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第六百三十七章 开始挖坑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如果不是把庞学峰给逼急了的话,庞学峰行事向来都是很低调的,说话也是如此,而这次之所以敢说的这么肯定,那是因为确实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儿,庞学峰就对这个熏香的作用以及使用方法十分的好奇,结果听到耿月蓉刚才的那一番叙述之后终于才明白了过来。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熏香香体的主体部分确实用的是一种质量十分上乘的材料制作而成的,而且确实对于提神醒脑方面有着显著的功效,但是,在这令人赞叹不已的表象之下,却是为了掩饰香体中间的那条烟线。

    和先前庞学峰发现的耿月蓉命轮之上那团散发着混沌般气息的气团一样,这条烟线本身也有着一模一样的气息,虽然其中也有着元气的成分,但是很明显,在经过了人为的炼制之后,原本那对人有益无害的元气已经开始展现出它害人的功能了。

    而经过庞学峰刚才亲自点燃了一根之后终于发现,这条烟线燃烧后所产生的气流会主动的并且无差别的寻找附近的人,通过眉心进入人-体体-内,并最终出现在一个人的命轮之上影响一个人的整体运势。

    只不过所产生的气流在一分为多之后,对人的影响力度势必会大幅减弱。

    而在这熏香使用时所需要注意的方面,那位先生之所以会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欲擒故纵的说出那番话,恐怕就是为了能够达到最大化的效果,为了让烟线燃烧所产生的气流能够百分百的作用于耿月蓉。

    最终在人的整体气运被消耗殆尽的时候儿,便会慢慢的滋生出灾气,这就是耿月蓉经历过的那次有惊无险的车祸的根源所在。

    但是庞学峰有一点儿始终搞不明白的就是,到底是谁要如此煞费苦心的针对耿月蓉呢?

    耿月蓉就算是如今在嫁给了荣欣的父亲荣耀威之后已经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富婆了,可是这么做能对下手的人有什么好处呢?难道下手的人是个女的?并且和荣欣的父亲荣耀威有着什么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耿月蓉如果因为这次的车祸意外身亡了之后她就能够有机会名正言顺的上位了?

    可也不对啊,就算是庞学峰还没有见过荣耀威本人,但是如果真的是这么回事儿的话,那庞学峰在之前看过荣欣和耿月蓉的命轮的同时,多少也能捎带着看出一点儿什么呀,毕竟他们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一家三口儿,在这层至亲的关系上是完全能够从命轮上看出来的。

    然而庞学峰记得很清楚,也许是因为工作应酬的关系,荣耀威的命轮附近虽然有着不下十条的媚气在试图接近他,可是荣耀威的命轮却坚实的如堡垒一般,丝毫的没有动心。

    那就奇怪了,如果问题不是出在荣耀威的两忄生关系上,那会是什么?是耿月蓉在学校里和同事之间发生了矛盾,然后某位同事想要用这种不着痕迹的手段加害于耿月蓉?

    先不说结果,这种起因倒是极有可能的,因为无论做什么工作都是为了赚钱养家,老师自然也不会例外,而老师这个职业涨工资的途径主要就是一靠平时的考试成绩,二靠升学率,三就是通过职称的评定来达到目的。

    而为了能够评上职称,老师们在私下里勾心斗角走关系的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可就算县一高是铜余县以升学率而闻名的重点高中,就算一个高中的老师收入很可观,但是这次人可是荣耀威亲自找来的呀,以荣耀威的身家,能让他看得上眼的绝对要价不是一般的高,一个老师就算能够出得起,但对自己来说也绝对不会那么轻松。

    庞学峰仔细的琢磨了一下儿,这个的可能忄生也不大。

    于是庞学峰紧接着又想到,那位先生既然是荣耀威亲自找来的,难道是荣耀威因为某些原因对耿月蓉起了歹意?

    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还是那句话,人可以撒谎,但是命轮是不会撒谎的!

    不过如果以上的假设都不成立的话,那就只剩下了最后的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位先生本身也许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而采用了这种隐晦的手段来对付耿月蓉。

    假如那天不是荣欣忽然之间想起了庞学峰的那条短信,继而拨打电话让耿月蓉立刻返回的话,耿月蓉估计早就在那场车祸中不死也残了。

    可你要是真的去追究下去的话,就算是刑侦经验再丰富的刑-警也不会查到那位先生的头上。

    这也就是当初六目散人在传授眼天术给庞学峰的时候儿,一再的强调切记要扬善务为恶的原因。

    因为不管是庞学峰还是这位未曾见过面的先生,他们手中所掌握的能力如果用好了,这就是造福生灵,可如果一旦心生歹意谋私害人,那就只能说是旁门左道了。

    然而在这中间庞学峰也用自己那入门级别的连气望再次的看过了耿月蓉的命轮,但是由于这位先生并不是荣家的至亲亲属或者往来密切的朋友,所以庞学峰无法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

    还有就是由于荣耀威本人并没有在家,庞学峰也看不到他的命轮来进行推演,所以综合以上的分析来看,还真的就数这位先生的可能忄生最大,因为说跟到底,熏香就是出自他手,就算他不是真正的幕后主谋,那也是这次事情的关键人物之一。

    然而就像是庞学峰事先料到的那样儿,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之后,耿月蓉和荣欣立刻就惊讶的对视了一眼,这次还没有轮到耿月蓉说什么呢,荣欣就抢先着问道,“学峰你说什么?这熏香和我妈那次的车祸有关系?”

    荣欣母-女俩的的反应倒是完全在庞学峰的意料之中,所以庞学峰听到了之后没有丝毫的惊讶,而是极为认真的说道,“欣姐,耿阿姨,我知道你们一时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是我现在只能如实的告诉你们,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儿。”

    “如果你们无法接受这个结果,那就当我今天什么都没有说过好了,可是如果你们认可我刚才说过的话,那我随后倒是有一个建议或许可以验证一下到底是不是如我所说的那样儿。”

    荣欣原本只是出于对耿月蓉的关心而让庞学峰来看一下儿,可是没有想到居然还真的就看出了问题,更让她惊讶的是,这问题竟然还是出在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的熏香上面。

    这一下儿可好,场面顿时的就安静了下来,三个人都在心里考虑着各自的事情。

    片刻之后,耿月蓉不知不觉的就看向了荣欣,因为比起当初那位先生把熏香给了耿月蓉之后告诉她这东西能够凝神养气来说,庞学峰刚才给出的答案似乎更加的玄乎,说白了吧,耿月蓉有点儿无法相信。

    但是荣欣之前就已经把和庞学峰先后两次相遇并得到庞学峰相助的事情,在和耿月蓉聊天儿的时候儿都已经告诉她了,所以耿月蓉知道,今天庞学峰之所以能来到家里,一是因为有着“算命先生”的这个身份,二来呢,还有着荣欣朋友的这么一层关系。

    所以就算耿月蓉的心里再无法相信这个结果,然而就算是碍于自己女儿的面子也不会这么生硬-直白的说出来的。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就在庞学峰刚才一边儿命轮一边儿分析的时候儿,耿月蓉和荣欣也没有闲着,尤其是当事人耿月蓉,也在心里把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再次电影儿似的过了一遍儿。

    你还别说,也许是因为庞学峰先前的那番话给耿月蓉提了一个醒儿,也许是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什么,虽然没有庞学峰根据各方因素考虑的那么全面儿,可是耿月蓉也终于开始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瓶熏香似乎确实有着那么一点儿不对劲儿的地方。

    最起码,在那位先生出了名儿的高价“出场费”的同时,这瓶熏香却只收了一百块钱?

    而就在这个时候儿,当看到耿月蓉投来的目光之后,荣欣当即就对着庞学峰说道,“放心吧学峰,我们相信你。”

    看到女儿终于表态了,耿月蓉也跟着说道,“对,学峰,你就放心吧,既然小欣能认你当她的弟弟,我就相信小欣一定不会看走眼的。”

    庞学峰欣慰的笑了笑,然后说道,“那好,我的建议就是,能不能请阿姨亲自出面儿给那位先生打个电话,然后最好的是能把他给约到这里来,只要我和他面对面儿了,我一定有办法让他说出关于这瓶熏香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耿月蓉和荣欣听到了庞学峰的话之后顿时的就是同时一愣,对呀,俗话说得好,当面对质嘛!

    哪怕那位先生不肯说出实情,可是就冲着庞学峰敢和他面对面儿的这个架势,起码就能说明庞学峰刚才说的那番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已经有了极大的把握了。

    于是,先前还对庞学峰的话心生疑虑的耿月蓉当时就痛快的说道,“行,这个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