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第六百八十二章 犯病了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11-20
    庞学峰忽然的就是一怔。

    邓剑珂?

    不是邓剑锋嘛,说错了吧,可邓剑锋不是才刚被带走了嘛,这又是怎么了?

    不过庞学峰还是紧跟着就回头看了过去,可是这一看就被吓了一跳,因为刚刚才情绪平复下来了一些的邓洁的母亲,这个时候儿正在恶狠狠的瞪着邓洁,就好像忽然之间就不认识自己的女儿了似的。

    而邓洁则没有一点儿的生气,反而还一脸担心的赶紧就拉着母亲的手说道,“妈,你醒醒,你醒醒,你再看看,我是你的女儿小洁呀!”

    听到邓洁这么一说,庞学峰这才恍然大悟,得,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虽然刚才邓剑锋兄妹三人在这里闹腾的时候儿邓洁的母亲谢天谢地没有犯病,不过这事儿对邓洁的母亲来说终究是个刺激,所以这时候儿终于还是爆发了。

    而且她嘴里说的这个什么邓剑珂,很有可能就是邓洁的父亲,邓剑锋的大哥了。

    “小洁?少跟我来这一套,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鬼话了,当年我就是因为太相信你了,什么事儿都由着你,可是最后呢,你不仅在外边儿找了个小狐狸米青,最后竟然还撇下了我们娘儿俩说离婚就离婚,说,你今天又来我们家干什么?你说!你说!你倒是说呀!”

    说着,邓洁的母亲一把就揪住了邓洁的衣服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

    姜明妃这个时候儿也已经猜到这是怎么回事儿了,于是和庞学峰一起赶紧的就上前去劝阻邓洁的母亲。

    “阿姨阿姨,您先别激动,您再仔细的看一看,她不是别人,她可是你的女儿邓洁呀!”姜明妃赶忙的就说道。

    然而庞学峰和姜明妃这个时候儿才知道一个精神上受到过刺激的人犯起病来是多么的可怕,不仅力气凭空的比平时要大上了许多,就连记忆也仿佛在一瞬间都被全盘清空的似的。

    于是先前认出姜明妃是邓洁的小学同学时那一脸的微笑顿时就不见了,不过邓洁的母亲在听到了姜明妃的话之后还真的就忽然的停止了吵闹,不过却立刻就斜着眼睛,同时用那神经质一般的眼神儿再次的把邓洁从头到脚的给看了一遍。

    “你胡说,你看她的鼻子,你看他的下巴,还有你再看看她的那双眼睛,她长得哪点儿不像邓剑珂了,啊?她分明就是邓剑珂!你们谁都别想骗我!我谁都不相信你们,我再也不会上你们的当了!”

    可是刚说到这里,邓洁的母亲忽然的又不闹了,而是突然的就扭头看向了姜明妃,然后双眼猛的一瞪,“你……你……你个小狐狸米青,你怎么也来了?啊?”

    说完,邓洁的母亲就再次的看向了这个时候儿已经满眼泪水的邓洁,“好啊你邓剑珂,你不仅背着我在外面有了女人,现在居然连躲都不躲了,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儿就给领到家里来了,你……”

    说着,邓洁的母亲在含-着满眼委屈泪水的同时忽然就再次疯了似的想要扑向邓洁,可却被庞学峰一把就从后边儿给死死的抱住了。

    “邓剑珂,你当着老天爷的面儿说说,我孙艳芬到底是哪点儿对不起你了,啊?你现在居然敢欺负你老婆我欺负到这种地步了,你不就是看我身边儿没有个娘家人儿嘛,你这是非得要逼死我你才甘心呀,好,你不让我好好儿的活那我今天就让你如愿!”

    说着,邓洁的母亲也不知道忽然哪儿来的气力,居然一下子就从庞学峰的怀里挣脱了出来,这让庞学峰都猛的吃了一惊,这力气也太大了点儿吧,然后抓住走廊上的栏杆翻身就想要跳下去。

    可庞学峰哪儿能眼看着她就这么跳下去啊,于是一下子就从后边儿再次的抱住了她,并且这次不管邓洁的母亲再怎么扭打挣扎也死死的不敢再放手了。

    “邓剑珂你个没良心的,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

    邓洁的母亲被拉回了走廊之后依旧一边儿挣扎一遍儿破口大骂着,只是和先前不同的是,这骂着骂着,忽然就好像陷入了沉睡一样,随着双眼渐渐的闭上,整个人终于彻底的安静了下来,而庞学峰的手,这个时候儿正轻轻的放在她的额头上。

    邓洁顿时就被吓了一跳,“妈,你怎么了,妈你别吓我呀?”

    然而和邓洁的惊慌失措不同,姜明妃在看了庞学峰一眼之后立马就对邓洁说道,“邓洁你先别慌,相信我,阿姨没事儿的。”

    邓洁这才顶着两个哭得红通通的眼圈儿说道,“没事儿?那我妈这是……”

    姜明妃说道,“先不说这些了,先把阿姨给抬进屋里再给你细说。”

    邓洁这才迷迷糊糊的和庞学峰姜明妃一起把母亲给抬到了里屋并放到了床上躺好。

    而庞学峰也趁着这个机会观察了一下儿邓洁母亲的命轮,只见在桔色命轮的外围竟然有着一层波纹状的青色气体,虽然看上去很好看,但是其发出的一阵阵令人极不舒服的气息却在不停的侵蚀着桔色命轮,看来这就是症结所在了。

    于是庞学峰二话不说就先输入了一股精纯的元气滋养着桔色命轮,随后又从雷霆元气中扌由取了极小的一部分安置在了桔色命轮与青色气体之间,用来抵御那股侵蚀之力。

    说实在的,虽然到目前为止庞学峰已经用元气给太多的人治过病了,别说是断胳膊断腿儿了,就算是绝症庞学峰也有信心能把人从阎王殿的门前往回拉一拉,不过关于精神上的疾病这倒还这真的是头一次遇到,所以庞学峰也是极为的小心。

    不过不管怎么说邓洁的母亲总算是安静下来了,看到老妈这个时候儿呼吸均匀,确实就好像是熟睡了一般,邓洁这才问道,“明妃,我妈这是……”

    姜明妃看着邓洁笑了笑,“邓洁,这其实就是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之一,这么说吧,小峰他原来的时候儿学过一点儿……”

    说着,姜明妃就看向了庞学峰,似乎一时间还没有想好怎么用词儿。

    于是庞学峰就干脆直接说道,“邓姐,是这样儿的,我原来的时候儿跟一位中医老师傅学过养生按摩,配合着老师傅自创的气功手法,虽然不敢说根治,但是对一些疑难杂症确实能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治疗效果,尤其是阿姨这样病情还没有扎了根儿的,要是再晚些的话可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邓洁听到了之后当时就有点儿不大相信,因为自从自己的母亲有了这个间歇忄生精神失常的毛病之后,手里原先卖房子的那点儿钱几乎全用在了看病上。

    别的不说,国内各大医院神经科的主治大夫邓洁就算是说不出全部可至少也能说个一半儿出来,就这还不算打听到的各种偏方,甚至连“有眼儿”的也找过不下十个了,可是却没有一个有效果的,所以一听到庞学峰居然会治病……

    不过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碍于姜明妃老同学的面子,尤其人家两口子今天还专门为了自己的事儿而跑来一趟的份儿上,邓洁嘴上倒也不好说什么。

    然而正胡思乱想着的时候儿,邓洁忽然的就想起了刚才庞学峰放在自己老妈额头上的手,“那刚才你用手捂着我-妈-的额头,难道就是……”

    庞学峰笑了笑说道,“对,这其实就是最基本的一种应急措施,为了不使病人在情绪过激的时候儿二次伤害大脑,等于说是给阿姨强制催眠了,其目的就是为了让病人能安静下来及时静养,以缓解大脑神经的紧绷状态,也可以理解为一种介入保护吧。”

    不得不提的是,现在庞学峰的嘴皮子真的是越来越遛了,再加上自从自己得到了眼天术的传承之后为了“工作”方便,有空儿的时候儿就会上网了解一些医学以及占卜方面儿的相关知识以及术语,并且以庞学峰现在的记忆能力,只要看过了就会牢牢的记在脑子里。

    所以说庞学峰这一拨套词儿下来立刻就把邓洁给侃懵了,而姜明妃却是硬憋着想笑又不敢笑,心想行啊小峰,看来这见天儿的和姐没有白连嘴皮子啊,这要是自己不知道你的底细的话,也得一准儿被你个侃晕喽。

    不过看到邓洁还是有点儿不大相信,姜明妃干脆就对邓洁直接说道,“邓洁,咱们小学毕业了之后就几乎再也没有见过面儿了,所以你不知道,我后来因为每天看书学习什么的也戴上了近视眼镜儿,可我现在为什么不用戴了,就是小峰给我按摩治好的。”

    “啊?真的呀?近视也能治?”邓洁惊讶的问道。

    不过姜明妃却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而是直接说道,“小峰,来来来,给你邓姐演示一下就什么都清楚了。”

    然而庞学峰听到了之后脑门儿不禁就是三条烟线,华国好媳妇儿啊,这可你说的啊,可别回家之后埋怨我占你老同学的便宜。

    于是庞学峰也没有矫情,起身就坐到了邓洁的对面,就在两个大拇指轻触邓洁的太阳穴的同时,一股温润清凉的感觉顿时就让邓洁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怎么样邓洁?这下儿相信了吧?”姜明妃骄傲的说道。

    都已经亲身体验到了这哪儿还能不相信啊。

    于是庞学峰继续说道,“如果方便的话,我每天会在妃妃下班儿了之后和她一起来一趟给阿姨做按摩,也不用多,每次十分钟就完全可以了,如果我估算的不错的话,最多半个月就能初见成效,这样安排可以吗?”

    然而姜明妃听到了之后立马就知道庞学峰为什么要拉着自己一起来了,虽说邓洁是自己的老同学,可人家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庞学峰一个人来的话确实不大方便。

    嗯,小坏蛋今天表现的不错嘛,得嘞,这几天先让你“缓缓劲儿”,等过了这几天姐再好儿好儿的“奖励”你一次!

    庞学峰两口子为了自己家的事儿每天还得麻烦这么一趟,自己要是还说不行的话那可就有点儿太不近人情了,不过庞学峰和姜明妃没有想到的是,邓洁犹豫了一下儿之后还是说道,“那真的是太谢谢你们了,只不过我每天都是很晚的时候儿才能下班儿,我妈又……所以我怕……耽误你们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