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正文_第四百九十二章 大孬蛋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05-17
    有意思!

    由于来之前耽误了太长的时间,所以庞学峰到达采桑镇的时候儿本来已经一点多了,再加又到处的打听的半天,这不知不觉的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ww.od.

    采桑镇并不大,所以除了那一拨儿下车的乘客之外,各家大小饭馆儿午最忙活的那会儿早都已经过去了,而这家刀削面馆儿是目前唯一还开着门儿的,这也是庞学峰来这里吃饭的原因。

    不过此时面馆儿里七八张桌子都空空荡荡的,你坐哪里不行,干嘛非得坐在自己的对面儿啊,啥意思,难道又遇到了一个碰瓷儿的?

    庞学峰这才仔细的打量起了对面儿的这个年人,四十开外的年纪,胡子拉碴,虽然称不蓬头垢面的吧,可是一看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是已经好久都没有洗过了,况且现在可是大夏天,庞学峰隔着桌子能问到一股子难闻的气味。

    年男子身穿着一件儿款式不算太老,但是却皱巴巴的白色衬衫,下件儿是一条过膝的长短裤,人字拖,看这随意劲儿很有可能是采桑镇的本地人。

    不过算年人总体来说穿的不修边幅还邋里邋遢的,但是从那浓眉大眼儿的相貌能猜得出来,这人年轻的时候儿一定是一个大帅哥儿。

    而且年男子似乎和这家面馆儿的老板很熟悉,这不,刚刚报过了饭之后立马有紧跟着又说道,“诶我说老吕,记得给我碗里放点儿肉啊!好久没有吃你们家的刀削面了,顺便再来两瓶冰镇啤酒,今天老子要好好的吃一顿儿解解馋!”

    这家刀削面馆儿是家夫妻店,男老板一听脖子搭着一条毛巾满头大汗的从后厨里走了过来,来到了年男子的面前熟络的一笑,不过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向他轻轻的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

    年男子假装糊涂的问道,“老吕,啥意思啊这是?”

    老吕依旧脸带着笑,“大孬蛋,没啥意思,先把你个月赊的帐给平了吧。”

    年男子一听之后,这才贼兮兮的一笑,随后慢慢的把老板的手给推了回去,“别呀老吕哥,都是一个村儿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弄这个干啥呀,你没有听人家说嘛,别提钱,提钱伤感情。”

    不过老板却紧跟着说道,“这话是不错,不过今天老哥我要是不和你伤点儿感情的话,那你个月的两百多块钱饭钱我指不定什么时候儿才能收得回来呢!”

    一看老板动真的了,年男子立刻笑呵呵的说道,“别呀老吕哥,我这不是今天才刚回来嘛!”

    “得了吧,三天前我在村子里看到你了,为了不至于让你太没有面子,老哥我那天都没有好意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叫住你,我和你嫂子辛辛苦苦的开这么一个面馆儿,全指望着这俩钱儿供孩子学呢。”

    “怎么着,今天你都主动的来到老哥我的店里了,我要是再不和你算算账的话,你还真当老哥我不是开面馆儿的而是印钞票的呀!”

    庞学峰一听这才弄明白,这俩人确实都是一个村儿里的,而且看样子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年男子个月在这里吃了总共两百多块钱的饭,直到现在都还赊着没给钱呢。

    看到这扯皮是扯不过去了,年男子这才说道,“老吕哥你放心,邻村儿老林家儿子的婚房已经装修好了,等我们施工队的*头儿一拿到钱了立马给我们分账。”

    “不过你也知道,林家那当家的老头子虽然不至于赖账不给我们钱,但是那可是一个出了名儿的老麻缠呀,非得说要仔细的检查个几天,等到实在没有什么问题了才能把剩下的工钱给我们,所以这才一拖再拖的拖到了现在,我们*头儿今天午还又去找他要账了呢!”

    哦,弄了半天这个年男子原来是干装修的呀,看来还是个手艺人。

    不过,虽然年男子说的都是大实话,可是当看到老板那丝毫不为所动的表情的时候儿,突然拍着月匈脯说道,“不过老吕哥你放心,明天,啊不,最多后天,我一定把那两百二十七块钱给你亲自送过来,怎么样?”

    毕竟都是紧挨着的,所以邻村儿林家老头子的臭脾气大家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况且大孬蛋做装修活儿的手艺也是人尽皆知的,要不是前几年家里出了些事情,他也不至于这么意志消沉一蹶不振的,不到饿着肚子了绝对的不会出去干活儿的。

    老板也知道,虽然平时管年男子喊小名儿大孬蛋喊惯了,可是他人赊账是赊账,却从来没有赖过账,老板也只是一个刀子嘴,想到这里的时候儿心顿时不忍心再说什么了,反正已经赊了这么多了,也不差这一顿。

    可是正当老板要回后厨去准备的时候儿,哪儿知道大孬蛋却紧跟着说道,“不过老吕哥,今天的这顿饭你不用担心,有人付账。”

    老板一听纳了闷儿了,“有人付账?谁呀?”

    老板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大孬蛋却突然一指桌子对面儿的庞学峰说道,“是他。”

    啊?

    我?

    给你付账?

    这一下儿可好,庞学峰和老板听到了之后同时的都愣住了。

    庞学峰当时是一头雾水,随后立马哭笑不得的问道,“我说这位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呀,我给你付账?好像我们从来不认识吧?”

    老板这个时候儿也摸不清楚大孬蛋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于是脸色微微的一沉说道,“我说大孬蛋啊,你在老哥这儿赊账赊账了,我知道你只是现在手头不宽裕但是你从来不会赖账的,可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儿老板不由自主的顿了顿,然后扭头看向了庞学峰,一看知道这不是他们采桑本地人,于是又回头对着大孬蛋说道,“可是你可不能走歪路呀!”

    老板的这话说的已经很含蓄了,那意思其实是,大孬蛋你现在家里的情况我们都知道,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也不能全怪你,窘迫是窘迫了点儿,可你毕竟还是一个有手艺的人呀,这光明正大的赚钱怎么都可以,可你千万不能看人家这个年轻人不是咱们本地的起什么非分之想啊,更不能当无赖耍地头蛇!

    都是老熟人了,大孬蛋能不知道老板这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嘛,于是笑了笑说道,“老吕哥,你想多了,不过你放心,今天这位小兄弟一定会给我付账的。”

    庞学峰一听不禁好笑了起来,“哦?那你给我说个我必须给你付账的理由出来,如果能说服我了,别说这一顿饭钱了,连你刚才说的赊下的那二百二十七块的饭钱我也一并给你付了。”

    啊?

    不会吧?

    连之前的赊账也给自己搞定?这倒是大孬蛋没有想到的。

    于是听到了之后,大孬蛋立马两眼放光的说道,“真的?”

    庞学峰微微一笑,“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还是那句话,先给我个为你付账的理由。”

    正在这个时候儿,老板娘估计是一个人在后厨里忙不过来了,直喊着要老板过去帮忙,老板最后在给了大孬蛋一个忠告的眼神儿之后才快走几步的赶回了后厨。

    看到没有人打扰了,大孬蛋这才看了看庞学峰,然后略微的压低了一点儿声音说道,“我见过你要找的那个老头儿!”

    老头儿?

    他怎么知道自己要找老头儿的?

    哦对了,他是采桑本地人,自己先前那么大明大放的四处打听的时候儿估计被他看到了,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大不了他也只是知道自己在找人而已呀!

    但是一听到这三个字,庞学峰还是立马的警觉了起来。

    因为在老早的时候儿姜明妃曾经多次的嘱咐过庞学峰,算是你有一身的本事,可是一个人出门儿在外的一定要记住,凡事不要太张扬,更要处处多留一个心眼儿,因为这世什么稀古怪的事儿都有,并不是什么都能靠着你的本事来解决的。

    于是庞学峰想了想说道,“什么老头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大孬蛋知道庞学峰这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于是也没有在意,而只是从自己的裤兜儿里掏出了一盒不太值钱的香烟,然后自己叼在嘴里一根儿后,又递给了庞学峰一根儿。

    庞学峰本来不想接的,可是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点了。

    大孬蛋这才对庞学峰说道,“小兄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大老远的从外地来到我们这块儿找这个老头儿,但是我隐隐约约的能感觉到,你既然肯这么做,那你对这个老头儿的了解绝对不是那些个老太太们能的,起码,你知道的绝对她们知道的要多得多。”

    “哦?我知道什么?”庞学峰这个时候儿也听出来了,大孬蛋这是话里有话。

    大孬蛋慢悠悠的吐出了一个烟圈儿,然后说道,“虽然在村儿里人的眼,这个老头儿只不过是个疯疯癫癫还特别乌鸦嘴的老家伙,可是,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其实这个老头儿,并不仅仅只是人们看到的那样儿!”

    ://..///38/38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