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第六百八十九章 庞学峰这次是真的懵了!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11-23
    庞学峰正和瞿东方说着下次的时候儿和盛天来他们再约个时间好好儿的聚聚呢,这是一点儿的也没有防备,于是就冲着这一嗓子庞学峰还没有看清楚这到底是谁呢,立刻就引的路人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庞学峰这才下意识的就扭头看了过去,可这一看庞学峰顿时就有点儿愣住了,因为这抓着自己胳膊的竟然是两个姿色还相当不错的女人,一个穿着玫瑰红的抹-胸连衣超-短-裙,而另一个则是穿着白色的低月匈小吊带,和一条短到不能再短的低腰牛仔热裤,其余的……就只剩下了白-花-花的一片了。

    说实在的,现在的女同志们在穿衣打扮上开放的多了,像这种穿着的大有人在,只是有点儿不一样的是,这两个女人的举止气质上却透着一股子掩饰不住的风尘劲儿,说白了,让人一看就是从事“某种行业”的。

    然而最关键的是,庞学峰那是压根儿就不认识她们两个呀!

    而一看到竟然是两个大美女,原本蹲在金海商城小广场旁边儿花坛上正侃大山的七八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儿也立刻的就围了上来。

    结果这人一多,原本离这里稍远一些,还没有怎么注意到这里的人们也立刻就赶过来看热闹儿,顿时,庞学峰的四周就已经被满满的一大群人给围住了。

    “好家伙,这俩妞儿正点啊,你瞧那前-凸-后-翘的。”

    “怎么了这是?”

    “谁知道呢,好像这个小伙子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被这两个姑娘给拉住了。”

    “是吗?不会是喜当爹了吧,哈哈。”

    “什么喜当爹呀,有可能是这俩女的在争男朋友呢。”

    “去你的吧,我怎么看是左边儿那个女的在和这个男的争女朋友呢!”

    “二楼!神二楼!哥墙都不扶,就服你!”

    “小声点儿,看就行了,当心惹闲事儿啊。”

    “走走走,这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人吵架啊?”

    “哎呀,我就看一会儿嘛,反正这刚吃完饭也不慌着回家。”

    “看你个大头鬼呀,再看今天晚上你就一个人睡沙发去吧!”

    “啊?等等,老婆别生气,我这就来。”

    不得不说,在现在这个年头儿只要是个美女,那无论到哪儿都是焦点中的焦点,何况还是一下子来了这么两个,于是一时间,围观的人群中就议论纷纷起来,说什么的都有。

    “我说两位姑娘,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呀,我不认识你们啊!”要是两个大男人的话庞学峰早就在第一时间把他们给撩翻在地了,可是眼前毕竟是两个女人,于是在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之前庞学峰觉得还是先问清楚了比较好,万一真的是认错人了呢。

    不过瞿东方却看着有点儿不对劲儿,于是立马说道,“两位姑娘,先把手放开,有话好好儿说,你们是干什么的呀?”

    然而两个女人却压根儿连理都不理瞿东方。

    “认错人了?呦,怎么着,这就是人家说的兜起裤子就不认人了是吧?那天晚上骑在老娘身上打老娘屁-股的时候儿你怎么不说认错人了呀?啊?”穿着抹-胸连衣超-短-裙的女人摆着一副理直气壮的架势说道。

    “就是,这会儿看你穿上衣服也人五人六儿的,那天晚上可是恨不得把两个蛋都给塞进姑女乃女乃的洞里去,这会儿倒装着认错人了?少跟姑女乃女乃来这一套,是个男人的话就利索点儿,先把上次的钱清了再说!”另一个穿着小吊带热裤的女人也立马就摆出了一副不给钱决不罢休的架势。

    围观的人群当中本来就有好些是看热闹儿不嫌事儿大的,得,两个女人又忽然这么一说,结果人群当中顿时的就炸-了锅了。

    因为大都是过来人,谁还听不出来这话里是什么意思啊,这不就是找小女且之后欠钱不给,结果被人给追到这里来了嘛!

    “哎呀,看不出来这个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的竟然会干出这种事儿,还被人给追债追到这里来了,哎,真是丢人现眼啊!”

    “我也没有想到啊,不过这两个女人也挺不要-脸的,当着这么多的人居然就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那种话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且,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你难道没有听人说过啊,一个巴掌儿拍不响,一把破勺儿难叮当,眉-来-眼-去到屋后,一准儿野-鸡配色-狼,且,谁也别说谁,一看就都不是啥好鸟儿!”

    “我嘞个去,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双-飞?”

    “克奥,劲爆啊,原来还有这么狗血的剧情?不过不得不说,兄弟你好福气啊!”

    “不会吧,骑马打-屁-屁,塞爆蛋,这可是哥们儿梦寐以求的终极大招儿啊,这也行?”

    “妹子开个价儿吧,哥们儿这儿有信用卡可以先刷卡后消费,绝对不带欠账的!”

    “妹子,求微信!”

    “求手机号儿!”

    “求三围!”

    “求约-炮-儿!”

    “求交-配!”

    人群中顿时就再次的议论纷纷了起来,不过由于两个女人的这番话,看向庞学峰的目光也开始渐渐的变了味道。

    尤其是几个小青年儿在听到了两个女人的爆料之后,顿时就被肾-上-腺-激-素给刺-激的好像发-情的公狗一样,又是起哄又是吹口哨儿的,于是这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暧-昧了起来。

    可庞学峰一听却差点儿脑袋都炸-了!

    什么?

    你们这意思不就是说哥们儿找小女且了吗?

    而且不仅和你们两个上过床了,还欠着女票资不还?

    我去,这怎么可能呢?

    哥们儿家里守着那么一个大美女都没有舍得碰一下儿,会去找你们这样儿的货色?

    克奥,你们他-妈-的缺德不缺德呀!

    然而想明白了之后,庞学峰却是第一次真的有点儿怕了,倒不是怕这两个女人,而是怕这事儿会传到姜明妃的耳朵里。

    因为庞学峰虽然身怀眼天奇术一身的本事是不假,可庞学峰也是个男人啊,而如果一个男人向来花-天-酒-地沾-花-惹-草的倒也不说了,可如果一个男人向来就非常的洁身自好从来就没有招惹给别的女人,那一旦遇到这种事儿之后十有八-九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的,尤其是在自己的老婆面前。

    更何况这两个女人还说自己欠钱不还,天啊,这自古以来只要是个男人谁不知道,贝者债和妓债这两样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欠的,再说了,哥们儿从来就不认识你们,哪儿他-妈来的欠债不还一说啊。

    而庞学峰最怕的就是这个,如果这事儿真的被姜明妃知道了的话,那自己的一世清白可就真的要毁于一旦了。

    陷害,这一定是有人在栽赃陷害自己,妈-的够狠的呀,竟然能想出这种办法来给哥们儿的头上扣屎盆子,这可比用权势压人用金钱打击更要烟上一万倍的下三滥招数儿啊!

    于是庞学峰一怒之下,一用力就挣脱了两个女人,“闹够了没有,说,到底是谁指使你们来诬陷我的?”

    瞿东方这个时候儿也听明白两个女人这话里的意思了,不过震惊之余却又立马就感到不太可能。

    因为虽说是个男人都会有点儿花花肠子,可是庞学峰不一样啊,不仅不缺这几个钱,而且庞学峰身边儿的这些女人瞿东方都是知道的,一个儿赛着一个儿的漂亮,一个儿赛着一个儿的有气质,就算是庞学峰有什么想法的话也不会去找这种货色呀。

    于是瞿东方也立马就气愤的说道,“我警告你们啊,饭你们可以随便吃,但话却不能随便说,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朋友欠了你们的钱,那你们就说清楚,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儿,在哪个地方?”

    庞学峰这个时候儿也是有点儿气恼了,于是也厉声说道,“对,你们给我说清楚,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说不清楚不还我一个清白的话你们两个今天谁也别想走。”

    可是两个女人连周围人们说的难听话儿都没有当成一会儿事儿,对庞学峰的话就更加的不屑一顾了。

    于是那个穿着抹-胸连衣超-短-裙的女人立马就对着围观的人们嚷嚷了起来,“大家都看到了啊,这就是不仅上了我们姐妹俩,而且还想着欠账不还的人的嘴脸。”

    说着就又看向了庞学峰,“我呸,老娘就没有见过你这样儿的孬种,不就是一千块钱嘛,至于这样儿死皮赖脸的嘛,你在床上扌喿老娘的那股劲儿都他-妈-的哪儿去了,啊?我呸!”

    另一个穿着小吊带热裤的女人也紧跟着就附和道,“就是啊,一晚上不到就把我们姐妹俩给变着花样儿的玩儿了三四遍,那个时候儿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你原来这么怂啊,真他-妈-的不是个男人!”

    庞学峰一听这两个女人又开始胡搅蛮缠了,当时就气得想要上去暴打她们一顿,可这毕竟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而且自己如果真要动起手来的话那可就真的成不打自招了。

    于是庞学峰强压着心头的火气再次说道,“少来这么多的废话,回答我的问题,我到底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和你们……内个了。”

    穿抹-胸连衣超-短-裙的女人这才在众人的目光中毫不在意的甩了一下儿自己的长发,“哼,说那么多废话的是你吧,别以为拔出那玩意儿我们就不认识你了,你最好识相点儿麻利的给钱,这样儿我们姐妹俩还会给你留点面子,下次再去了兴许一高兴还能给你打个折儿呢!”

    庞学峰一听就微微的愣了一下儿,“你们认识我?”

    然而另一个穿小吊带热裤的女人在听到了之后却立即就不屑的瞥了庞学峰一眼,“废话,你不就是那个什么山间好泉的庞学峰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