羞成怒之下,脸色顿时就变得狰狞了起来。

    &bp;&bp;&bp;&bp;可这架势这气势要是咋呼一下儿毫无背景的普通老百姓的话,兴许还真的能起到点儿作用,不过这可是周家第三代里的独苗儿周贤民,克奥,别说在江林了,计算在整个沿东省能让他怕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bp;&bp;&bp;&bp;于是秦小珂这话不说还不要紧,周贤民这次直接朝着他的脸上就是一脚,噗,顿时秦小珂的脸上就跟被砸破的西瓜一样,一片红乎乎的了。

    &bp;&bp;&bp;&bp;这下儿秦小珂不仅一时半会儿的不能再说话,就冲着周贤民这个生猛劲儿,估计就算是让他说他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bp;&bp;&bp;&bp;“再他-妈-的敢废话一句老子现在就废了你!”周贤民这才怒气冲冲的说道。

    &bp;&bp;&bp;&bp;刘主任毕竟是一个从事医疗研究的知识分子,所以本身是极其不赞成动不动就拳脚相向的,可是这个秦小珂也是实在的太没有礼貌了。

    &bp;&bp;&bp;&bp;先不说是因为什么事儿吧,可就连刘主任见了庞学峰都要称呼一声儿庞先生,他倒好,上来就是一句姓庞的,不揍你揍谁!

    &bp;&bp;&bp;&bp;于是刘主任在冷冷的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秦小珂之后,这才对庞学峰说道,“庞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儿?”

    &bp;&bp;&bp;&bp;庞学峰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也没有什么。”

    &bp;&bp;&bp;&bp;说着就转身指了指身后的这家巨美芦荟店说道,“这不,这家店是我一个老乡开的,而我们山间好泉正准备在溪山区开设一家分店,正苦于找不到合适的门面房呢,正好儿我老乡的店不想干了,于是就正好儿的转让给了我们。”

    &bp;&bp;&bp;&bp;“可是这个秦小珂,哦对了,他就是这房子的房东,上来二话不说就要收回房子,连个理由都没有,还飞扬跋扈的说什么限我们在一个小时之内腾清,否则就要给我们好看的,所以这就争执了起来。”

    &bp;&bp;&bp;&bp;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bp;&bp;&bp;&bp;然而就在庞学峰说话的这个当口儿,倒在地上的秦小珂却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于是庞学峰等人忽然就听秦小珂说道,“哥,你快点儿来吧,我被人给打了,对,我的鼻梁骨估计是断了,不不,不是那个庞学峰动的手,是另一个人,不过我看他们都认识,肯定都是一伙儿的,嗯,你快点儿来吧,我一个人招架不住啊!”

    &bp;&bp;&bp;&bp;说完了之后秦小珂就挂掉了电话,不过这次却学乖了,一句话也不再说,而只是就这么坐到了墙根儿那里,然后一脸冷笑的看着庞学峰和周贤民等人。

    &bp;&bp;&bp;&bp;周贤民一看立马脑门儿上的青筋就爆了起来,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还他-妈-的嘚瑟呢,于是转身就要再去教训他一顿,可是却被庞学峰一把给拉住了,“周哥,省点儿劲儿吧,再说了,我还就等着他叫人呢。”

    &bp;&bp;&bp;&bp;嗯?周贤民一听就纳闷儿了,“学峰,什么意思?”

    &bp;&bp;&bp;&bp;庞学峰这才对周贤民说道,“虽然具体的还没有弄清楚,但是我敢肯定,这个家伙和溪山区区-长贺青岩的秘书韩康之间有着某种亲属关系。”

    &bp;&bp;&bp;&bp;“是吗?还有这层儿关系?”

    &bp;&bp;&bp;&bp;经庞学峰这么一说,周贤民这才想起来,大路对面儿可就是溪山区的区-政-府啊,可庞学峰哪儿去开不行却偏偏要把分店开在贺青岩的“大本营”对面儿,于是一瞬间周贤民就知道庞学峰这到底是要干什么了。

    &bp;&bp;&bp;&bp;可是让庞学峰没有想到的是,首先来的居然是一辆一一零的警-车,而紧随其后的就是一辆奥迪,然而更让庞学峰没有想到的是,从奥迪车里出来的不仅有韩康韩大秘书,居然还有贺青岩本人。

    &bp;&bp;&bp;&bp;韩康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秦小珂,尤其是秦小珂这个时候儿已经血糊糊的那张脸,于是气愤之下立马就要上前去查看秦小珂的伤势,可是毕竟自己的身份不便于直接出面儿,于是扭头就看向了贺青岩。

    &bp;&bp;&bp;&bp;贺青岩也是一下车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秦小珂,于是一脸愠色的立刻就说道,“怎么回事儿啊这是,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啊?在区-政-府的门前竟然敢动手打人,成何体统!谁动的手,给我站出来!”

    &bp;&bp;&bp;&bp;听到了贺青岩的话之后周贤民立马就乐了,漫不经心的迈出了一步之后说道,“我打的,怎么了,有意见?”

    &bp;&bp;&bp;&bp;说实在的,在贺青岩的心里,这次动手的一定是庞学峰,而且事实上贺青岩还真的就盼着出事儿呢,因为只有这样儿,他这个区领导才能以亲临现场的名义名正言顺的出面儿对这件事情进行“干预”。

    &bp;&bp;&bp;&bp;然而贺青岩一下车就只顾着看秦小珂和庞学峰了,却没有看到周贤民居然也在场。

    &bp;&bp;&bp;&bp;于是当贺青岩看到了周贤民之后猛的就是一愣,但是毕竟两人属于不同的“阵营”,而且贺青岩自持这可是在自己的“家门口儿”,况且自己又是区-长的身份,于是毅然“正气凛然”的说道,“周贤民?是你先动的手?”

    &bp;&bp;&bp;&bp;然而周贤民却笑了笑说道,“是我动的又怎么样?”

    &bp;&bp;&bp;&bp;贺青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紧接着就看向了庞学峰,“庞先生,据我们接到的举报,刚才你和另一个人也发生了争执,并且也动了手?”

    &bp;&bp;&bp;&bp;庞学峰说道,“不错,一只苍蝇而已,动手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bp;&bp;&bp;&bp;贺青岩暗暗一笑,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很好。”

    &bp;&bp;&bp;&bp;贺青岩这才又说道,“既然你们都承认了,那就现场交代一下儿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bp;&bp;&bp;&bp;秦小珂一看不仅韩康来了,竟然就连贺青岩贺大区-长也来了,于是这个时候儿也顾不上自己满脸的血,说话立刻就有了底气,“贺区长,事情就是因为这个庞学峰,我按照合同让他们腾空这间门面房,违约金我都已经准备付给他们,可是他们就是死活赖着不答应,这才起的争执。”

    &bp;&bp;&bp;&bp;一听终于说到正题了,贺青岩立马就顺着话茬儿问道,“庞先生,是这么回事儿吗?”

    &bp;&bp;&bp;&bp;庞学峰微微一笑,“贺区-长,我们这才刚刚租下了这间门面房,也才刚刚花钱装修好了,他一上来就让我们腾清房子,难道作为领导,你就不需要让他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bp;&bp;&bp;&bp;合理?

    &bp;&bp;&bp;&bp;老子要的就是不合理!

    &bp;&bp;&bp;&bp;于是只见贺青岩的嘴角儿向上弯了弯,这才说道,“合理不合理可不是你我谁能说了算的,既然你们已经签了合同,那就要按照合同的内容来办,如果没有什么异议的话,那就按照房主的要求赶紧的腾房子,否则到时候儿被人给告到法-院里了,你这江林市企业新星的脸上可不好看啊!”

    &bp;&bp;&bp;&bp;然而这个时候儿,一直在旁听始终没有说话的刘主任忽然开口说道,“我看这个未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