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正文_第四百八十九章 又是一个表演系的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05-13
    挤在这么一个跟人肉罐头似的车厢里边儿,人们本来有点儿郁闷无聊甚至是烦躁,于是听到老女人这么突然的一说之后,人们的注意力立马的被吸引了过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小孩儿,让你起来呢,听到了没有!”老女人紧跟着又冷冷的重复了一次。</p>

    这个时候儿,坐在外座儿的小女孩儿的妈妈这才意识到这是有人在冲着自己的女儿说话呢,所以一扭头,看到了那沉着一张臭脸的老女人。</p>

    不过女孩儿的妈妈一看不是那种忄生格泼辣的人,所以算听出来了老女人那冷冰冰明显的带着不善的语气之后,依然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淡淡的问道,“为什么让我的女儿起来?”</p>

    老女人看着女孩儿的妈妈冷哼了一声儿说道,“这还用问吗?这么多的人都在这里站着,她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凭什么要自己独占一个座儿啊?难道你们家长没有教过孩子要懂得尊老爱幼,见到年长的人要主动的让座儿吗?”</p>

    周围的乘客一听也是啊,这么多的人都在这里站着呢,你们家这么一个小孩子却独自一个人占着一个座位,我们这些个青壮年的大男人也不说了,可是如果遇到了一个年纪的你们让一下座儿那也应该是理所应当的吧?</p>

    再说了,你家小孩子看样子也四岁大小,瘦瘦气气的也不沉,你不能让孩子坐在你的腿?你看人家隔壁的那个小孩儿,起码能有五六岁了都,可不也是坐在爸爸的腿乖乖的正在玩手机呢嘛,也没有见人家怎么着啊!</p>

    女孩儿和妈妈-的座位在庞学峰的前排紧挨着,所以老女人的话庞学峰那是听了一个清清楚楚,但是一听之后庞学峰的心里立马开始窜火儿了。</p>

    先不说人家这个小女孩儿为什么一个人独占一个座位,说这公共礼节,你口口声声的尊老爱幼尊老爱幼的,可是哥们儿怎么从你的嘴里只听到你要别人对你“尊老”,可却一点儿也看不到你“爱幼”的宽容呢?万一小女孩儿一个人独占一个座位是有着别的什么原因的呢?</p>

    不过毕竟事情还没有完全的搞清楚,所以庞学峰的心里气归气,但是却也没有二愣子似的来炮轰老女人,而只是静静的看着。</p>

    女孩儿的妈妈脾气真的是很好,算是老女人已经把话给说的这么不客气了,然而依旧只是笑了笑,随后慢声细语的解释道,“这位老嫂子,看来你是误会了,我女儿最近一直发烧咳嗽老是不好,在县里的时候儿吃了好长时间的药可是依旧不见好转,这才从县里来到了江林市里的妇幼保健院住院了一个星期。”</p>

    “这不,今天这才刚刚出院,所以为了尽量让孩子坐的舒服一点儿,我直接给她也买了一张车票,不信你可以问问车检票的,所以这事儿不能怪孩子,您多担待点儿,不好意思了啊!”</p>

    说完之后,女孩儿的妈妈也许是怕老女人还不相信,于是直接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两张车票让她看了一下。</p>

    人们一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啊,难怪看小女孩儿的脸色不太正呢,而且这么大热的天居然还始终戴着一个口罩儿,原来是之前一直发烧咳嗽啊,这说得通了,小孩子的抵抗力差,而且这车厢里不仅人多空气还不流通,戴个口罩儿那是必须的。</p>

    然而最关键的是,人家可不是平白无故的耍赖占座儿的,人家给孩子买票了呀,而且车票人家也让你看过了,这你还能有什么可说的!</p>

    车的乘客虽然哪儿的人都有,但是大家绝大多数还都是很通情达理的,除了几个一看是还没有结婚的小青年儿之外,谁家能没有孩子呀,谁家的孩子能没有一个头疼闹热的时候儿啊,所以在听到女孩儿的妈妈这么一说之后也都理解了,可是唯一例外的,要数这个老女人了。</p>

    因为刚才自己已经把话早早的给撂出去了,所以这个时候儿剧情突然的这么一反转,却好像是自己多怎么着似的,尤其是当看到周围的乘客此时看自己的那种怪怪的眼光的时候儿,于是老女人立马感到自己这个时候儿有点儿下不来台了。</p>

    可是人家女孩儿的妈妈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且面对老女人那咄咄逼人的口气还一点儿都没有要生气的意思,所以老女人这个时候儿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愣是想发也发不出来,自己不占理儿呀!</p>

    然而泼妇总归是泼妇,无赖到底还是无赖,眼珠子贼溜溜的一转之后,老女人忽然冷笑了一声儿,然后不阴不阳的说道,“得,你说有病那有病吧,不过这年头骗子那么多,可千万不要让我老太婆遇到啊!”</p>

    这话有点儿指桑骂槐了,于是算女孩儿的妈妈脾气再好,这个时候儿听到了也难免脸色不好看了起来,泥菩萨也还有三分火气的嘛,“这位老嫂子,您说这话什么意思啊?谁是骗子了?”</p>

    一听到女孩儿的妈妈应声儿了,老女人立马得逞了似的再次冷笑了一声儿,“呦,怎么了这是?你们坐着坐着吧,我老太婆还不能说话了是怎么着?怎么了,我说你什么了吗?我提你名儿了还是带你姓儿了呀?啊?”</p>

    女孩儿的妈妈本来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人,被老女人这么一呛还真的说不话来了,确实,老女人虽然在一旁冷言冷语的,可是还真的没有提到自己。</p>

    但是嘴笨却并不等于人傻呀,这种指桑骂槐的话谁听不出来呀,所以女孩儿的妈妈这会儿除了生闷气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更好的办法,于是只能不停的整理着一旁女儿的头发,不过任谁都看的出来,她的心里此时一定是憋着一股气儿呢。</p>

    老女人一看女孩儿妈妈那难看的脸色,立马露出了一丝*计得逞后的贼笑。</p>

    然而这个时候儿,周围的乘客却把这一切都给看在了眼里,虽然大多数人都已经心知肚明这是怎么回事儿了,但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依然都没有说什么,不过一些了年纪的老人到底还是有点儿看不下去了。</p>

    一位一头花白头发的老大娘当时说道,“我说大妹子呀,你何必跟一个小孩子劲儿呢,至于嘛!”</p>

    老大娘一开口,一旁的一位外表十分稳重的年人也跟着说道,“是啊,人家毕竟也给孩子买了票了,这误会一说开也算是过去了,人家也没有说你什么,何苦这么追着不放呢。”</p>

    “可不是嘛,孩子毕竟还小,算她真的没有买票,你一个大人让着一点儿又能怎么样,这一车的人也不都是非得坐到终点站才下车的,待会儿有了空座儿了紧着你先坐不得了嘛!”另一个也是带着孩子的母亲说道。</p>

    众人这么一说,连一直坐在庞学峰身边儿闷不吭声儿的郜东庆也忍不住接起了话茬儿,“这话不错,小孩子嘛,有个头疼脑热儿的很正常,大家互相理解一下也过去了,聊个天儿,说不定以后还是朋友了呢。”</p>

    庞学峰一听乐了,看来这位郜东庆老板不亏是个生意人,这是三句话不忘拓展自己的人脉啊!</p>

    不过你别说,郜东庆说的这话还确实挺在理儿的,打个不恰当的喻,这叫冤家宜解不宜结嘛,虽然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可是道理是一样儿一样儿的。</p>

    于是听到了郜东庆的话之后,庞学峰对他的印象倒是稍稍的有了一些改观。</p>

    本来正愁一个人唱戏撑不起台子呢,结果一听到周围的乘客都在向着这母女俩说话,老女人立马的疯狗似的来了劲儿了,“说什么呢,这是你们家孩子呀,啊?管好你自己吧还是!”</p>

    “还有你,我爱说什么那是我自己的事儿,碍着你什么事儿了?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p>

    最后老女人还又对着郜东庆吼道,“什么误会不误会的,我看这压根儿不是一个误会,还朋友呢,我呸,我要是和这种人做朋友那是降低我的身份你知道吗?”</p>

    郜东庆一听也急了,这人一看也是一大把的年纪了,可怎么这么的不识好歹呢,可正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儿,庞学峰终于也看不下去了,“我说这位大婶儿,不管怎么说人家确实是给孩子买过票了,再说人家小孩儿这会儿才刚出院,您至于这么咄咄逼人的吗?”</p>

    先前的时候儿还都是些和老女人年纪差不多,甚至是老女人的年纪还要大一些的人在说话,可是这个时候儿竟然看到连庞学峰这样儿的毛头小子也开始数巴自己了,于是老女人立马彻底的暴露出了自己那泼妇的本忄生。</p>

    “说什么你,啊?小又鸟巴孩儿的,毛儿都还没有长全呢也敢来对姑女乃女乃我这么说话?谁教你的?啊?再说了,她买票了,那我也买票了呀,那她是不是应该给我这个年纪大的让个座儿呀?”老女人气势汹汹的对着庞学峰吼道。</p>

    庞学峰笑了笑,“算你也买了票了,可总得讲究个先来后到的吧,我要是在你后头的车,可一来让你让座儿你愿意?”</p>

    可是谁知道老女人压根儿不听这一套,“屁个先来后到,还有,她说她的孩子有病有病啊,现在骗子这么多,要我看啊,这是装出来的,为的是占座儿,这种小手段,姑女乃女乃我早在几十年已经见识过了,你不是要装嘛,谁不会还是咋的。”</p>

    说着,老女人毫不犹豫的一捂自己的肚子,“哎呦,我肚子疼,我肚子疼!”</p>

    同时还一指指向了那个小女孩儿,“你,我肚子疼的厉害,赶紧的给我让个座儿。”</p>

    周围的乘客一看知道,老女人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泼妇,你看这装的也太有恃无恐了吧,于是先前对她还没有什么太深看法的人们立刻纷纷对她投来了鄙视的目光。</p>

    看着老女人这拙劣但却无赖味儿十足的表演,庞学峰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坐着一动不动的看着她。</p>

    可是在这个时候儿,和先前那种假装出来的样子截然不同,老女人的脸色突然的是一变,“哎呦,疼死我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38/38397/index.html