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正文_第五百八十九章 一触即发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08-25
    document.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ef[3]

    庞学峰第一时间扭头看了过去,可是看到的除了里三层外三层跟赶集似的一大群看热闹的人之外,哪儿还能分辨的出刚才到底是谁说的呢!

    不过这一声叹息却并不能阻止强拆的继续进行,随着涉嫌“聚-众-闹-事”,“暴-力-抗*”的十几个商铺店主被派出所给带走以后,全副武装的城管队员们再次在隔离带外围围成了一圈儿。 .t.

    毕竟都是些自己盖起来的房子,在坚固度那是没有办法和正规的住房想的。

    于是只见钩机和推土机同时开动,在卷闸门嘎吱嘎吱的扭曲声,玻璃门七哩咔啦的破碎声,以及房顶和墙壁轰然倒塌的声音,以及因为倒塌而倒卷着扩散开来的尘土,不肖一会儿的功夫,这临街的十二间门面房便好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地-震似的,残垣断壁,破损不堪了!

    不过说到底这可是姜明妃辛辛苦苦做起来的分店,于是,算是心里知道庞学峰随后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店被白白的拆掉而给自己找回这个场子的,可是当亲眼看到自己的店在一阵尘烟四起变成了一堆瓦砾的时候儿,姜明妃的眼眶里还是止不住的噙满了眼泪。

    然而姜明妃毕竟是老板,况且现在可是还有郭玉琴和另外的两个服务员在呢,于是姜明妃立刻深呼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天,倔强的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片刻后,姜明妃恢复了往常的模样,不过也幸好姜明妃提前有所准备,新的店面已经谈的差不多了,于是在第一时间安慰好了郭玉琴她们之后,随之也对她们做出了之后的安排。

    那是让郭玉琴和另外的两个导购员这两天先在家里好好儿的休息,当带薪休假了,工资一分钱也不会少,等她的电话通知,等新店面的合同签下来了之后立刻开始去新店里班。

    其实大家也都看出来了,今天这是区里打着整治违章建筑的名义拿她们这里开刀而已,并不是姜明妃的经营能力出了问题,所以虽然看到自己工作的地方顷刻间被移为了平地,心里不舒服那是在所难免的,但是三个人的心里却没有一个人有要跳槽的打算。

    尤其是郭玉琴三十出头儿姜明妃还要大好几岁,在三个人里头是工资最高待遇最好的,因为工作的时间长了,姜明妃每个月还额外的给她补贴着五百块的养老保险。

    所以一听到了姜明妃的安排之后,郭玉琴心里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马表态道,“那太谢谢老板了,你放心,我们店里的营业额一向很稳定,只要新店离这里不是很远的话,回头在咱们店的微信公众号儿或者群里发个搬迁声明,我相信咱们的老客户基本是不会流失什么的。”

    姜明妃这钱果然没有白给,郭玉琴不愧是益航路分店里的带班儿,想的果然很周到,于是姜明妃点了点头说道,“嗯,那你们先回去等我的电话吧。”

    “那行,新店装修的时候儿如果需要我们帮手儿的话,你随时电话给我们行。”郭玉琴说道。

    ……

    郭玉琴她们终于离开了,不过现场仍然有大批家属院儿里的住户以及路过这里的人们停在这里看热闹儿,只见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而江林电视台的那个女记者,在之前采访过了区长贺青岩之后,这个时候儿在对着拆迁现场正在进行拆迁作业的场景儿取了几组画面之后,正在对一位驻足观望的围观群众进行现场采访。

    不过此时在拆迁现场的另一边儿,溪山区区-长贺青岩在看到拆迁工作已经开始进行了之后,也转身准备离开。

    其实也是这个样子,按说在这种场合,身为一区之长,贺青岩出现的作用无非是一,表达一下区-政-府对于治理违章建筑的决心和态度,二呢,是作为现场最高领导对拆迁作业尽到一个监督的职责,其实也是做做样子而已,一般来说在镜头前讲讲话,表表态,转悠一会儿会走人了。

    三来是,对于有可能存在的“暴-力抗*”的“钉子户”也能起到一个“震慑”的作用,一旦有抗*事件发生,可以第一时间做出处置决定。

    所以要是仔细的说起来的话,今天这三点目的贺青岩都已经达到了,可是这个时候儿的贺青岩却愣是没有一点儿要走的意思,

    直到秘书韩康再三的看过手表之后,才不得不前小声儿的提醒道,“贺区-长,待会儿区里还有一个青年创业研讨会需要您去主持,您看这时间……”

    贺青岩一听这才想起来,确实还有这么一个会,因为是涉及到青年创业的,而创业能带动业,业则是社会稳定的基础,所以市里对这个一直以来也是很重视的,于是嗯了一声儿之后,一边儿出神儿的琢磨着什么,一边儿慢慢的走向了他的那辆奥迪专车。

    然而在贺青岩刚刚走到车跟前儿,秘书韩康已经先一步为他打开了车门的时候儿,贺青岩却忽然的停住了脚步。

    因为今天的一切事情都很顺利,但是有一件事儿却很是出乎贺青岩的意料,那是面对这一次的强拆,尤其是在自己的刻意安排之下,第一家拆迁的是庞学峰女朋友姜明妃的这家化妆品店的时候儿,庞学峰居然一点儿反抗的动作都没有,这可有点儿出乎意料了!

    按照贺青岩原先的预想,庞学峰只不过是个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已,那是绝对血气方刚的年纪。

    所以先不说今天这事儿合理不合理,只要是看到自己女朋友的店被人给强拆了,那庞学峰不管是在自己女朋友的面前表现一把也好,还是本能的一种逆反心理也好,一定会不管不顾的反抗,前来阻扰这次的强拆行动的。

    而只要庞学峰一动手,他贺青岩能够有一百种理由把他“合理合法”的关进派出所里去,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儿,才正儿八经是新账老账一起算的时候儿。

    可是贺青岩想不通的地方也在这里,这个庞学峰居然一动也没有动,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店铺被钩机和推土机给移为了平地。

    甚至刚才贺青岩还注意到,不仅庞学峰自己没有动,庞学峰甚至还制止了也要和其他店主一起前的女朋友姜明妃。

    这事儿不是一般的反常,而是太反常了,甚至让一向城府极深,老谋深算的贺青岩也一时的有点儿看不透起来。

    庞学峰怂了?

    不会的,根据自己掌握的对庞学峰的调查资料来看,别看这个庞学峰年纪轻轻的,平时为人做事也是特别的低调,可是一旦惹到了他,这也是个不找回场子决不罢休的主儿!

    可今天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于是想到这里的时候儿,贺青岩终于停下了脚步,紧跟着对秘书韩康小声儿的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只见韩康的眼神儿下意识的看向了庞学峰的方向,随后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说完,韩康快步来到了江林电视台的那个女记者的旁边儿,正好女记者刚刚采访完了那个现场的围观群众,韩康同样儿对着她小声儿的说了几句什么,最后还用眼神儿朝庞学峰的方向指了指。

    女记者毕竟是台里的老人儿了,于是听完了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冲着摄像师一招手,两个人直奔庞学峰而来。

    庞学峰这个时候儿正要和姜明妃准备车离开,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说道,“这位同-志你好,能打扰你们一下儿吗?”

    庞学峰回头一看,居然是刚才的那个女记者,于是问道,“嗯?什么事儿?”

    女记者问道,“你好,我们是咱们江林电视台江林新闻栏目组的,想今天溪山区对于拆除益航路违章建筑的事情对您进行一下采访。”

    姜明妃一听来气了,我们的店都已经被拆了你还来采访我们,你到底想让我们说什么,啊?

    可在姜明妃要发飙的时候儿,庞学峰却拉住姜明妃的手轻轻的握了一下儿,然后十分有礼貌的对着女记者笑了笑说道,“好的,有什么你尽管问吧。”

    面对着庞学峰这镇定自若的神态,女记者也是微微的一愣,不过刹那间恢复到了自己的状态,“请问您是租赁这一排违规建筑的商家之一吗?”

    “不错,我们是商家之一。”庞学峰不喜不怒的说道。

    “那对于今天的拆迁一事,您有什么看法?”女记者问道。

    “没有什么看法,对于李副市长以及区里的工作,作为商家我们是绝对的支持,而且吸取了这次的教训之后,我们今后再租房开店的时候儿,一定会先了解一下儿房子是否是合法的建筑,避免再给区里的领导以及相关部门儿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些。”庞学峰的脸丝毫的看不出一点儿的怒色。

    女记者听到了之后眼睛迅速的眨了几下儿,这节奏有点儿不对呀,难道你不抱怨两句?埋怨两声儿?

    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店被强拆了呀,货物货柜什么的都没有弄出来,那可都是钱啊同-志,难道你一点儿的都不心疼?

    再说了,你为什么这么镇定啊,你再这么下去的话,让我待会儿怎么对韩秘书交差呀!

    不过,在女记者想要再次提出一些刁钻的问题去刺激一下儿庞学峰,以便达到“某种效果”的时候儿,庞学峰却忽然说道,“哦对了记者同-志,看法我们虽然没有,不过我相信,对于今天因为拆迁而导致的我们这些商家的‘损失’,我想贺区长回头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女记者听到了之后当时愣住了。

    然而当说完了这番话之后,庞学峰却不等女记者有什么反应,是否要继续提问,视线直接越过了人群看向了不远处的贺青岩,而此时的贺青岩,也同样在远远的看着这里的庞学峰。

    庞学峰虽然始终带着一脸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微笑,但是当与贺青岩四目相对的时候儿,那股浓浓的火药味儿便立即十倍于之前的迅速弥漫了开来,只需一颗火星,便会一触即发!

    底部字链推广位

    ://..///38/38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